Archives

世青節旅行遊記 – 感想

這是世青節旅行遊記的最後一篇文章﹐我在此對這一趟行程作一個總結和反思﹐細想我在那二十三天當中有什麼得著。

嚴格來說﹐這趟行程有超過三分之二的時間是在朝聖。但正如我女友說般﹐我感覺自己是在旅行多於懷著宗教意義。雖然不像是參加鴨仔觀光團﹐去名勝拍照觀光四處購物。倒是抱著經驗不同文化生活的態度﹐親身體驗一個宗教獵奇之旅。我就是那種只是因為未試過想試著做﹐會去短期出家當和尚一個星期的人。這次世青節的心態也是大同小異吧。雖說靈修只是行程搭單的贈送品﹐在這幾個星期當中我認為自己虔誠了不少。有空的時間也會入鄉隨俗﹐唸幾遍聖母經﹐甚至自發性的唸了篇玫瑰經。現在回到正常生活後﹐有時心緒不寧﹐例如上次趕搭飛機時﹐我也會唸聖母經。至於唸經有沒有用這些神學問題﹐我早已是超越那個層次﹐不會再斤斤計較。有點像是小時候在爺爺家中吃飯前要給祖先上香一樣﹐不過是一種儀式罷了。

我自己是小時候領洗的天主教徒﹐大學時有一段時候轉了去基督教﹐甚至幾乎想領洗多一次入基餐教﹐那是因為浸信會不承認天主教的領洗。想起來有點後悔當年沒有浸多次﹐不然現在就可以光明正大說我吃兩教茶禮。吹水起來可以說﹐不論那邊是在傳真正的福音﹐我兩邊也有排隊入天堂。不過人大了不會那樣無聊﹐現在亦沒有機會讓我轉教玩一轉﹐有點兒可惜。在香港有很多人信天主教是因為嬰兒領洗﹐大個了也沒有再返教堂。天主教傳教一向比較低調﹐不會像基督教搶羊洗腦式的轟炸﹐所以初移民過來加拿大上大學時﹐差不多完全接觸不對天主教圈子。當天主教徒好像是在搞地下革命﹐連有些相熟同學是天主教的身份也不知﹐不像信基督教那些額頭像刻了字﹐人品不像耶穌口邊也常常掛著祂的名字。有一段時間我以為天主教大慨快要完蛋﹐沒有年青的新血加入﹐過幾十年現在返教堂那批人死了後﹐就可以關門大吉。不過今次世青節讓我感受到天主教的活力﹐一百萬年青人為同一個信仰﹐從世界各個不同地方聚集在一起。不論目的是敬拜神或只是看看新教宗﹐天主教的動員能力是像散沙般的基督教堂所不能比擬。雖然對於我而言﹐天主教徒只是我的一個身份像徵﹐但我也不想看見自己所屬的宗教衰落。世青節讓我對天主教重燃起希望﹐可以當一股足以對抗基督教基要派的清流﹐在宗教的洪流中保持理性和愛心﹐不會讓人迷失在反智的仇恨恐嚇當中。

回來後和朋友說起這次旅行﹐大多數人只問我好不好玩﹐然什麼特別的遭遇。只有我的好朋友蔡祖問過我﹐這次回來後在思想信仰上我有沒有什麼不同。當時我想了很久也答不出來﹐現在過了個多月﹐我依然還是答不上來。千里迢迢去見完教宗﹐朝拜過幾個聖地教堂修院﹐信仰上理應會有所改變。在出發之前和行程當中﹐我也有祈禱問過神﹐說如果聖靈要來就來吧。不過回來後﹐我星期天依然不想返教堂﹐對於宗教制度有根本上的質疑﹐會從不同渠道吸收的宗教知識﹐鄙視彊化死硬派思想的自由派教徒反而我女朋友就感受良多﹐好像一下子虔誠了不少﹐我們的關係也更加融洽。大改變我好像沒有﹐小改變倒有些﹐例如上次我入加西營分享世青節經歷﹐連女朋友也奇怪我忽然說得有點深度。在世青節中感受到神的保佑是事實﹐尤其是最後那天趕去巴黎的火車﹐在路德火車站找到不見了的車票﹐到行李在失蹤個多月後安然無羌回來。感受到自己選擇的無可適從也很奇怪﹐在世青節無錯是想有舒服地方睡覺﹐但住的地方卻離其他活動十分遠。在行程中我學懂知足﹐世界沒有事是十全十美﹐照顧到一種需就會忽略另一種 不可以嫌這嫌那樣樣事也投訴。有時候真的不知道如何作出取捨﹐行另一條路就看不到這條路的風光﹐就只好順其自然好了﹐或曰把事情交給神。

這次旅行可以算是我第一次的正式旅行﹐以前細個跟著父母的不算﹐自己去那兒做什麼也不知道﹐只是給牽著鼻子走。移民來加拿大後﹐去過北美不少的城市也不算﹐那只可以算是渡假或探訪朋友。第一次踏足歐洲是讓我眼界大開﹐視野一下子擴闊了許多。雖然和書本中所讀到的歐洲相差不大﹐但是始終還要親身體驗異國風情﹐正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不過這也不對﹐我認為行路先要讀書。行完路也要再讀書重溫。沒有做好功課做足目的地的資料搜集﹐自己或同行的人對當地語言有基本的認識﹐旅行樂趣必定大打折扣。旅遊回來後我亦會找再資料﹐補充我旅遊期間忽略了的東西﹐不單可以重溫那段美好的回憶﹐亦可以讓旅行的得著更加深刻。

歐洲在文化上給我的最大衝擊﹐是讓我感受到西方文化的多元性﹐尤其是我們這些在移居北美的華人﹐自少受到美國電視電影薰荼﹐很多時候不自覺把美國價值等同西方價值。從某些文化角度看﹐美國的文化相對地比歐洲落後﹐特別是沿自清教徒的那套道德觀。今次行程我接觸最多是法國和德國﹐其次是在世青節活動遇上的意大利人﹐我自己有擁有國藉的英國﹐反而只在轉機時停留了幾小時。基本上英法德意四個民族各有不同特性﹐這和一般說法也相差不道。這次行程很多時間我是在火車上渡過﹐我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像﹐法德兩國的鐵路局和博物館﹐正好充份表現出兩個民族的不同特性。法國的鐵路只可用一個亂字來形容﹐火車到站前一個小時才知登車月台﹐網上訂了的票子要到火車站才可以提取。車票沒錯是劃了座位﹐但查票員只看票子不對座位號碼﹐還出現座位重複劃出的問題。最要命的是鐵路的廣播只有法語﹐害我們常常擔心坐過了頭站下錯車。大慨這和法國人懶散不苟小節﹐並對法文自傲的態度有直接關係。反觀德國鐵路的紀律嚴緊到讓人吃驚的地步﹐網上訂票直接寄到加拿大﹐三個月前出的票子已編好登車月台。上車不久車長就會派行車時間表﹐詳細列出每個站的達步時間﹐和站內的各種設施﹐用英德雙語印製。列車準時永不會誤點自然不在話下了。博物館大多不準拍照﹐法國的博物館就只是豎個牌子說不準﹐我還可以跟其他遊客一樣﹐還是對著中世紀名畫大開閃光燈。德國的博物館說不準拍照﹐就真的有職員四處巡視展覽廳﹐防止有人用閃燈偷拍破壞古畫。在科隆去巴黎那一程火車﹐我們是坐比利時的高速鐵路﹐雖然只然短短的三個小時車程﹐我不禁懷疑這個國家是不是患有精神分裂。小小的一個比利時的人口當中﹐以法德挪威語為母語的各佔三分一。那本火車的鐵道雜誌﹐是加上英語以四種語言印刷﹐看起來大大本的雜誌﹐其實只有四分之一的內容﹐每篇文章也重覆了四次。

有關這次旅行的種種﹐我想寫的也差不多寫完了。在到過的各地方當中﹐我自己最喜歡泰澤。雖然那兒只是一個偏僻的修道院﹐每天也只是粗茶淡飯﹐聽修士講道和一天三次祈禱﹐卻令我的心靈和腦袋得到真正的休息。巴黎和德國不是不好﹐但始終太過奔波勞碌﹐比平常在溫哥華還趕。最搵笨的地方的路德﹐神蹟聖地已經淪落為遊客區被商品化﹐我寧願省回二天的時間﹐在巴黎參觀凡爾賽宮和多幾個藝術博物館。我想將來有機會的話會重遊法國和德國﹐因為今次行程很緊迫﹐沒有時間仔細地品味當地的民間風情。不知下一次遊行我會去那兒呢﹖

參考資料﹕
World Youth Day Cologne 2005
Taize
Lourdes
France Railways
Germany Railways
Belgium Railway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