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學業心路

這篇文章是我自己兩年前的一篇舊作﹐難得在常常出沒的論壇上又再碰見了﹐於是順便把它轉貼回來。其實這篇文寫得不大好﹐只不過是看見人家寫讀書年代的回憶﹐一時手癢隨便想起什麼便寫下來。說超來慚愧﹐兩年前還在唸的碩士學位﹐在兩年後的今天還未畢業。我很加把勁快點完成我篇畢業論文才行哦。


我看了還個題目也有好些日子了﹐還是拿不定主意寫不寫我的學業心路﹐今天算是心血來潮﹐也來寫寫吧。

小學以前﹐有關學業的記憶不多﹐成績只是在十名左右進進出出。讀書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媽媽管束就去讀吧。不過小學時候真的很頗皮﹐常常給在教員室外站罰﹐但小六時又竟然做了風紀﹐真是不知什麼原因當上了。

中學派位派了原校升中學﹐只是一間普普通通的好學校﹐不是什麼名校﹐原本我也沒有什麼所謂﹐煮到來便吃吧。不知怎樣的﹐我媽媽神通廣大﹐派位後竟然後補的把我弄入名校。真的超級名校吧﹐在那還未興國際學的年頭﹐我中學可是有全港最華麗的校舍﹐成績運動追女仔也無一不精。

別人說入了名校競爭大﹐可能是我渾渾鱷鱷的不覺。書還是照樣的讀﹐中一和中二上學期還是考十名二十名的在中游位置。中二下學期可不得了﹐迷上了金庸﹐一個學期全套看完﹐還要看完再翻看﹐考試時書也不讀去看﹐結果考了個尾四﹐外加數學不合格。不過班還是照樣的升﹐升了去全級最差那一班讀中三。

中三回覆正正常常的讀書﹐成績也變回正常﹐由於是最差的那一班﹐我中三還考了中學以來第一次頭十名呢。中四也順順利利升入去讀理科﹐有電腦讀的精英班。

說起中二中三﹐我初中時還是十分頗皮﹐中二給校長捉到打架﹐御筆在成績表上寫了紅字fighting。不過還不夠傳奇﹐中三可以去應徵做風紀﹐我膽粗粗用 塗改液加影印技巧﹐把中二成績表fighting擦掉了﹐騙那些考風紀的學長﹐說是媽媽把成績表鍞了入保險箱﹐只給我帶影印本。哈﹗我居然咁就又做了風紀 ﹐一做就做了兩年﹐到中五會考才不幹。

中四中五也是老老實實的讀書﹐老老實實的去考會考﹐成績不過不失﹐廿多分可以在原校升中六。別人說會考讀得很幸苦﹐我自己就覺得咪由係咁讀。做多些舊卷﹐考試時小心些﹐基本上只要俾心機﹐要拿A根本不難。中六讀了一半﹐和家人去加拿大﹐是我讀書的生涯的一大轉列點。

來了加拿大要讀寄宿中學﹐數學和理科因為在香港學過﹐十分容易應付。但不多不用讀也可以拿A。英文就可怕了﹐十二班時追得十分吃力。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在加拿大讀書有樣好﹐你可以自己揀科揀section的。我左 砌右砌﹐ 砌個到我個schedule﹐去讀全校出了名最易拿分的英文科老師那一班讀十三班﹐咁就順順利利拿了個七十多分。雖說是最容易拿分﹐我可還得打醒十二分精 神去做英文功課﹐不像理科那樣輕鬆。

讀十三班就要諗入大學﹐其實我自己倒也從來沒有想過大學讀什麼科好。那時全加拿大最難入學科的是滑鐵盧大學的電腦工程﹐我看看自己的分也是夠的﹐而自己也由細玩機玩到大﹐於是想也不想就報了。

入滑鐵盧要考Descarte數學比賽﹐我花大半個月左右去準備﹐當它是會考一樣去操舊卷﹐結果給我考了全國第十九名。有了這個資格﹐可算是保證 了大學的學位和小小的scholarship。之後的那半個學期﹐因為我已經有了入學證書和足夠畢業的學分﹐也沒有什麼心機去讀書了。學期中時﹐我生物科 有九十二分﹐不過在完全沒有讀書﹐加考bio之前一夜打機﹐我創了在試場中先睡個半小時的覺﹐才可始作卷的驚人創舉。結果當然是肥了佬﹐不過不打緊﹐這科 不用計average。

讀highschool的兩年﹐我的理科成績在校中可算是數一數二﹐在畢業禮上也拿了幾個什麼獎。但不知為什麼﹐完全沒有興奮的感覺。以前讀書不夠好時﹐常常想為什麼頭幾名的同學為了幾分爭過頭崩額裂﹐那時我認為也許是讀書叻的人才明白。到了自己考得好成績﹐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爭那無聊的名次﹐看來這是天性的問題了。

也大慨在那時﹐我的讀書哲學成了形﹐就是要用最小的付出﹐去獲得最大的收獲。而成績不用太高﹐只要足夠你升去想讀的那一間學校﹐讀想讀的那一科就好了。與其輕輕鬆鬆的拿九十分﹐就不要多花五倍的努力去拿九十五分了。

入了大學後﹐成績又是回覆不過不失﹐在十多二十名彿徊的位置了。不過讀大學和以前讀中學很不同﹐是著重一理通百理明。對於我這一個懶人來說﹐明白比背書容易﹐也合乎我的讀書哲學。大學中的成績﹐不用怎麼的努力﹐也一步步向上升了。

大三時﹐還連續兩次考了全班第四名呢。(我讀的大學很怪﹐是有排名的﹐好似小學一樣﹐據說是因為方便co-op employer﹐拿著成績單去決定請那一個的。) co-op是我大學發明的program﹐可以說是半工讀吧。讀四個月書﹐就去做四個月工﹐當然沒有暑假放了﹐還要連續讀五年才可以畢業。不過做 co-op實習真的學到很多學校沒有教的知識﹐而工作也是學校安排公司來請人的﹐搵工很容易。有多少過學生在未畢業前﹐己經有足足二年的工作經驗﹐試過不 同公司的不同部門﹖那些工不單人工不錯﹐還有很多大公司﹐我有一個work term給飛了落去加洲Silcon Valley做添呀。再者建立了network﹐畢業後回去做長工也容易得多了。

很奇怪的﹐大學工程系中有兩類人﹐一類就是常常走堂﹐輕輕鬆鬆的也有不錯成績的人﹐另一類就是死讀難讀才有不錯成績的人。有時想極也想不明白﹐他們用那麼多時間去讀書﹐但邊有咁多書去讀呢﹖

原本讀完大學的志願﹐是去Stanford讀Master的﹐不過大四那年失戀﹐走堂走得更變本加厲﹐一個星期也上不到四小時的堂﹐日日就走去溜 冰。有一科更搞笑﹐我一堂也沒有上過﹐去考試時有friend問﹐乜我讀呢科架咩﹖不過幸好有好朋友﹐在功課上幫了我很大忙﹐在平均分下跌超過二十分的情 況下畢了業。

諷刺的是﹐和我同屋住的兩個同學(也就是借notes給我抄的好朋友)﹐原本是不打算去stanford讀的﹐他們只是報了原校讀grad school﹐不過給我聳恿下﹐陪我一起去試試報stanford。結果當然是stanford收了他們兩個﹐他們兩個就去了讀Master。

原本想繼續讀Master的話﹐也可以留在大學讀﹐有professor收了我。不過失戀喎﹐傷心地還是早走早著﹐咁就唯有投身社會﹐在這份工也做了兩年了。

至於讀master﹐當然還是不能忘了﹐現在橫掂公司出錢﹐咪慢慢的一個term讀一科﹐讀part-time master囉。讀part-time的心態比以前更加不同﹐我甚至完全不在乎成績﹐只要有credit﹐可以問公司拿回學費就心滿意足了。這一來﹐就更 加灌始至終的奉答我的讀書哲學﹐以最小的付出﹐來換最大的收入。雖說如些﹐由於多年的港產教育﹐我是懂得如何在不用功的情況下去拿B以上的成績。

我想讀完個master後﹐也許會去讀個part-time哲學博士來玩玩也說不定。現在我想我已經到了那一個只是為了興趣而去讀書的境界﹐真的﹐讀書吸收新的知識本身就是一件樂事。大慨沒有多少個為了考試而煩惱的大中小學生能明白這種心態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