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書劍恩仇錄(新修版) – 金庸

Book Sword 還記得讀中二下學期時﹐我十分沉迷看金庸。在短短的一個學期裏﹐我把十四部天書全部啃了﹐有幾本特別喜歡的長篇還讀了不下數次。其後間的十多年間﹐間中無聊時也會翻出來重看﹐反正家中有全套金庸。後來搬了去溫哥華﹐那些書是老爸沒有帶過來﹐已差不多五六年沒有看過金庸。最近幾年金庸開始再新訂正推出新修版﹐他的小說改了也有好幾次﹐相信這次應該是最後一次了。作為一個中國人﹐書架上怎可以沒有一套金庸呢。於是陸陸續續在上網訂書訂漫畫時﹐順便逐套買隨箱寄過來﹐以作收藏。買了後也不知道何時有時間看﹐反正內容早已熟讀了﹐不用心急。

這次重看金庸﹐我打算順序由第一本開始看下去﹐一改以住速讀的習慣﹐慢慢仔細欣賞書中的文筆詩詞﹐看看有什麼以前想沒有的不同領會。上個星期學期完續有點空閒﹐我開始了讀第一套金庸﹐書劍恩仇錄。我對這套作品的印象已經有點模胡﹐以前大慨只看過二三遍。每天晚上看幾章﹐用了一個星期左右才看完﹐閱讀速度慢以前幾倍。以前當學生見識少﹐覺得金庸小說一定是無懈可擊﹐連可供批評的地方也沒有。今次重看﹐不知是自己閱歷豐富了﹐還是金庸第一本小說水準比較差﹐在情節安排上有些地方覺得明顯不很通順。當然文筆我就沒有資格批評﹐只有看見寫得優美的章節重讀多幾遍﹐恨不得自己學到金庸一成的功力。

書劍恩仇錄的書名﹐細心想其實和故事沒有大關係﹐不過就幾好聽入耳。書給乾隆奪去的回教可蘭經﹐劍是黃衫翠羽送給陳家洛的短劍。若全書主線是在陳家洛和崔青桐的關係上﹐這兩件物件把他們二人連在一起﹐書名也就說得通。不過故事主線是在乾隆和陳家洛的兄弟關係上﹐副線是紅花家幾個當家的歷險﹐連配角駱冰的戲份也多過正印崔青桐﹐書劍又和滿漢間的恩仇有什麼關係呢。

書劍中人物的世界觀其實很單純﹐歌頌江湖義氣把紅花會英雄羅漫化﹐是典型傳統武俠小說的框框。紅花會要反清復漢﹐號稱十幾萬會眾﹐但什麼事也要最高層那十幾人親力親為﹐會眾除了用來晒馬嚇人外﹐好像沒有什麼實際用途。書中大部份人物的愛情觀比蒸餾水還清純﹐一就是國家大業為重﹐兒女私情為輕﹐二就是可以沒頭沒腦一見鐘情。只有周綺和徐天宏的那一段情比較像樣﹐開始於鬥氣冤家最後結為夫婦。反觀在全書的平面人物之中﹐當大奸角的乾隆才最立體最具人性﹐在攻心計算與紅花會爭利害之餘﹐亦流露出對陳家洛這個弟弟的情義。可惜陳家洛糾纏於清漢之分的情意結﹐看不出最天下萬民最有利的結果﹐不一定是要光復漢室。他在乾隆身旁輔政﹐建立一個清廉勤政的政治架構﹐防止貪官和旗人污欺壓平民﹐絕對比換湯不換藥的改朝換代實際和有建樹。
諷刺的是在最後﹐陳家洛堅守著漢族正統的想法﹐卻走去和回族女子通婚﹐正是對紅花會的政治理念自刮嘴巴。

在書首的序言中金庸說這次改寫﹐把以住書中對回教的錯誤理解改正過來。新修版中回族角色是多說幾句可蘭經文﹐但這些改動可以說是微不足道。這套新修版﹐沒有舊版的人值得買回來收藏。但是已經有擁有舊版的讀者﹐去圖書館借回來翻閱一遍就足夠了﹐不用特別再花錢買多套。我想網上應該會有無聊閒人﹐把新舊兩個版本逐句逐字對照比較﹐我倒有趣興知道金庸封筆十多年後﹐文采功力的深厚分別在那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