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樸克牌局

這陣子除了迷上了國際象棋外﹐還開始跟朋友學玩樸克牌﹐不知怎樣的也喜歡玩些老餅遊戲﹐真的有點兒步入中年的感覺。樸克是西方人所熱愛的消閒活動﹐地位等同中國人的搓麻將。和朋友一起圍著桌一邊談天﹐一邊喝啤酒﹐一邊下注﹐確實是樂事。

香港人所熟識的樸克遊戲就只有鋤大弟﹐其實樸克還有很多種玩法﹐主要還是由showhand衍生出來的各樣變種﹐一般是以五張牌鬥大為主﹐在每個玩家私下的牌﹐公開的牌﹐共用牌的數目上作出變化﹐也會有加入鬥小的規則﹐或是有不同的下注規矩。正如打麻將一樣﹐樸克牌也算是有賭博的成份﹐若沒有金錢來防止一些存心搗亂的人﹐遊戲就沒什麼趣味了。

其中以Texas Holem是最為流行﹐世界樸克冠軍大賽也是用這個玩法。這個玩法是每個玩家有兩張私家牌﹐連同桌面上五張的共用牌鬥大。相對起其他各玩家公開自己一部份牌的玩法﹐這個玩法的刺激性大增。由於完全不知道對手每一手牌的實力﹐就只能依靠有從對手下的注碼作出猜測。而每一位玩家也是共用那五張牌﹐單純依靠運氣決勝的成份減少了﹐反而眼光和技術的重要性相對地提高。

雖說任何涉及機會率和金錢的遊戲也是賭博﹐也是抱著心存僥幸的心理﹐但玩樸克最大不同的地方﹐在某程度上輸贏是操控在自己的手上。任何人也有運氣好﹐運氣差的時候﹐但根據機會率定律而言﹐他所的運氣和其他人一樣是相等的﹐即是持有好牌的機會和有爛牌的機會相若。技術就是在於如何在運氣差的時候減少損失﹐而在運氣好的時候盡量地贏。最基本撲克的技術不外是簡單數學計算﹐知道應該在何時放手不去﹐不要盲目的去追下一隻牌﹐單單靠運氣可能會贏到一兩次﹐但若常常把自己的風險大於收益的局面﹐以統計學的眼光來看﹐長遠是一定會輸的﹐因為這是不可違反的數字定律。

高深一點的就是心理戰技巧了﹐讓對手摸不清楚的你底牌﹐當你的底牌很小的時間就加大注碼﹐把對手嚇走而把桌面的下注據為己有。反之當你的底牌很大時﹐就小心下注以免把對手嚇走﹐讓他輸多一點的注碼。這是玩樸克牌局最有趣的地方﹐也就是人和人之間的互動關係。

在麻將桌上你可以看出你朋友的性格﹐同樣的也發生在樸克桌上。每一個人也有不同的風格﹐有的人小心僅慎不愛作沒有把握的冒險﹐也有的人剛剛相反﹐常常喜歡“曬冷”﹐也有的人只是一部人型電腦﹐下注加碼還是不去的決定﹐純萃是根據數學上的或然率。我自己大慨是後兩者的混合體﹐那一邊多些則是視乎喝了多少啤酒而定。

不知道在香港玩樸克何時才會流行起來呢﹖不過首先要改變由賭神賭聖系例帶來的負面印像﹐把樸克運動化而非賭博化。在提及玩樸克時﹐不要讓人聯想起公海的賭船或是澳門的大檔﹐而是讓人聯想起電視轉播的公開大賽。

香港八十年代的賭片真的教壞人﹐贏的人不是靠出千就是靠特異功能﹐在賭桌上能真正贏錢的﹐靠的就只有冷靜的頭腦。給懂會樸克看見賭神賭俠那樣玩法﹐不笑死才怪。不理會機會率地盲目追牌﹐還要和人家side bet全副身家﹐我也想和那樣的對手玩玩牌哦﹐他們簡直是天下間第一大水魚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