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死海古卷

Dead-Sea-Scrolls

筆者於剛過去的夏季假期中﹐有幸在加東旅行之時﹐往Montreal Museum of Archaeology and history 參觀了《聖經考古發現之死海古卷》的主題展覽。這乃是《死海古卷》首次於以色列外的展出﹐實在 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讓筆者為各位流星路的讀者﹐分享在展覽

在眾多的展品當中﹐自然少不了作為主角的《死海古卷》真跡。除此之外﹐展覽還包括了由達味時期到耶路撒冷被羅馬帝國摧毀前的珍貴文物。展覽中有豐富的圖片和文字對文物作出詳細的介紹﹐亦有考古學對猶太歷史研的最新研究結果。

有一點可惜的是﹐在展覽中只有三幅死海古卷的真跡展出。由於其歷史價值不菲﹐古卷不單不許參觀者觸摸和拍照﹐更保存於密封的特設玻璃保險櫃當中。 展覽古卷部份只有暗淡的紅光作照明﹐而且每分鐘關燈二十秒﹐免至光線讓古卷過熱而起變化和損壞。由此可見﹐死海古卷的歷史和價值備受重視﹗另一方面有趣的 是﹐不少小說和動畫用了《死海古卷》作為題材﹐當中不乏把古卷描寫為能預知改變未來的工具﹐或統治世界的可怕奇書﹐因此引起人們對《死海古卷》無限的想像。而然﹐現實中的《死海古卷》只是用古希伯來文寫滿密麻麻的破舊 羊皮紙﹐並沒有小說家所描述的無邊法力。雖然真的死海古卷並不太起眼﹐其卻是二十世紀考古學為所耀目的最重大發現。《死海古卷》的發現不單讓我們更認識聖經的歷史﹐而且更影響了現今三大的宗教 – 猶太教﹐回教﹐和天基二教。這三大宗教的信仰核心﹐不約而同也是圍繞著其宗教經典。而這三大宗教的經典中﹐部份經文的來源是可以追朔至《死海古卷》。

最先出土的首七卷《死海古卷》﹐是在1947年於死海附近的Qumran的山洞中﹐被一個找尋失羊的牧童無意地發 現。其後十年考古學家於在Qumran附近的沙漠中不斷陸續發掘出七千多份古卷碎片。經科學方法用羊皮上的DNA﹐書寫的年份為線索等﹐把七千多份古卷碎 片像拼圖般的合拼而得出了五百五十份古卷﹐當中包括有部份是重覆抄錄的。在已翻譯出的古卷當中﹐包括了舊約聖經裡大部份經書的抄本之外(除了Esther 和Nehemiah兩卷)﹐亦有在舊約以外的各種獻祭經文﹐歷史記錄和經書等等。

筆者在想﹐《死海古卷》的發現在某程度上﹐解決了天主教和基督教在舊約聖經書目上的爭論。宗教改革初期時﹐基督教以 七卷舊約只有希臘文譯文而沒有希伯來文抄本為理由﹐而認為那七卷經書是偽經和非天主所默示的話語﹐從而把那七卷經書在聖經中刪去。但《死海古卷》的發現正好找回了那失去的希伯來文抄本七卷舊約中的六卷。立場上﹐基督教對聖經書目已存有一定的偏見﹐所以要正視歷史的客觀證據把所 有書卷重新加入其教派的聖經中﹐並非能一朝一夕所能踏出的第一步。但是﹐讓筆者所不解的是﹐有些基督徒還會到處宣揚第二正典沒有希伯來抄本的謊言﹐實在是 令人惋惜。

根據考古研究的發現﹐死海古卷的抄寫時間是由公元前一世紀左右﹐而其中有小部份抄本更遠至在公元前九世紀﹐是現存的希伯來文舊約聖經的最早抄本。 在耶穌於前的年代﹐猶太教主要有分為三個支派﹐其一是由達味時代祭司相傳下來的並主管聖殿的Sadducees派﹐其二是為死守經文上律法而文名的 Pharisees派﹐而最後的則是主張聖潔的禮儀和公有社區生活的Essenes派。由於Essenes派的主張和其餘兩派不合﹐而其餘兩派掌管了耶穌 撒冷的政治權力﹐Essenes派多在遠離其餘兩派勢力的地方建立公有社區﹐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至於死海古卷是不是Essense派所抄寫的呢﹖考古學 家還沒有確切的答案﹐但根據古卷附近的遺址來看﹐三派中的Essenes派其可能性是很高的。

雖然﹐目前大眾對死海古卷的認識還是很少﹐考古學家亦日以續夜的研究解讀死海古卷﹐好讓我們能得知和了解更多聖經的歷史而解決眾多的分歧。筆者僅於此﹐希望在主內的帶領下﹐讓眾所有不同的基督信徒及非信徒一同見證死海古卷為世界帶來的改變﹗

主佑﹗

2 comments to 死海古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