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科幻小說﹕安樂死

這篇文章是寫來參加myttf的幻想徵文比賽的﹐我自少是個科幻小說迷﹐這是我第一次創作科幻小說﹐借用了我最喜的科幻大師艾西莫夫的世界﹐以表示對他的敬意。

艾西莫夫的機械人三大定律:
一、機械人不能傷害人類
二、在不違反第一條的原則下,機械人必須服人類命令
三、在不違反第一、二條的原則下,機械人必須保護自己

重案組高級督察莫Sir﹐再重新看一遍這機械人三大定律﹐不禁嘆了一口氣。他已經在總部的會議室中﹐連同他兩個手下和機械人專家﹐開了一晚通宵的會。可是他還是破不了這個歷史上第一個機械人謀殺事件。

他喝了口咖啡﹐對他的其中一個下屬阿May說﹕
“阿May﹐請你再把案發的經過再一遍詳細覆述一遍﹐看看我有沒有新的頭緒。”

雖然阿May只剛剛從警察學校出來的女警﹐沒有太多的查案經驗﹐但勝在是女生﹐心思總是比男人老粗細密﹐莫Sir對她也十分倚重。

阿May打開電腦中的文件﹐開始說﹕
“報告莫Sir﹐案發的經過十分簡單﹐正如畫面所見一樣﹐由新力英代爾生產的機械人編號FSK989﹐於昨晚八時進入死者的病房﹐把維生系統的電源拔掉﹐而直接導至病人因身體機能衰竭死亡。死者和疑犯是主人和佣人的關係﹐那台機械人是屬於死者家中的”

她頓了﹐再說﹕
“那個死者也是蠻可憐的﹐去年新婚就撞車變成植物人﹐醫生還說沒有復完的機會﹐她這樣就一世啊﹐真可憐。”

莫Sir問﹕
“那疑犯在事發後有沒有逃離現場﹖”

阿May回答說﹕
“沒有﹐疑犯事後留在案發現場﹐但被發現時已自行破壞程式。”

這時莫Sir的另一個手下家強搶著說﹕
“肯定是那個機械人在殺人後畏罪自殺。”

家強是個典型的男子漢型警察﹐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做事衝動﹐唯一的好處就是很做事很勤力。他也是個廿四考丈夫和父親。

從警察部科技組過來幫手的陳博士﹐聽了家強的話搖搖頭說﹕
“機械人是不可能有殺人動機的﹐那是小朋友也知道的常識。我們組的專家現在努力嘗試把機械人的記憶重組﹐看看有什麼發現。”

莫Sir苦笑道﹕
“那我們現在只好繼續等了﹐總部又不許我們回家﹐上頭正在催著報告呢﹐不如大家隨便發表竟見吧。”

家強轉過頭對阿May說﹕
“你估會不會是死者的丈夫﹐命令機械人去殺死她呢﹖我記得給在錄口供時﹐那個丈夫好像不很傷心的樣子﹐還說什麼妻子卒之得對解脫。”

阿May還未回答﹐陳博士就已發言說﹕
“這是不可能的﹐雖然機械人要聽人類的命令。但在電子腦袋的設計上﹐不能傷害人類是絕對不能犯的誡命。家強﹐你可要重讀機械人理論的入門課啊”

待陳博士說完﹐阿May接著說﹕
“若果我是那個丈夫﹐我也想妻子可以安樂死﹐總好過這樣活受罪吧。”

莫Sir更正阿May說﹕
“安樂死可是犯法啊﹗你身為警服人員﹐說話可以小心點哦。早幾年不是有單要求安樂死的官司﹐一路告到上最高法院﹐打了好幾年﹐最後結果判了下來說可以﹐不過隔天又給總統用特別法禁止了嗎﹖”

阿May給莫Sir訓話﹐只好吐吐舌頭﹐百無聊賴的在玩案發時的影像。

家強又再發表他的偉論﹐說可能是機械人出毛病﹐給駭客攻擊操控﹐甚至荒謬到說有人假扮機械人。不過也一一給陳博士否定了所有的可能性﹐畢竟陳博士是機械人的專家。在家強和陳博士吵吵鬧鬧之際﹐阿May忽然間﹐咦的一聲發出驚嘆﹕

“大家過來看看這個畫面﹐有沒有發現什麼問題﹖”

家強和陳博士也回答說沒有問題﹐家強還加多句說﹕
“只不過是機械人行過床前罷了﹐有什麼特別﹖”

不過還是莫Sir眼利﹐他也發現了阿May所看到的問題﹐於是說﹕
“阿May﹐把機械人的腳部放大。大家看看﹐機械人竟然會踏在地下的電線上。正常情況下﹐機械人應該會懂得避開地上的物件。”

正當各人百思不解其中的關鍵時﹐莫Sir再次發言說﹕
“登﹗登﹗登﹗我找到了破案的謎底了﹐就是在這裏﹗”

說罷指一指機械人的腳下﹐繼續說﹕
“機械人的確是不可能傷害人類的﹐只是那是基於一個大前題下才可以成立﹐就是它必需要知道自己正在傷害人類。 如果它不知道要做事會傷害人的話﹐那它的電子腦袋就不會限制它的行動了。家強﹐趕快連絡分局﹐要他們派人捉那個丈夫回來再問話。”

阿May一頭霧水的問﹕
“可是我還是不明白﹐這個跟機械人殺人有什麼關係。”

莫Sir笑著回答說﹕
“這是很簡單的殺人方法﹐先命令機械人破壞自己的官感系統﹐再命令它去做一件表面上看來沒有傷害性的事件﹐那就是拔電掣了。拔電掣本身不會傷害任何人﹐只要機械人不能感應到那個電掣連接是維生器﹐而維生器關係一個植物人的生死的話﹐機械人是沒有理由拒絕那個命令的。在機械人執行了安樂死後﹐接著就是一個機械人自殺的命令﹐讓別人不能從機械人中知道這件兇案背後的主腦…”

這時陳博士的電話忽然響起﹐是機械鑑證科打過來的。他們有重大進展﹐他們成功重組了機械人自殺前的記憶。只見陳博士在電話中不停點頭﹐掛了線後﹐他對莫Sir說﹕

“真的很佩服你﹐你的推測和我們重組電子腦袋裏的分析結果一樣﹐
恭喜你成功破了這宗案件﹗”

莫Sir舒了一口氣﹐心想卒之可以回家好好地睡一覺了。至於安樂死是否道德﹐那個丈夫應不應有罪﹐機械人三大定律的漏洞﹐等等的問題﹐已經被他拋到九霄之外﹐畢竟那超出了警察的職權笵圍。大慨這宗案子又會一直打到最高法院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