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講道眾生相

認識我的人也知道在上教堂時﹐我喜歡在神父牧師講道時打瞌睡。其實我也不是存心要睡的﹐奈何一般講道的水準實在太低了﹐無聊苦悶得比催眠大師還厲害﹐就只好順應天意﹐在夢與神溝通好了。有些人膚淺的以為﹐講道的內容艱深就是悶﹐時間長就會令人昏昏欲睡。但對我而言﹐事實正剛剛相反﹐覺得悶想睡是因為理道太淺太易。好像我教會的朱神父﹐各朋友婚禮的牧師﹐以及返基督教堂時的牧師等﹐他們的講道說來說去也是那三幅被﹐只聽了第一段己可以估到接下來會說什麼。那種講道不是活生生神的話語﹐只是像交功課般左拼右湊而成的行貨﹐又怎能叫人不捨棄他們呢﹖

啊﹗不過有一位的講道是例外﹐悶不是因為內容出了的問題﹐而是因為他那單聲調(monotone)的聲線﹐令人分不清他究竟是在說話還是在夢囈﹐他就是溫哥華大主教是也。每一年加西他在隬撒中的講道我必定睡﹐也必定會在講第二段進入夢鄉﹐就算大主教換了人聲調也不變﹐令我不禁懷疑單聲調是當大主教的條件之一。

雖然大部份的講道會令我睡覺﹐但這只是代表我對講道質素的要求很高。總結多年來聽道的經驗﹐是有幾位神父的講道能夠讓我全神貫注聽足全部﹐甚至在前一晚嚴重睡眠不足的情況下﹐也會強迫自己打醒十二分精神去聽講道。第一個讓我真心真意聽講道的﹐是學貫中西的教研的徐錦堯神父。他在講道中能夠用中國文化和耶穌的教導互相引證﹐不論是四書五經或是詩詞古文﹐他也能從中找到主的話語。三年前加西的周景勳神父也是讀國學出身的人﹐他的講道也很能激刺思維﹐讓人覺得那是充滿智慧的說話。

福傳的恩寶德神父和二年前加西的甘寶維神父則是另一類型﹐他們不是滿腹經書博學多材﹐但他們有深刻特別的事奉經歷。恩神父為窮人工人爭取福利幾十年﹐甘神父曾探訪SARS病人為他們傅油。他們的講道很有力能讓人感動﹐因為他們說是屬於自己的見證。

今年加西的周守仁神父又是另一類型﹐道理不是特別的深入﹐也不是個人的特別經歷﹐當然也不能是一般的行貨。但他的表達方法就讓人眼前一亮﹐三篇講道也是以電影魔戒作為主題﹐配合音樂畫面加少許搞笑扮野﹐絕不會令人覺得沉悶。在香港搞福音棟篤笑的林以諾牧師也是屬於這類型﹐有些人喜歡有些人則認為不夠莊重﹐但若以睡覺作為講道的量度標準的話﹐這類型的講道是合格的。

還有一個特殊的例子﹐就是我們教區的何修士。一般平常頂得順朱神父的教友﹐也會覺很何修士頂唔順。何修士的講道第一是以長氣出名﹐第二就是以超多的資料細節浸死人。他所講的道理通常很簡單易明﹐但多附以聖人故事作為傳道的媒介。我對這類百科全書型的講道的評價﹐則視乎當天心情和精神狀態而定。我可能會很感興趣地聽平常人不所知的聖人瑣事﹐也有可能不出三分鐘便呼呼大睡。

我那位當修士的表哥說過﹐他對當神父最怕的事﹐就是每個星期天的講道。他當修士時也會為教會團體作講道﹐但那些講道有明確的主題﹐聽眾也是有備而來﹐還不算太過難於應付。但主日講道就不同了﹐每個星期要在那三篇讀經中﹐找出一個新的講道主題﹐又要照顧堂區中不同教友的需要﹐就比較有挑戰性了。其實我不是歧視那些讓我打瞌睡的神父牧師﹐我也明白他們準備講道的難處。我只是想其他人不要歧視在講道中睡覺的人﹐不要把我們貼上不虔誠的標簽。打瞌睡原因不在我們﹐而在那些講者身上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