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開賭

新加坡的總理李顯龍﹐在上星期作出一個不尋常的政治決定﹐他在星洲長遠經濟利益為前題下﹐打破了過去四十年的賭禁﹐決定興建賭場以吸引遊客﹐不至落後於東南亞各計劃開賭的國家。在當地的思想保守社會上﹐這個決定引起強烈的反應。有不少反對賭博和教會團體﹐站出來示威抗議開賭會敗壞社會風氣﹐這種和政府對抗的情況在新加坡並不尋常。為此新加坡之父李光耀﹐亦罕有的高調出言為興建賭場議航。那邊廂正為開賭問題鬧得熱哄哄之際﹐在香港這邊亦有議員有樣學樣重提﹐早幾年給否決了的在大嶼山建賭場的建議。可是我認為香港的情況和新加坡不同﹐在新加坡開賭以及其帶來的政治爭論﹐是社會進步的表現。但在香港建賭場﹐先敝開賭博帶來的社會問題不說﹐只不過會成為繼數碼港西九的另一大白象﹐所以在這個議題上我是持反對立場。

我反對興建賭場的理由是出於經濟考慮﹐而非像某些反對賭博的教會團體般﹐只根據傳統去把賭博定為不道德的事﹐不理性的純萃為反對而作出反對。雖然我自已本身也是基督徒﹐但我不認同他們說賭博是罪的觀點﹐畢竟聖經中也沒有說過不可以賭博﹐在約伯記中神也有和魔鬼打賭呢。賭博在今天的現代社會中﹐只不過是眾多娛樂工業的一部份﹐本質上和電視電影樂壇﹐職業球賽﹐電子遊戲﹐主題公園等沒有分別。開賭場本身是一門穩賺的生意﹐賭博是一個純機會率的零和遊戲﹐而賭博的遊戲規則根本是只對賭場有利﹐所以在數學上長遠而言﹐去賭錢是不可能會贏錢的。顧客在賭場花錢是買刺激和開心﹐想去賭場贏錢的人一開始親觀念錯誤了﹐才會產生出變為病態賭徒的問題。當然賭博和其他娛樂一樣﹐若過份迷沉以至荒廢正業也是不好的﹐但是這反對理由不應該只針對賭博﹐用引人沉迷作為賭博是不道德的論據﹐這根本是歪曲事實﹐斬腳趾避沙蟲的駝鳥政策。教育市民正確的賭博觀念﹐認識清楚在賭局中或然率的計算﹐才是決解賭博問題根本之道。

既然對於開賭場沒有道德上的包伏﹐淨下來就只是在商言商地﹐去計算這個投資項目的成本風險﹐以及對香港社會整體的利益了。不論預防措施做得如何充分﹐興建賭場對社區帶來壞影響是不爭的事實﹐除了會導致某些市民直接沉迷賭博外﹐還會間接衍生出和賭業相關的犯罪。但另一方面數據亦指出﹐賭場可以吸引遊客﹐刺激消費帶動區內經濟。簡單而言﹐問題就是在利害兩者的之間﹐社會如何就開賭作出取捨。新加坡是區內第一個計劃興建新式大型賭場的地方﹐在策略上著了先機,加上星洲社會民風本來踏實樸素﹐開賭帶來的壞影響相對地會減少。反觀香港興建賭場的心態是人有我有﹐建成後只會溣為陪襯角色。香港的優勢是在於金融服務行業﹐以及新落成的迪士尼主題公園﹐政府應該把資源集中在強化優勢項目上﹐發展成為區內無可取代的特色。把資源分散在其他項目上﹐是以已之短攻他人之長﹐很難和其地區作直接競爭。

以美國作為例子﹐加洲羅省或佛洲的奧蘭度的旅遊項目﹐是以主題公國為主﹐他們不會茂茂然開賭興建賭場﹐去和拉斯維加斯或大酒洋城等賭城競爭。再者﹐與香港一海之隔的澳門賭業發達﹐是以賭博為主的遊客的首選。香港根本不用興建自己的賭場﹐只要改善港澳兩地之間的交通聯系﹐例如興建連接港澳的大橋﹐又或者取消兩地之間的海關關卡﹐香港自然能夠吸納澳門的遊客和消費﹐而同時不用負出沉重的社會成本。因此雖然新加城興建賭場合情合理﹐但香港不應該盲目跟風去開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