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2006加西後感

wccclc06

今年在萬二分不情願底下﹐又給女朋友在這個長週未捉了入加西生活營。雖說是頗不願意﹐不過說到底已經去了五年﹐在那兒也認識了很多朋友﹐倒也不太介意去這個四天三夜的教會活動。我一如過往幾年一樣﹐對入營沒有任何期望。在營中看見別人感動得流淚總是感得很不可思議。我只當這是個遠離電腦上網的退修機會﹐把步伐調慢下不用為生活煩惱。雖然可以利用這些時間去完成房更多的事情﹐但讓腦袋休息一下也是好事。

去年因為我去了世青節﹐所以我只用去加西探監一天分享世界節的見聞。今年我女朋友是負責營中統籌的音樂部份﹐所以我一定要入營精神上支持她。這次入營我連搬搬抬抬也懶做了﹐也沒有特別的心情去認識新的朋友﹐頭兩天我覺得自己有點摺埋﹐人家不來理我也樂得清靜﹐走去玩朋友的BB。碰上舊朋友也只會聊幾句說說近況。不過到了最後兩天熱度回來了﹐與組員混熟了有講有笑﹐也有空和幾個較熟的朋友發洩生活的牢騷。我買了的車仔貼紙預備用來貼別人的營刊﹐想不到和今年主題十分吻合﹐結果在我四週替人或迫人貼在名牌上。女人不論年紀大小也喜歡得意東西﹐派貼紙令我在營中頗受女性歡迎﹐連修女收了貼線也很開心﹐甚至讓BB女親了我一下﹐這亦算是為加西帶來些開心的點綴。

今年我被編到的小組很舒服﹐同組有兩個一向印象不錯的男仔﹐其他的是組員多數是小妹妹﹐雖然她們靚不靚和我沒有太大關係﹐但總好安排同媽媽輩或新怪人同組。組員以往參加加西的經驗很平均﹐我和另外一男一女屬於老餅。我和他們不算太熟﹐但他們都是平易近人那類型﹐沒有與重量級前度搞手同組的壓力﹐就算亂講野也只會是大家笑下就算。不知是組長的經驗尚淺﹐還是和當圖書館理員死咕咕的性格有關﹐小組分享時頗多冷場。組長手冊中的分享問題只是引導性質﹐不是要像考試般你問我答依書直問﹐而是要隨機應變融入當時的話題中﹐讓組員很自發性地想去主動發言。很多時候組員剛開始有分享氣氛﹐組長就急不及待問下一條題目。其實組長應以沒有壓力的對話方式﹐不知不覺讓組員思考下一條題目﹐這樣才能保持分享氣氛的慣性作用。

今天加西營的主題是U Turn to God﹐請來的講者是林榮鈞神父。很巧合他亦是我第一年去加西時的講者﹐所以對他一份特別的親切感。他現在美國攻讀哲學博士學位﹐備準回港教聖神修院的哲學課程﹐聖神修院是香港唯一訓練神父的地方。他看上去很年青為人幽默﹐平時也是做青年牧民的工作﹐所以聽他講道絕對不會覺得沉悶。與電視做穌哥騷那個牧師相比﹐林神父不是只顧搞笑而把道理低智化﹐他不是講耶穌會打救你那些膚淺的行貨﹐而是借助聖經中的經文﹐讓我們思考人生的意義。他每天也有一至兩節講道理的時間﹐這些時間可說是來加西營的精髓所在。以前我在聽講道聽完就算數﹐今年我竟然在聽完後找時間把重點和反思寫下來。一來是神父言之有物﹐讓我看到些以前想不到的想法﹐二來是我要準備寫這篇文章吧。

配合今年主題﹐林神父在第一節講道中﹐用福音書聖彼得的事蹟得作為例子﹐一改我們心目中聖彼得那個光頭肥佬的印象﹐讓我們重新認識一個青年人的他﹐亦通過他的內心扎掙去讓我們認識自己。聖彼得原本是打魚的漁夫﹐耶穌召叫他作為門徒﹐他就放低一切跟隨耶穌。很明顯他不太滿意自己的工作﹐當耶穌呼召就馬上跳糟改行做使徒。我們每天忙碌地為生活而工作﹐到底是不是在追尋理想的人生﹐還是只在等一個被選召的機會呢﹖

第二和第三節講道的主題是人生的選擇。第二節林神父用耶穌的事蹟﹐去展現祂人性的那一面。經文解釋得很輕鬆有趣﹐加插一些他讀書的軼事﹐不過和平常聽的講道也大同小異。接下來的第三節講道就十分精彩﹐林神父借用周星馳的電影功夫﹐重新把第二節所講的道理演譯一次。人生其實也是在選擇做好人還是做壞人﹐要選擇波板糖還是要錢。同一個道理用兩個截然不同的的方式去表達﹐真的能深深打入我們心裏。天主教和基督教一個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很少會講信神可以上天堂﹐而會講信神可以讓我們有一個好的人生﹐天國是由地上開始做起。

父把想做好人的人分為三類﹐第一種是知易行難﹐常常有心無力。第二種是要雙贏﹐要做好人時自己亦要過得好﹐我應該是這一類人。第三種是無私者﹐把神的旨意放在自己的意願之上﹐甚至願意入出犧牲。神父解釋第二種人雖然也好﹐但大過著重自我﹐沒有第三種人那麼自由。我在吃飯時問神父雙贏的問題﹐因為我深信全能的神一定有雙贏的解決方法﹐可是聽完神父再解釋後﹐還是不太明白為什麼第三種人才有自由。要有選擇另一個的可能性才是自由﹐第三種人比第二種人的選擇更少﹐為什麼卻會比第二種人自由呢﹖

主日彌撒的福音是撒馬利亞人那章節﹐這個比喻我自小學起聽過不下數百次﹐我以為這個比喻的道理我一定全懂。估不到林神父指出法利塞人最初的問題﹐以為耶穌最後問法利塞的問題在字眼上的不同﹐讓我體會這個比喻新的意思。法利賽人問耶穌誰是我們近人﹐而耶穌說完故事後法利賽人的反問﹐則是誰才是那個受傷的人的近人。以前我對這段經文的理解﹐是要先問誰是近人﹐才決定要幫助誰人。當中忽然把近人解為所有人﹐於是變成耶穌要教導我們幫所有人﹐是從那個撒馬利亞人的解度去看。這次因兩句句子字面的不同﹐意思則變成只要我們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我們就會成為他的近人﹐改從受助者而不是拖捨者的角度去看。我在這次講道中的得著﹐不單單是對這段經文有新的體會﹐還讓我感覺到我釋經知識上的不足﹐細讀以為已看過熟讀的經文﹐也可能會有新發現和驚喜﹐更重要是需要有深度不行貨的導讀協助。

星期日晚上是小組查經活動﹐經文是大家耶熟能詳浪子回頭的比喻。大慨是西加營的定位是信仰認識不深的青年人﹐才選這段比較淺白的經文。最初級的釋經是敗家仔知錯悔改﹐又或大仔不應該妒忌失而復得的二仔。我最幾年在加西聽過神父用父親原諒兒子的角度去解這段經文﹐我們每一個人也可以是像那父親般那個原諒他人。今年查經有一條題目﹐是問在比喻中最身同感受那個角色。大部份人也是選擇大仔二仔﹐有小部份人選擇父親。我嘗試應用剛剛學到的研究式釋經法﹐嘗試從僕人的角度去看﹐全個營百幾人只有我一個人這樣想。大仔二仔雖然各有大錯小錯﹐但始終是有個有錢父親﹐才有機會犯錯回頭。若果犯錯的不是仔而是僕人﹐沒有父親可以投靠﹐飢荒第一個就餓死。我們想想以為自己是仔﹐可是有沒有想過我們其實原來只是一個僕人呢﹖當然這只我初步的隨想﹐如何和正統教義或主流道德整合還有一段距離。不知用這個比喻來解釋生命無Take 2行不行呢﹖

在這次加西營中﹐有一件很小的事情令我頗感動﹐亦令我相信冥冥中有天意﹐又或者歷史是由無數個偶然事件組成。今年是加西營的十週年記念﹐過去每年也有首營歌﹐很多人也認為把唱十年營歌串燒起來很有意義。可是那首營歌金曲有詞無譜﹐入營前音樂組或舊核心的所有人也很忙﹐沒有人願意為那首歌編曲﹐我女朋友也打定輸數沒有機會唱這首歌。在最後那晚完結所有節目後吃宵夜的時候﹐我忽發奇想不如試下找人編曲﹐去拉了幾個比較的清閒老餅來﹐和我女朋友坐低一起臨急抱佛腳去編曲。五音不全的我其實完全幫不上忙﹐隨了斟茶遞水和偷其他人的零食外﹐就只有給他們精神上的支持。卒之在經過三個小時的努力下﹐在凌晨兩點完成這首歌的結他譜﹐搞手聽到這個好消息也覺得有點難以置信。很多老餅也想唱這首歌﹐否則我也拉不動他們一起挨夜編曲﹐其實編曲的過程也很開心﹐大家一起懷緬這麼多年加西的回憶。可是沒有人帶頭又沒有人會主動去編曲﹐結果我無心插柳速成這件事。在最後離營前的彌撒可以唱到這首歌﹐可以說是一個小小的奇蹟﹐至少我女朋友認為是我做了天使﹐把這首歌帶了給大家﹐雖然我沒有出過什麼力。

今年加西搞得其實頗為混亂﹐沒有以往兩三屈那樣有組織﹐可能今年的搞手換了新血﹐舊的那班搞手退下前線去結婚生仔。不過我覺得今年的氣份比往年更好﹐刻意到追求完美反而抹殺了人情味。前幾年搞手覺得入營是避靜﹐年紀比較細那班節目完想打波玩牌也不準﹐靈修節目安排很密密麻麻。今年節目安排反而很鬆動﹐營友有很多時間交流。打波吹水也許看似和靈修無關﹐但是卻可以建立大家一份友誼﹐讓營友打開心窗去分享生活﹐放低面對陌生人的盔甲﹐感受在主內那份共融。填鴨式靈修不是每個人也吃得消﹐加西應該做的是給參加者一個靈修環境﹐參加者因各自程度在營中有不同得著﹐不用刻意勉強全部人也要靈修一樣多。

明年我希望不用再去加西﹐可以和女朋友趁長週未去其他地方旅行﹐不過如果真的要去的話我也不太介意﹐畢竟已經習慣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