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The Da Vinci Code – Dan Brown

Da Vinci Code 達文西密碼自零三年出版以來﹐不單連續兩年佔據小說排行榜冠軍位置﹐全球總銷量超過八百萬本﹐更因為書中富爭議性的有關宗教內容﹐在社會各階層中引起廣泛討論﹐一般人就算沒有看過也會聽過這本書。曾看過有報紙的專欄文章說﹐這是在飛機或公車上見得最多人閱讀的書﹐差不多成為愛書者的指定讀物﹐風頭甚至蓋過了早幾年大熱的哈里波特。原本我個人看書不喜歡追潮流﹐喜歡看一些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作品﹐一直想等到平裝版推出來買來看。不過機緣巧合當是獎勵自己的情況下﹐我結果還是等不及買下了大減價的精裝版。

在接觸這本小說之前﹐因為看過讀者在網上廣泛的討論﹐加上宗教保守派對這小說的攻擊﹐我對其故事情節也略知一二。它的主要劇情是由羅浮宮中的發生一宗謀殺案開始﹐把一個美國宗教符號學教授和美麗的法國女警方解碼情報員﹐推進保護耶穌血脈後裔的秘密教派﹐和教廷之間的千年恩怨當中。最初我對這本小說沒有抱太大的期望﹐認為只不過是眾人在盲目追捧﹐擔心它只不過譽過其實﹐內容也不可能有什麼太大驚喜。不過我拿起後卻沒有辦法放下來﹐在兩天之內看完四百多頁的小說。看畢後雖說不上對它十分著迷﹐但倒也明白這本書魔力的所在。這本作品說穿了其實只是情節老土很公式化的冒險懸疑小說﹐有一邊要逃亡一邊查明真相﹐以求清白型男美女主角﹐也有負責追捕主角﹐正直但腦袋有點笨的警探。也有讓讀者同情的苦衷﹐而給人利用而小奸角﹐最後當然少不了看似好人﹐但其實是壞人的大奸角。整本小書就好像連續劇一樣﹐每一章也寫得不太長﹐吸引著讀者在不知不覺間﹐用只是多看一章的心態﹐一路停不了的追看下去﹐抬頭一看鐘才驚覺時間飛逝。

這本作品聰明特別之處﹐就是在公式的情節加上的學術性包裝。作者在小說中混合大量有關宗教﹐疑真似假撲朔迷離的歷史資料﹐在滿足讀者膚淺的追求緊張刺激外﹐還滿足他們在知識上的需求。其實組成書中主要謎題的資料﹐如有關耶穌娶抹大利為妻生兒育女﹐他們後代一直由秘密會社守議﹐達文西牛頓等偉人在作品中留下線索﹐早教會以至現今教庭內部權力鬥爭﹐中世紀聖殿騎士團尋找聖杯等等﹐也不是完全由作者憑空杜撰出來。他只不過是很有技巧地﹐把坊間流傳的軼聞野史陰謀論﹐一起放在大鍋中煮出來給讀者看。

這本作品的主要劇情發展﹐是主角眾人解答一層又一層的懸疑謎題歷險。在最初馬不停蹄地追看小說時﹐不禁為那些謎題巧妙的設計暗暗叫絕。不過看畢全書冷靜下來細心思考後﹐發覺其實謎題當中也有不少漏洞。我在看到一半時﹐已經隱約估到誰是大奸角﹐因為出場的人物不多﹐只有一個人的身份吻合那神秘的導師。不過他由忠變奸的過程就頗為牽強﹐而且他的作案動機也有點莫無奇妙。四大護法臨死以假消息誤導敵人﹐由守護教堂的老修女通風報訊看似很有保障。不過他們有沒有想過﹐若果有人搬家或電話號碼轉了﹐或者打電話求救時剛巧不在家或在上廁所﹐那又怎麼辨呢﹖而在一個敵人來翻地板後﹐又要重新找地方收藏假聖石﹐不是很麻煩又會招人耳目嗎﹖大師在死前用盡方法要把聖杯的資料傳給孫女﹐好讓聖杯的秘密在他死後不會失傳。但是最後發現聖杯的真正身份和所在地後﹐我不禁認為大師設下複雜的謎題有點多餘。男女主角一直在找的地圖﹐到了最後只不過是引領女主角一家團聚。既然聖杯是人而非一件物品﹐大師大可以放心地死去﹐他出了事身為聖杯的人就自然會去聯絡他的親人﹐不用搞出那樣多的花樣。書中不下數次提及聖杯的帶來權力﹐由十字軍時代的聖殿騎士團﹐到Opus Dei主教和梵蒂岡談判﹐無一不是簡接直接支持聖杯是權力來源。最後聖杯只不過是幾箱古藉﹐加兩三個無證無據沒有神力的通普人﹐那除了用black mail教庭外還可玩弄權力出什麼花樣呢﹖大件事的失誤我只記得件﹐其他的小事情還有更多失實之處。不過正所謂講故不要駁故﹐劇情中的矛盾也是很多小說的通病﹐只要在看的時候不顯眼﹐那就算是及格過關了。

最後想為這小說在宗教界引起的震蕩﹐寫一個小小的評論作為總結。保守派人士說這小說的內容褻瀆了耶穌﹐發動教宗杯葛這位作者和這本小說﹐還出版一大堆護教資料﹐試圖推反書中所提出有聞耶穌的種種猜測和傳說。只是他們忘記了﹐即然寫得清清楚楚是小說﹐根本不用深究書中歷史的真假﹐正如有人看罷金庸的武俠小說﹐說書中所說故事的不符合歷史記錄﹐歷史人物沒有和郭靖陳家洛韋小寶等有任何關係一樣的可笑。再者若說是對教徒的思想靈性上有傷害﹐這本怎麼也及不上末世系列小說﹐又不見保守派教徒站出來反對。雖然我身為對教會歷史有一定認識的天主教徒﹐書中有關教會的反面描述我也略有所聞﹐說到耶穌取妻生子則過於天馬行空。當成是有趣的情節看看無錯大雅﹐但想不到竟然有人會笨當真而群起攻之﹐正所謂小說家之言不可盡信也。那些保守教徒現實和虛構世界也不能分辨﹐怪不得他們之中有很多人會照聖經字面意思﹐相信不科學的年輕地球論了。其實就算耶穌後裔仍然在生是真事﹐那又如何﹖沒有基因測試只靠族譜﹐根本不能證明到什麼﹐不足讓大部份人放棄二千年的信仰傳統。身體流著耶穌血液的人﹐行不出神蹟﹐只不過是無權無勢的普通人﹐
根本不可能和財雄勢大的教會對抗。書中也說過歷史是有勝利的人寫成的﹐相信耶穌是神那派在教會的根基甚深﹐不論什麼情況發生也是很難改變。那些保守教徒只不過是己人憂天﹐為保護他們的信仰作出反應過敏罷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