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殘酷一叮

Minutes to Fame 全城盡興﹐殘酷一叮。這兩句口號相信在香港沒有人不識﹐沒有看過也有聽過。殘酷一叮自從推出而來﹐不單成為無線的收視節目﹐更加製造了不少話題。無可否認這個節目的構思是來自﹐憑美國偶像而出位成功的孔慶祥。香港觀眾對於這類以搞笑為主﹐歌曲為副的比賽十分受落。我自己十分喜歡看殘酷一叮﹐由第一輯第一集開始﹐每一集也有下載收看。其實殘酷一叮吸引觀眾之處﹐固然有一半是參賽加千奇百怪的演出﹐但有一半是嘉賓和主持的化學作用。李克勤和梁榮忠這對拍檔十分合拍﹐兩人在開場時的一分鐘棟篤笑﹐就把現場氣氛控制好﹐讓觀眾可以投入欣賞。有些集數的嘉賓非常搞笑﹐不單和參賽 對答妙語連珠﹐甚至上台玩埋一份。經典場面多得數也數不完﹐有莫生串劉德華﹐楊千嬅笑到滾地﹐阿葛扮鋼管﹐達明表現單人接吻﹐校長溣落為伴舞﹐梁榮忠造掌上壓等等。這些真性情的即興演出﹐沒有劇本沒有綵排﹐讓觀眾感受到明星真正的一面﹐也是這節目吸引人之處。不過間中也有冷場﹐例如薜家燕﹐汪明荃﹐胡杏兒那些拍電視出身的藝人﹐他們明顯地沒有其他嘉賓般抵死有趣。

至於參賽者方面﹐有好幾位登上了報紙雜誌娛樂版頭條﹐讓觀眾留下深刻印像。其中有幾位的表演充滿驚喜或驚嚇﹐心心人﹐差佬剃心口毛寫字等﹐簡直是超乎正常人想像之外。敝除那些騎呢白痴的參賽者﹐還有不少是頗為正常的。有的唱功或舞藝不俗﹐包括三屈台主莫生﹐想不到人仔細細﹐說話卻老氣秋橫。有扮米高積遜跳舞但唱李克勤的歌﹐李克勤自己也嚇了一跳﹐說他自己也不知道可以有這樣的唱法。也有小朋友以可愛作賣點﹐評判們也不好意思這樣快便叮走他們。還有一種就是把雜技加入唱歌中﹐件件武器皆精的總台主就是其中的表表者﹐可以一路唱歌一面揮舞﹐九節鞭﹐大關刀﹐齊眉棍﹐十分別開生面。不過其他學藝未精的參賽者﹐不知何解總是喜歡玩雙截棍。當我看了幾集後﹐以為可以看的花款也差不多見過﹐想不到每集無線也可以找到表演新鮮項目的參賽者。我唯一不大喜歡的是那些以脫衣服來騙多幾秒的參賽者﹐男人除衫有什麼好看﹐又不見有女參賽者脫衣服。

有些不喜歡這個節目的人﹐認為它的內容十分無聊﹐不是單純的搞笑﹐亦不是發掘有唱歌天材的新人。至甚者還批評這個節目踐踏參賽者的尊嚴﹐為了區區的數萬元而折腰﹐讓評判當中奚落他們﹐有教壞小朋友之兼。我就持相反看法﹐這個節目吸人之處﹐正是因為把唱歌和搞笑結合﹐很多嘉賓開始時的也說明﹐是以娛樂性豐富表演好看為叮人準則﹐就已清楚道出殘酷一叮的性質。只要電視機前觀眾看得開心過癮﹐收視節節上升﹐為無線帶來廣告收入﹐這就是一個成功節目。無聊與否只是很主觀的個人意見﹐至少我認為它比二三線劇集優勝多了。至於第二點﹐我認為有一句說話是很對的﹐面是人家給的﹐假是自己丟的。不是所有參賽者也出賣尊嚴﹐主持也不是對每一個人也同樣苛刻。他們多是串那麼自己扮作小丑﹐又或者在履歷上明顯作大的參賽者。反過來說﹐很多時候他們也很有人情味﹐給參賽者機會去額外表演﹐如果做得好的話還有特別獎金呢。

殘酷一叮這類型節目﹐在香港是一個嶄新嘗試﹐應該值得鼓勵。不單在收視有口碑﹐還帶領出一個熱潮﹐相似的抄襲節目也相繼出現。我看過那些東施效顰的節目﹐始終還是原裝正版最好看。沒有認真看過的朋友﹐不妨多看幾集才作出批評﹐尤其是歌星作嘉賓的那幾集﹐不要給報紙雜誌那些道德佬寫的文章誤導﹐殘酷一叮絕對是適合一家大細﹐聚在一起輕鬆一下的合家歡節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