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放逐

Exiled 杜琪峰導演的「放逐」是近年少見的精采鎗戰電影。盡管「放逐」的宣傳攻勢吹噓說這齣電影比「鎗火」還好看﹐但是我認為「放逐」始終技遜一籌﹐不能夠威脅「鎗火」的經典地位。若果把「放逐」的每一場戲獨立來看﹐每一個鏡頭的運用﹐每個影帝級演員的表演﹐都是無懈可擊。戲中總共有五場鎗戰﹐每場鎗戰都各有特色﹐充分展現出黑色的荒謬感。

第一場槍槍戰是老朋友相見重逢 ﹐見面先火併一場當作打招呼。最後給嬰兒的哭聲叫停了﹐大家又可以很融洽地煮菜吃飯﹐與先前的生死戰形成很強烈的對比。城市獵人中海怪與孟波也常常來這套﹐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子彈下出真友情。

第二場槍戰是一行五人接下殺人任務﹐ 去餐廳準備行刺江湖大佬。兩幫人馬在講數時﹐餐廳中的氣氛越拉越緊﹐最後在反桌子一刻全部爆發出來。行刺目標與諉託人皆是敵人﹐一時間敵我難分﹐戰局變成三方混戰。張家輝中熗倒地﹐一行人邊打邊撒退﹐諷刺的是用來逃走的車子卻死火。

第三場槍戰在黑市醫生的診所﹐冤家路窄﹐仇人中鎗也來這裏求診。雙方人馬再發生激戰﹐一行人逃走卻遺留了張家輝﹐結果給仇人活生生打死。依照張家輝的遺言﹐把條屍送回家﹐卻給他老婆放鎗回敬﹐眾人荒落而逃。他們不是想著如何去報仇﹐亦沒有打算逃亡﹐ 只不過漫無目的地游蕩。

第四場槍戰的主角是任賢齊﹐五個主角死剩四個﹐卻巧合遇上搶劫運款車﹐黑吃黑冷手執個熱煎堆﹐待強盜保鏢互併死傷慘重後﹐順手拿了一噸黃金。任賢齊載著墨鏡一口咬香煙﹐一手放狙擊槍很型﹐難得他可以在同伴死剩他一個人時﹐還能夠氣定神閒地上子彈。幸好主角四人出手相助﹐不然他無知的自負只會殺死他。

最後一場槍戰用全慢鏡拍攝﹐從由氣水罐踢上天開始﹐鏡頭一氣呵成雙方拔槍亂射。四個人併死反擊﹐最終全人類同歸於盡。氣水罐咚一聲清脆落下﹐鏡頭一轉屍橫遍野。戰場外警車卻緩緩開走﹐一個但求風平浪靜的世界﹐與一個在刀口子上過活的世界﹐形成很強烈的對比。

雖然「放逐」與「鎗火」的導演相同﹐大半的演員也相同﹐製作費也高出很多﹐但觀眾看起來覺感總是差了一點。「放逐」的最大問題出在劇本上﹐每一場戲也很精采﹐但串連起來卻荒謬失真。在「鎗火」中觀眾可以看見五個最初互不認識的槍手﹐因機緣走在一起經歷一場場的生死戰﹐成為不用說出口但心照的兄弟。在「放逐」中觀眾一出場就見到五個好兄弟﹐沒有原因沒頭沒腦單講個義字﹐就去兩脅插刀出生入死。故事變成了可有可無的存在﹐好像只為襯托五場槍戰﹐而夾硬東拼西湊出來。若果不是槍戰場面好看捉緊觀眾的官感﹐沒有空去想劇情的嚴重失誤﹐差點就要邊看邊罵編劇死蠢。

「放逐」是一套很上世紀的男人義氣電影﹐江湖存在於是一個沒有法律超越現實的世界。就像武俠小說中的官府並不存在一樣﹐江湖中只有仇殺關係什麼也以暴力為師。二十一世紀的江湖電影並不主張暴力﹐「無間道」和「黑社會」等電影中的世界﹐一切也以利益為最終依歸﹐可以智取則不用力敵﹐暴力只是達到目標的其中一種手段﹐以暴易暴不是目標的本身。「放逐」的角色只懂直線思考﹐要贏就必需很有男子氣魄的從正面把敵人消滅。不論是主角一行五人﹐還是當壞人的任達華﹐也只懂靠蠻力不會食腦。餐廳和醫生那兩場﹐明明很有機會放冷槍把任達華幹掉﹐偏偏要用最危險的方法﹐把自己暴露在最沒有安全保障的處境下。最後一場酒店大戰﹐四個傻佬有勇無謀白白送死。以他們實力﹐加上從運款車拾回來的機關槍﹐挑了任達華和林家棟兩個幫派也不是完全沒有勝算。在之前兩次交手﹐他們至少殺了敵方一半兵力﹐但四人還可以全身而退。就算敵方有了人質在手﹐也至少要出言恐嚇﹐揚言少了一條毛也要他償命。任達華深知四人的實力﹐想也必不敢輕視。現在乖乖地去乞尾求饒﹐還未打已經先輸了氣勢﹐豈有不敗之理。想贏就至少要求全身而退﹐連簡單落地還錢先講價後交人也不懂﹐他們四人活到一把年紀還未死真是奇蹟。

不知何解殺手電影很少有避彈衣﹐好似著了不會流血就不夠英雄。「放逐」中黃秋生那件避彈衣前後救了他三次﹐奇怪是戲中只有他一個有著﹐還以為避彈衣應該是殺手的標準裝備。若果張家輝有買件看門口﹐整個故事結局就可能唔同﹐分分鐘變成五個獨行俠剷平港澳兩大幫派。不過他明知自己會被追殺﹐還堅持一句我喜歡留在這兒就置妻兒於險地﹐就知道他很少動腦筋。殺手電影大多把殺手的形像浪漫化﹐不知何時才會有套有真實感的殺手電影呢﹖現在看起來「買兇拍人」中葛文輝雖然騎呢古怪不似殺手﹐但細想下比起「放逐」中那五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殺手更像殺手﹐至少他有當殺手的一個必需條件﹐生存下去的可能性。

有「熗火」的珠玉在前﹐新江湖電影的寫實風格在後﹐對「放逐」的期望越高﹐失望就越大。看這套戲時﹐最好還是把腦子關掉﹐開開心心欣賞血肉橫飛的子彈舞蹈﹐影碟播完就把這齣戲忘記得一乾二淨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