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狗拉雪橇

Dog sledding 在離開溫哥華市個多小時車程的滑雪勝地威士拿(Whistler)中﹐每天有數百隻可愛的小動物過著沒有自由沒有尊嚴的生活。狗拉雪橇是威士拿當地旅遊工業的一項重要活動﹐遊客只需要花數百元﹐便可坐寫意地坐著狗拉雪橇﹐在效野山道中遊覽雪山景色。可是這遊客沒有顧及狗隻的感受﹐他們高高在上的人類中心主義﹐勞役著那些可憐的雪橇犬﹐與狗拉雪橇公司一同剝削犬隻。狗兒在嚴寒的天氣中﹐要拉著載著肚滿腸肥的遊客﹐連控狗員起來幾百磅重的雪橇﹐在崎嶇的山道上吃力地奔跑﹐慢下腳步就立即受到控狗員的喝罵。那些雪橇犬以時速十多公里拉動雪橇奔跑﹐走得氣喘如騾舌頭也伸了出來﹐遊客舒適地坐在雪橇上的開懷大笑﹐正好滿充足了遊客的權力慾和消費慾。

狗拉雪橇公司擁有三百多隻雪橇犬﹐ 在威士拿獨佔狗拉雪橇市場的生意。每天早上控狗員在狗場揀選當天要工作的犬隻﹐把牠們趕入狗囚車中﹐運往雪橇觀光山道的起點。在不需要拉雪橇時﹐那些犬隻給困在狹小的囚車內﹐等候遊客們大駕光臨。等候工作的雪橇犬的情況也好不多少﹐牠們給鎖在雪橇停車場內的鐵鍊上﹐沒有自由不能四處走動﹐有些狗隻等得不耐煩而亂跳狂吠不爾。遊客坐穿梭巴士抵步後﹐控狗員介紹狗隻給遊客認識﹐大部份遊客也會撫摸狗隻乘機抽水﹐沒有尊重狗隻的身體主權。當遊客坐上雪橇後﹐控狗員會把犬隻從一個枷鎖移至另一個枷鎖﹐從地下的鐵鍊移到雪橇上﹐並開始牠們當天的體力勞動。一組六隻的雪橇犬每天要拉兩輪個多小時的短途旅程﹐或一組八隻由早上拉到下午的全日旅程。牠們辛苦地拉完雪橇回來後﹐換來的只有一小塊狗餅和一兜清水﹐以及呆坐在狗囚車等候返回狗場。從照片中可以看見﹐大部份雪橇犬也是瘦骨嶙峋﹐每天也要這樣辛苦工作﹐想肥也難。狗拉雪橇公司為求賺錢物盡其用﹐連未有力氣拉雪橇小狗也不放過﹐把可愛的小狗關在雪橇停車場旁的鐵欄內﹐讓遊客等候穿梭巴士時逗玩解悶。狗拉雪橇公司掛著生態旅遊的羊頭﹐買的卻是消費主義赤祼祼本質的狗肉。在狗欄旁就是販買雪橇犬毛公仔和紀念品的商店﹐當然還有少不了索價昂貴的遊客坐在雪橇上的照片。狗拉雪橇公司利用遊客對狗隻的同情心﹐小孩子嚷著要買合照公仔的機會﹐狠狠地賺他們一筆。我們不禁要問﹐到底那些錢﹐有多少是用在狗隻身上﹐又有多少成為狗拉雪橇公司的暴利呢。

愛護動物者和動物權益人士﹐請動員起來解放這些雪橇犬﹐不要讓牠們繼續過這些非人生活﹐讓牠們自由地在野外過有尊嚴的生活吧﹗

Jail truck 狗囚車

Huskies waiting 雪橇停車場

Husky puppies 給關在鐵欄內的小狗

後記﹕凡事也有可以兩面睇﹐一篇介紹狗拉雪橇的遊記﹐只要換個角度去寫﹐也可以把人畜無害的生態旅遊﹐寫成對萬惡資本主義的批判。當然我才不會理什麼動物權益﹐不過我倒想對那些動物權益份子說﹐子非狗安知狗之不樂。那些雪橇犬每天也可以在戶外運動﹐比起呆在家中等主人回來帶牠散步的寵物犬健康﹐雪橇犬平均可以活到十三歲﹐狗隊中最老的那隻有十九歲。雪橇犬在狗場生活包食包住有安樂窩﹐壯健的犬隻還可以繁殖下一代﹐為狗場補充新血﹐比在危險的野外爭扎求存生活舒適得多。在人類消費者的立場去看﹐狗拉雪橇是個很有趣的旅程﹐有機會值得一試。站在雪橇上與控狗員一起操控狗隊﹐與坐在雪橇內單純觀光﹐又是另有一番不同的樂趣。狗拉雪橇公司的獨市生意謀取暴利的指控倒是真的﹐花幾百元才玩個多小時雪橇﹐荷包實在有點兒肉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