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天行者

Heavenly Mission 鄭伊健「古惑仔」系列電影中的大佬型像深入民心﹐時隔多年由他演出「天行者」中的出獄後改過自身的大佬最適合不過。拍攝過氣江湖大佬出獄的電影有不少﹐早年「英雄本色」狄龍那句﹕我無做大佬好耐﹐堪稱經典﹐鄭伊健自己也在「九龍冰室」演出過這種角色。那些電影的過氣大佬總是總落難落泊﹐只是想過平靜生活但給仇家追救﹐不得已再踏上江湖路的小角色。「天行者」與其他電影不同之處﹐是劇中鄭伊健飾演的葉秋﹐出獄後不甘於隱姓埋名﹐搖身一變為高調富商慈善家﹐成立基金公司在慈善事業大展拳腳。其他過氣大佬入獄原因不外是失手就是被出賣﹐與其說他們在獄中改過自身﹐不如說是他們對江湖事心灰意冷萌生退意。葉秋入獄卻是出於奇遇﹐他在舉刀劈人之際﹐刀鋒被雷電擊中。正所謂多行不義遭雷擊﹐看著給導雷燒傷的手掌﹐他沒有選擇逃走只是站著發呆﹐他在那一刻已經是得到重生。在獄中八年他閱遍中外名著﹐尋找人生的意義﹐在出獄後他就決定要貫切實行仁者之路。

每個過氣大佬必定有個想釘死他的警察﹐這個典型的警察角色由方中信飾演。方Sir組織了一隊反黑探員﹐日夜不停監視葉秋的一舉一動﹐誓死不相信葉秋慈善大王身份背後沒有不可告人的陰謀。壞人想改過自身做好人﹐總是有人懷疑其意圖不軌﹐並加以多番阻拗。方Sir本身不是壞人沒有仗勢凌人﹐只是一個辦案過分熱心的工作狂。他與球場葉秋在球場相遇﹐聽到了葉秋的心底話後﹐對自己的正義已開始動搖。最後他完全相信葉秋已改過自身並選擇放他走﹐時間是可以證明一個人的品格。

同樣每個過氣大佬也有江湖仇家﹐飾演這個角色是溤德倫。他和葉秋沒有什麼新仇舊恨﹐只不過他是社團現今的大佬﹐看見葉秋不將他放在眼放內﹐一口氣吞不下就設計陷害葉秋。他屬於八十年代那類有勇無謀的熱血古惑仔﹐在廿一世紀講效率講利益的黑社會能夠生存是奇蹟。反而戲內真正的過氣大佬狄龍則可信得多﹐對手下有情有義﹐但最終社團也不過是一盤生意。本來溤德倫這種鼠輩角色﹐出場沒有多久就會給主角解決掉。可是葉秋做好人要做到底﹐因為溤德倫像當年的自己﹐就執意要令他改過自身。葉秋到底有沒有想過﹐為救人這一個人﹐會犧牲了多少其他人呢﹖他對溤德倫的善意只是偽善﹐他只是放不開對自己過去的情意結﹐讓自己良心好過一點而作出的補贖﹐就可以擅自改變他人的人生嗎﹖

這套戲是男人電影﹐博士胡靜和盲女等戲份不多﹐什麼人來演也沒有關系﹐反正女角只是作為點綴的花瓶。在江湖上男人總是講義氣感情﹐反而女人可以更加心狠手棘。在葉秋公司當CEO的那個女強人﹐比葉秋那班江湖漢子絕情險惡多了。原本明言只管理公司不足涉江湖恩怨﹐在聽到公司和兒子有危險時﹐可以毫不猶疑地起殺意﹐叫葉秋斬草除根以絕後患。葉秋離開公司後張智霖也下堂求去﹐不愧是識事務懂明哲保身的聰明人﹐沒有葉秋作後盾﹐一班江湖莽漢如何鬥得贏女強人。就算葉秋不假死離去﹐他的善舉也只是為別人作嫁衣﹐最後落入女強人的手上。

葉秋在出獄後問博士借了三千萬美元﹐只是想證明一件事﹐葉秋沒有明言那件是什麼事﹐觀眾到完場也不知道葉秋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沒有。不論他要證明的是好人有好報﹐生命有Take Two﹐還是仁者之道是否乎合現實﹐在結局看來他是失敗了﹐他只好步上其他過氣大佬的後塵﹐退穩江湖與盲妹過平淡的下半生。葉秋也許在尋找人生的意義﹐枉他在獄中博群書﹐才得出要做好人的結論。不過他做好人的定義膚淺得緊要﹐做好人等於做善事﹐做善事等於派錢。其實他不用看這麼多中外名著﹐背熟教人日行一善的軍子手冊就足夠了。再者電影中常拍到的那幾本名著基度山恩仇錄﹐三國演義﹐人性的弱點等﹐也不見得有講做好人的道理﹐怪不得他的想法會如此天真﹐以為派錢就是做善事做好人。不論他派多少錢﹐他也改變不了社會上的不公義﹐他根本沒有能力照顧所有窮人。就算李嘉誠﹐Bill Gate派身家﹐也只是杯水車薪倒水入沙漠﹐派錢只是治標不治本。不過這也難怪葉秋﹐寄書給他的人也是沒有什麼文化粗人﹐讀什麼書就會變成什麼人。讀大路行貨的經典讀物﹐就只會變成無知主流群眾的一份子。若果葉秋在獄中有幸讀到羅梭的社會哲學﹐由柏拉圖的共和國開始讀起﹐精通從史密斯到馬克斯﹐從右至左的所有政治哲學思想。說不定他出獄後就不會成為滿身銅臭﹐只懂派錢沽名釣譽的善長人翁﹐而成為一個有真正理念的社會改革者。黑社會是當年原本是推反清朝的義士﹐黑社會大佬當政治改革先驅者﹐兜兜轉轉竟返回黑社會的精神原貌﹐何嘗不是一件美事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