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Boston Legal

Boston Legal 香港無記以律師為題材的電視劇的劇情總是千遍一律﹐主菜永遠是隨意配對的愛情線和婆婆媽媽的親情線﹐妨忽法庭戲只是配菜﹐替主菜伴碟讓整碟菜好看點爾。經公司的同事和老闆的強力推薦下﹐我接觸Boston Legal這套令我耳目一新律師電視劇。我很少追看外國的電視劇集﹐這是除24外少數我會由第一集開始直追看至季尾的劇集。更難得是這套並不是連續戲﹐每集基本上是一個獨立單完﹐沒有非要追看不可的心理因素。吸引我一集接一集看下去﹐就是演員出色的演出﹐編劇精彩幽默的對白﹐以及劇中每宗刺激觀眾思維﹐沖擊觀眾價值觀的官司。

Boston Legal的幕後班底是由另一套長壽律師電視劇集The Practice原班人馬移師過來。事實上Boston Legal的主角曾在The Practice客串演出最後一季﹐角色大受歡迎電視台才為他獨立開拍一套新的電視劇集。Boston Legal在二零零五年首播﹐旋即贏得艾美獎和金球獎多個獎項﹐其中最受矚目的當然是獲得最佳男主角獎的冷面笑匠James Spader。 除了男主角是好戲之人外﹐其他佔戲頗重的配角均是影壇老前輩。星空奇遇(Star Trek)中當Captain Kirk的William Shatner﹐ 在劇中飾演律師行的冠名合伙人。曾經是法律界的奇材﹐一手創立在波士頓首屈一指的律師樓王國﹐不過因為患上老人痴呆而記憶力衰退﹐近年能力已大不如以前。可是他依然自視甚高死不認輸﹐兼且為老不尊貪威好色﹐每集必定給身邊的人帶來不少麻煩﹐亦給觀眾帶來很多笑話。他與主角的關係亦師亦友﹐二人在露臺談天是每集完結前的指定動作。看起來只是兩個中年男人飲酒食雪咖互相吐嘈﹐細心留意對白卻會體會出一絲絲的人生哲理。劇中律師行的另一冠名合伙人由Candice Bergen飾演﹐她就是八十年代紅極一時Murphy Brown電視劇中的Murphy Brown。在Boston Legal裏﹐她仍然保持Murphy Brown那份女強人本色﹐不論是對下屬對其他律師﹐在嘴巴上絕不饒人。她字字珠璣的搶白讓觀眾看得過癮﹐只有轉數超高的男主角才能與她針鋒相對﹐兩人唇槍舌劍擦出不少火花。

法庭戲份是這套電視劇吸引觀眾焦點﹐每集也有至少一個多則數個官司平行交錯地進行﹐每宗官司的結案陳詞更是讓人 拍案叫絕﹐與香港電視劇的法庭戲根本屬於不同層次。香港電視中的法律觀念很簡單﹐凡事也黑白分明﹐給觀眾說清楚那個是殺人犯﹐那個是無辜受冤枉的好人。好律師的責任就是申張正義﹐讓壞人惡有惡報﹐奸律師則走法律罅讓壞人消遙法外。大慨這根深蒂固觀念﹐自中國民間傳奇包青天﹐到清朝的狀師故事﹐一直到現代香港也沒有改變過。Boston Legal的背景是美國社會﹐法律精神比香港進步不知多少倍。法律是平衡社會上各方利益的制度﹐不同人有不同的價值觀﹐不同的價值觀對公義也各有不同的理解。控辯雙方不是只單純的找出被告有沒有犯罪﹐還是不同價值觀的較量﹐去解釋現有的法律條文﹐說服法官和陪審團作出判決﹐成為影響社會民生的案例。法律程序不只是判辨一個人有沒有犯罪﹐更重要的是分辨究竟什麼才算是犯罪。寫在紙上的法律條文是死的﹐要依靠由人組成的法庭去解釋﹐決定在什麼情況應用什麼條文。到底冒警擄人用私刑迫供去救被綁架的小朋友是正確的決定。還是就算會眼白白看著小朋友給被殺害﹐也要保障知情的第三者﹐限制警察不能對之濫刑呢﹖在學校科學課中應否教授創造論﹐還是校長有權解顧不合作的老師呢﹖醫生的責任是給病人最佳的醫療選擇﹐還是醫生可以把他的宗教道德觀強加病人身上﹐拒絕給強姦受害人開事後丸呢﹖劇中的官司涉獵範圍甚廣﹐上至死刑環保等重要議題﹐下至學校搞萬聖節化妝舞是否構成對宗教不尊重﹐冷藏復活的新科技算不算是變相安樂死也有。原來我們日常生活中在就算是一件很小事情的立場﹐也有源於我們道德價值觀的影響。劇中每一集每一單官司﹐除了讓律師雄辯滔淫增加劇情張力外﹐也同時給觀眾一個反思自己價值的機會。細心聆聽分析控辯雙方的理據﹐看看自己一直抱著的價值觀﹐能不能經得起理性的考驗。

Boston Legal己經播完兩季﹐正在上映的第三季儘管走勢依然凌勵﹐不過始終還是第一季最好看。這套電視劇拍了三季卒之逃不出所有法律劇集的通病﹐就是劇中角色有太多官司纏身﹐怎麼整間律師行大部份時間用來處理自己人的案件﹐不用賺錢接街外人的生意嗎﹖劇中除了幾個重要角色保持不變外﹐配角如走馬燈般的轉換﹐多則一季少則數集就會換人﹐保持觀眾的新鮮感。Boston Legal輕鬆惹笑背後藏著嚴肅議題的風格有別於一般的律師劇﹐不知道能否超越同一班底製作的The Pratice的八季或Ally McBeal的五季記錄呢﹖想著Boston Legal中的男主角Alan Shore善用人性黑暗面的結案陳詞﹐不知道他會對今日香港烏煙障氣的司法制度有什麼話說。對著不尊重法律精神強調行政主導的香港政府﹐大慨他也無能力改變那些惡法的既定判決。香港現實中沒有法律精神的土壤﹐在電視螢幕中虛疑世界自然沒有出色的律師劇集。不可能對編劇們有這樣高水平的要求了﹐還是給我們用法律花紙包裝的愛情戲就收貨算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