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2007加西後感

wccclc07 每年加西我也說明年不會再來﹐ 但是我每年九一勞工節長週未﹐依然是一年復一年去了加西。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做著大致相同的事﹐四日三夜的教會生活營。我素來對於教會活動興趣不大﹐不過去了加西已經六七年﹐就算多麼抗拒的事情早已成為習慣。早幾年在加西也曾過有剎那間的感動﹐畢竟宗教很能夠刺激人感性的一面。不過近幾年人老了學懂了抽離﹐只會冷眼旁觀小朋友抱擁流淚﹐再裝點笑容說些鼓勵小朋友的說話﹐恰如其份地做個老鬼應做的本份。以前還會找些對宗教興趣的朋友﹐圍著神父談論些深入的神學話題。不過現在我所問的已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代清楚﹐超出神父在閒談間所能解答的范圍﹐其他人更是完全摸不著頭腦﹐所以今年全完沒有深入的宗教討論。 雖然今年宗教上沒有新的啟發﹐隨口亂說的靈性成長我不屑一顧﹐但在加西沒有電腦沒有網絡與世隔絕﹐能夠拋開外面生活的一切煩惱﹐也算給心靈一個平靜退修反省的機會。

今年請來的講者是陳耀昇神父﹐ 他以前在華仁教書﹐現在入了耶穌會在美國讀博士﹐主修倫理哲學﹐畢業後在神學院任教。本來我對他講道的內容應該十分感興趣﹐正好是我兼讀倫理哲學的老本行。可是大慨他平時在神學院教書﹐講道實在太像在大學上堂﹐有電腦講義中有大量聖經章節作為參考。我想加西聽講道聽了這麼多年﹐加起來也沒有翻這麼多頁的聖經。第一天解釋聖經中說的快樂是什麼﹐第二天講天主教徒如何會快樂﹐第三天則逐章逐節解釋路德記中的快樂。在講道時也有輕輕帶過道德理論的問題﹐神父採用的是亞里士多德的善人理論﹐是三大道德理論中我最不認同的理論。很可惜沒有機會和神父談論哲學﹐問他若轉用契約理論或後果理論﹐又如何解釋講道提及的快樂。

三天講道其實用一句說話就可以總結﹐助人為快樂之本。這個簡單的基本做人道理童子軍守則也有﹐何須學術性地裝模作樣研究聖經﹐然後才說找到神對世人的教導呢﹖講道的內容實在過份沉悶﹐全程我也半睡半醒中度過﹐不過相信我不是唯一打嗑睡的人﹐很多人也在神父講道時發白日夢。神父悶應該不會嚇怕新朋友﹐因為悶已是意料中事﹐講得好笑才不是常態。他們只要聽過一大堆似懂非懂的理道﹐心靈覺得好像有所得著﹐就會認為得值回票價。反正每天也只是悶一個小時﹐只要其他時間好玩就可以了﹐完全不悶才不似教會生活營呢。

講道完全沒有什麼得著﹐其他環節也只是例牌活動﹐創作口號﹐聖經短劇﹐整體遊戲﹐小組分享﹐唱歌祈禱﹐彌撒聖祭﹐還以為今年我會失望而回﹐想不到最後一晚的營火活動感覺卻極美妙。我們在星空在點起野火堆﹐所有人圍著聽神父講故事。今年加西破天荒請了四位神父﹐除了主講的陳神父外﹐還有從美國來探訪的歐神父﹐他年紀很大頗為長氣﹐不過為人卻很返老頑童﹐比我們年輕人玩得過顛。當然少不了溫哥華本地的兩位年輕神父﹐何神父和楊神父﹐當他們還是修士的時候已經很支持加西。在營火會中四位神父給擺上檯﹐司儀與他們玩志雲飯局﹐他們分享了決志做神父的經過。

歐神父的故事最有趣﹐他原本不是很虔誠的教徒﹐給當聖母軍的女朋友捉了返教堂﹐結果越去越信最後還當了神父。我對女友笑言不要常常捉我返教堂﹐歐神父的例子是很好的反面教材。何神父和楊神父的故事很搞笑也很相似﹐都是有心儀對像想追求﹐向聖女小德蘭祈禱求保守。結果原來找錯了聖人﹐小德蘭是聖召的守護聖人﹐於是戀情不敵神的旨意﹐拋下女友入修院當神父。陳神父則是華仁校長派他去開耶穌會的教學會議﹐最初只是打算有免費旅遊一去無妨﹐結果給投身教育工作的神父修女感化﹐決定加入耶穌會當神父。平時神父在台上講悶蛋道理﹐很像高高在上離我們很遠。現在坐在野火旁邊說往事﹐讓人看到神父平常人的一面﹐其實神父與我們也沒有什麼不同。天主教不流行刻意地去講見證﹐沒有肉麻煽情的所謂真情對話。這樣不經意地隨便說說故事﹐反而讓聽眾更容易接受﹐不知不覺間成了很好的見證﹐也許會感動了些小朋友立志當神父。

在加西中大會安排了一個快樂之旅的集體遊戲﹐以小組為單位在巨型棋盤上擲骰子何前行﹐每一個方格也有一個生活上的決擇﹐不同的答案有不同的結果﹐加減手上五個代表著健康﹐知識﹐德行等的分數。在決擇的時候小組之間有互動﹐其他小組的決定可以影響雙方所得的分數。遊戲輸贏關乎星期一那個小組可以先吃早餐﹐所以大家也玩得很投入。遊戲完結計分方法揭曉﹐我們手上的分數完全沒有用﹐遊戲計算的是每個決定中我們不知道的隱藏分數。比喻天父在天上看著我們一生﹐給我們所作的每一件事不同的恩典。在天主教平信徒的層面﹐這種類似善有善報的觀念深入民心。這正是基督教常常批評天主教的地方﹐說他們是因信稱義而天主教是因行為稱義。遊戲後有小組分享﹐組員大多數跟從模範答案的思路﹐說要從天父的角度去作出生活上的決定﹐好讓我們在天國有更多的恩賜。我原本想讓他們做點深入反思﹐問他們如果在天國一無所缺﹐那麼積聚恩賜是多是少有什麼關係﹐引導他們思考保羅與雅各﹐兩個截然不同的救贖觀點。不過我那組有五個新人﹐組長又是位第一次帶組的小朋友﹐這些問題大慨對他們來說太深奧﹐我還是幫忙解釋大會指定答案好了。讓新人來加西感到充滿足已經很好了﹐太深的問題反而會嚇怕他們﹐下次不敢再來就不好了。

也許是因為去年加西十分成功﹐今年吸引三十多位新朋友參加﹐是加西十年來最多新人參加的一次。人到中年不認老也不行﹐我與那些讀大學的小朋友真的有代溝﹐除了扮老餅老氣秋橫地說說無聊笑話外﹐與他們找不到什麼共同的話題。這一年大會新人事新作風﹐在節目安排上與以往幾屆有不少改動﹐有些改得好有些不好。把泰澤祈禱搬到早上是敗筆﹐日光日白破壞點蠟燭的宗教氣氛。以前泰澤祈禱不少人感動到喊﹐現在則大家趕著去吃午飯﹐沒有心情去靜心默想。把搞手分享搬去營火會很好﹐我第一次沒有睡覺全程聽足他們分享。這麼多年來在最後一天早上﹐前一天晚上大家談心玩耍累了﹐有誰還有精神聽他們分享。沒有強制執行迫營友去睡覺﹐也是今年力西成功的地方。晚上與一班朋友在地庫促膝談心﹐也是讓人懷念的加西美好回憶。青年人有耗不盡的精力﹐只要能夠早上八時準時起床集合﹐睡少一晚半晚有什麼關係。可惜我年紀大要早點睡覺﹐上床時全房人不見蹤影﹐他們不知在那兒正玩得興高彩烈。明年要度蜜月應該不用去加西﹐結婚以後還去不去隨緣吧。不過就算不入營留宿﹐我也會想駕車入去探營﹐看看新一代的加西小朋友的成長轉變。

wccclc07 group 小組合照

wccclc07 game 集體遊戲

wccclc07 taize 泰澤祈禱

wccclc07 fathers 加西四大法王﹐左起﹕ 何神父﹐陳神父﹐朱老闆﹐歐神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