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Thank You for Smoking 吸煙無罪

Thank You for Smoking 零五年上映的「吸煙無罪」雖然獲提名金球獎﹐但沒有大明星坐陣沒有強力宣傳﹐只是一套叫好不叫座的小成本製作。這套影卻是近年我看過最好笑的諷刺喜劇﹐風格與Nicoles Cage的「軍火之王」(Lord of Wars)相似﹐但在黑色幽默中沒有如後者般叫人沉重。這電影改篇自Chistopher Buckley的同名小說﹐主角是在華府替煙草商工作的說客。這套電影並不是鼓吹觀眾吸煙﹐事實上電影中一個吸煙鏡頭也沒有。

電影是藉著主角的觀點﹐對過份政治正確的反吸煙文化﹐與在美國政壇無孔不入說客﹐作出一針見血的諷刺﹐以及各大五十大板的批判。戲中不乏精警扺死的名句﹐觀眾在笑聲過後﹐總不免要思考一下﹐究竟我們的政治生態出了什麼問題。不論是支持或反對吸煙雙方﹐每個言論獨立來看好像言之有理﹐但把左右光譜政客的言論﹐與他們在前後發表的言論﹐放在一起看﹐總是覺得有點不對勁。什麼地方不對勁總是說不上來﹐不過這並不緊要﹐反正人民的記憶是短暫﹐只要能通過今天的政治議題﹐明天的政治議題又新的開始。

故事是講述主角日常的說客工作﹐ 他四處替煙草公司說項﹐左右民意反對政府立法禁煙。開場時在電視上跟禁煙支持者辯論﹐妙語連珠扭轉觀眾的視線﹐肺癌少年也可以用來為煙草商作正面宣傳﹐不禁令人拍案叫絕。劇情上半部是一個連一個的小故事﹐無不幽默地玩盡觀眾對政治說客的偏見。主角和兩位好朋友不常有午餐會﹐分別是替槍械生產商和釀酒商作說客﹐每次見面一定有讓觀眾捧腹的黑色吐嘈。他們戲稱自己是死亡商人集團﹐還會拿三個行業導致的死亡人數比較﹐看看誰更加邪惡。主角會飛去荷里活與電影商開會﹐想點子讓煙草商讚助在片中大賣廣告﹐挑動荷里活電影過份商業化的神經。到了加洲順道去探萬寶路牛仔﹐用錢叫他封口不要向傳媒訴說自己患肺癌。當然財大氣粗地用錢撻人不會有用﹐主角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的游說技巧﹐簡直如魔鬼般看透對方的內心慾望。

電影後劇情半部高潮起﹐主角給反吸煙恐怖份子綁架﹐給當記者的女朋友出賣﹐給變態禁煙議員窮追猛打﹐事業從重高處直跌入谷底。最後一場戲主角昂然步入國會聽證會﹐替香煙包裝不應加上恐怖照片辯護。主角一一化解來自禁煙陣營的攻擊﹐避開吸煙對身體有害的爭議﹐把禁煙教育的責任從香煙包裝轉回學校與家長身上。最後禁煙議員刻意刁難﹐既然主角為煙草商辯護﹐那他會不會讓兒子吸煙。明顯的答案是兒子年紀還少﹐讓未成年人吸煙是犯法的。禁煙議員再窮追猛打﹐問主角當兒子成年生日那天會不會鼓勵他吸煙。主角的絕妙回答容我賣個關子﹐只說他最後憑著急智口材反敗為勝﹐重拾失去的事業和尊嚴。

另條一貫終穿全劇的主線是主角與他兒子關係的轉變。 兒子最初不諒解父親的工作﹐受離婚母親的影響﹐認為父親替無良奸商工作的壞。到最後兒子鼓勵父親重新振作﹐以說客踏上國會聽證會替辯無可辯的煙草商作辯的為榮。主角與兒子的幾場劇﹐對白簡直是針針到肉﹐令觀眾思想與眼界大開。用小孩子也聽到的言語﹐把說客的工作與技巧解釋清楚。他把說客比喻為替死囚辯護的律師﹐就算是邪惡商人也應該有答辯的權利﹐況且是不是邪惡還不一定有定論。在兒子學校的家長日中﹐老師請家長介紹自己的工作﹐他在三言兩語間為小孩子反洗腦﹐用父母不許小朋友吃朱古力作為例子﹐讓孩子質疑禁煙份子常常說吸煙不好的說話﹐絕對他是三寸不難之舌的神乎其技。

最經典是他教導兒子身為說客的辯論技巧﹐用辯論朱古力與雲呢拿雪榚那味道好吃作例子﹐示範正確的辯論技巧可以讓自己永遠立於不敗之地。每一個政治人物也應該熟讀這場戲﹐政治辯論根本不需要說服對方﹐辯論最終目的是讓旁觀的第三者認同你的說法。只需要把自己立場方在對手的對立面﹐然後指出對方的錯處擊倒對手。拋出大道理來轉移視線﹐避開自己立場的弱點﹐絕大部份旁觀者(選民)就會覺得你所說的是正確﹐並不會深究其實就算他是錯也不等於你就是對。

香港政壇充斥著大大小小的政治化粧師(spin doctor)﹐我無意批評他們是對或是錯。他們把民意轉來轉去﹐其實與美國政壇的說客同出一轍。在成熟的民主政治中﹐這些人是政治生態中不可缺少的一環﹐可以說是必需邪惡(necessary evil)的存在。只是香港的政治化粧師的化粧技巧實在太差﹐不但不能影響民意還常常越幫越忙。本著敬業樂業做好一份工的精神﹐請他們向「吸煙無罪」取經﹐向美國的說客虛心學習。我也明白政治上無可避免有需要左右民意﹐不過請那些政治化粧師不要當我們選民是白痴。爭取我們民意可要多動些腦筋﹐才能夠說服(或欺騙)我們去支持你們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