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考試與批判

早幾天寫了篇有關中國文化科考試技巧的文章﹐意外地引起不少迴響。當然笑我吹水唔抹嘴﹐無可能輕輕鬆鬆考高分的大有人在﹐我也不否認我只是在吹水。不過讓我更感興趣的是有些人批評中化科考試﹐認為這科不能夠代表中國文化﹐只是儒家文化的霸權主義。考中文化要拿高分只能迎合閱卷員的口味﹐不能挑戰權威對中國文化的論述。認為應該要改革考試制度﹐讓學生能有所見地,獨立及全面的思考,批判,挑戰權威,而不是迎合閱卷員盲從課本。

當然我也認同全完的人應該能夠有獨立思考能力﹐敢於批判和挑戰權威。但我認為在中學程度﹐為迎合閱卷員而考試﹐接受課本的想法沒有什麼問題。批判一個思想的先決條件﹐就先是要把那一個思想透澈了解清楚。若果對那個要批判思想的內容也只是一知半解﹐就會變成胡亂批評無目放矢﹐在攻擊稻草人浪費氣力。中學生只需要把不同的思想背熟﹐清楚知道那些思想的內容就足夠了。批判思想這一環﹐可以留待在大學才學也不遲。只要在中學時應該打好知識的基礎﹐將來讀大學本科讀研究院時﹐還怕沒有機會批判和思考嗎﹖

有人一定會不認同我的說法﹐容我用一個化學科的例子去比喻中化科。不知道在中學時讀理科的人﹐還記不記得會考化學科教的原子結構圖。中學程度的原子結構很簡單﹐幾粒電子圍著個中子原子打轉﹐足以解釋中學程度的化學現象。化學老師不會要學生批判這個原子結構﹐學生也只是依書直讀﹐學懂了可用來計算化學方程式就行了。讀過大學化學科的人﹐就知道現實中電子根本不是一粒粒﹐而是一舊舊的電子雲﹐只能用Schrodinger Equation去計其軌道的或然率。中學生只需要知道這個電子是一粒粒這個基本知識﹐留待上大學才慢慢批評也不遲。當有讀到大學四年級或者入研究院﹐又會發現電子係一舊舊雲的思想也不是完全正確﹐要解釋電子的隧道效應就要需要量子力學﹐於是乎學生再加深入地批判學習過的思想。

相信沒有人認為我們要直接教中學生量子力學。先從最基本的分子結構模型開始學習﹐清楚了解分子結構模型後﹐才能批判這個理論的不足之處﹐學習更深入的電子軌道或然率計算。到了完全理解電子軌道或然率計算後﹐才可以打開學習量子力學的門檻。有一點可以肯定﹐雖然量子力學是目前最先進的理論﹐學生研究博士論文時﹐很可能會借用更新還在發展中理論﹐如超弦理論等﹐對量子力學進行批判。難道我們要求中學生懂批判分子結模型﹐就是要他們在考試的三個小時內完成超弦理論嗎﹖既然電子軌道或然率是大學課程﹐就不要勉強中學生去批判分子結模型了。只要學到的基礎知識大致上有用﹐達到中學程度要求的解釋力﹐就不需要急著進行批判推翻剛剛學到的知識。我們總不能把人類累積了幾千年的智慧﹐全部塞進幾年的中學課程裏面吧。

也許儒家文化並不真正完全的中國文化﹐正如分子結構模型並不能完全解釋電子現象。但對中學程度的學生來說﹐充份理解並可以靈活運用儒家文化就已經足夠了。閱卷員的責任就要要測試學生是否理解中學程度的知識﹐學生的責任就是要在考試中展示自己完全明白中學程度的知識。學習批判的路程漫漫長﹐從大學一年級開始﹐一路申延到入研究院讀博士﹐到可以拿諾貝爾獎的研究也未見盡頭﹐何苦要急著在考試中進行批判呢。

7 comments to 考試與批判

  • Yau

    容我少許更正,用maxwell equation 是不能計算電子的機率的,正確應為schrodinger Equation

  • 死囉﹐大學學過的知識還了給教授添。
    多謝批正。

  • zhengzi

    你的意思是說:儒家思想是中學程度(有如分子結構模型),而其他如道家、法家、墨家等等思想則是大學程度,甚至研究院程度(有如電子雲、量子力學、超弦理論)?我想這點孔門中人肯定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現在已不是「獨尊儒術,罷黜百家」的時代,儒家不應是中國文化的唯一代理人。儒、道、法、墨等等諸家都有入門程度的內容,也有精微高深之處。中學程度就應該遍學諸家的入門內容,而不是偏學某一家的內容。至於各家高深之處,就「路程漫漫長﹐從大學一年級開始﹐一路申延到入研究院讀博士﹐到可以拿諾貝爾獎的研究也未見盡頭」了。

  • 用西洋哲學作比喻﹐所有學生讀西洋哲學都是從柏拉圖作為切入點。讀中國文化的切入點﹐很自然就是孔子的思想了。

    中學程度只需要如實明白孔子的思想就足夠了。與他同時期的其他思想又或者日後的發展﹐上到大學才學來與孔子的思想比較﹐從而對孔子的思想作出批判。

  • zhengzi

    //用西洋哲學作比喻﹐所有學生讀西洋哲學都是從柏拉圖作為切入點。讀中國文化的切入點﹐很自然就是孔子的思想了。//
    一、不是所有學生讀西洋哲學都是從柏拉圖作為切入點,我就不是。請勿把個人經驗普遍化。
    二、為甚麼讀中國文化的切入點「很自然」就是孔子的思想?似乎你要論證這一點。

  • passerby

    我覺得, 就算到了大學, 科學科目都傾向單向教育, problem set-mid term-final. 導修也是單向講problem set答案, 而且答案很多是只有一個, 只在乎你想不想到.

    人文學科似乎比較雙向, 上課導修有較多討論和鼓勵有個人想法, 比較和批評.

    不知是否學科性質使然.

  • // 一、不是所有學生讀西洋哲學都是從柏拉圖作為切入點,我就不是。請勿把個人經驗普遍化。//

    好奇一問﹐你讀西洋哲學的切入點是那個哲學家﹖

Leave a Reply to hevangel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