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弓和禪 – Eugen Herrigel

zen of archary 禪是一個很玄的東西﹐雖然我在香港長大﹐自幼耳濡目染中國文化思想﹐對這個佛家的名詞並不陌生﹐可是總不能很確切地說出禪到底是什麼。或許正如很多人說一樣﹐禪並不能像西方哲學般有系統地學習﹐只能身體力行去感受並領悟其中的道理。我在逛網上的書藉論壇時﹐很有緣地遇上這本「弓和禪 」的簡介﹐還附有網上免費版本的連結。可能我開始愛上射擊運動的關係﹐對於講弓道心法的書藉有興趣。弓箭與槍同樣也是射靶﹐抱著這本書可能對射擊有幫助的心態﹐便用了三數小時看畢全書。

讀完後上網看多點資料﹐發現原來此書的來頭不少。原本出版已超過半個世紀的歷史﹐最近才被翻譯為中文。從一個西方哲學家的角度﹐去看東方禪學的奧秘。作者Eugen Herrigel是二十年代旅居日本的德國哲學家﹐跟弓道大師透過射箭修研禪學達六年之久。他是把禪學帶到歐洲的第一人﹐這本書則他的最重要著作﹐記錄他學習弓道六年的經歷﹐述描從中對禪的領會。日本文化中有很多不同的道﹐弓道﹐劍道﹐柔道﹐花道﹐茶道。每一種道好像與禪也有關連﹐都是讓修習者內省靜心﹐體會禪的最終奧義。

弓道並不只是射箭準確的技術﹐ 而是一套生活的哲學。修練的過程看起來好像沒有意義﹐但是只要耐心遵從大師的指示﹐最後就能夠學到大師的心法。作者先花了一整年時間去學習呼吸﹐再花一整年時間去學習拉弓。每天只是重覆做同樣的動作﹐一箭也沒有發出過。到了第三年才學習放箭﹐第四年才把射向箭靶。作者在過程中對大師的教法充滿懷疑﹐但他堅持到最後通過弓道考試。學懂弓人合一的禪理﹐不去計較射不射不中﹐射箭是一件再也簡單不過的事情。

其實讀完這本書﹐我對禪好像理解多一點﹐又好像依然是完全不理解。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書中說弓道的心法﹐對我練習射擊很有幫助。拉弓與舉槍瞄準一樣﹐呼吸十分重要﹐只要心緒寧靜控制好呼吸﹐槍管自然會瞄得平穩。放箭與扣機板的道理一樣﹐越想射中就會越射不中。心中不要執著想射中高分﹐只要盡力去做好一個完美的射擊動作﹐就自自然然會射中靶心。箭要在毫無考慮的迅間放出﹐在不經心的情況下自然飛出去﹐不能注意手部的微細動作﹐才能進入忘我的境界。我在射擊時也有同樣的體會﹐有時我會專注手指的動作﹐儘可能順滑地完成扣機板動作。這時雖然可以射中第十環﹐但總是覺得有點地方不對勁。另一些時候我會在不為意下扣了機板﹐子彈好像是自己飛出去一樣。同樣也是射中第十環﹐卻有一個完全不同的覺感﹐一個很實在很完滿的感覺﹐就像書中說如同積雪在葉子上滑落一樣。也許我也如作者在練弓道中途般﹐只是在自作聰明地去理解禪﹐並不是真正的領悟射藝的精神。大師並不是教授學生弓道的技巧﹐而是以自身為榜樣讓學生自已發現弓道的秘密。不過很可惜沒有大師收我為徒﹐只能看著書本自行摸索。據說日本也有銃道﹐以射槍來修練心靈的學問。不過明治以後日本禁止民間私藏槍械﹐大慨銃道已成為失傳了的藝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