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加燦香港見聞錄(三)

上回說了重建﹐屏風樓和天水圍的所見所聞﹐今回說些新話題。

炒股

香港是一個全民皆股的城市﹐隨便走進任何一間書店﹐盡是琳琅滿目的投資書藉﹐數量多得有點嚇人。投資不外是那些基本知識﹐怎麼可以出版這麼多本投資書呢。我好奇隨手翻開幾本看看﹐那些投資書的內容﹐好像本本差不多。至於那些財經名人的投資密笈﹐說穿了不過是老生常談的投資常識﹐竟然又可以成為股民追捧的天書。

更正一點來說﹐說香港全民皆股也不對﹐應該是全民皆輪才對。我從報紙看到去年香港股市狂升﹐回港見朋友時問他們有沒有買股票﹐怎料給他們笑我落後﹐說現在沒有人買股票了﹐要買窩輪才追得上潮流。北美沒有窩輪(warrant)這種投資工具﹐朋友了費了一番唇舌才給我解釋明白。其實窩輪有點像北美股市的options﹐不過限制性大些對散戶比較不利。理論上窩輪並不是投資工具﹐而是衍生工具﹐用來作風險轉移之用。窩輪是一個零和遊戲﹐有人贏錢就一定有人輪錢﹐不似股票可以雙贏。市面上竟然有投資書教人說窩輪是投資﹐不買股票單買窩輪只是賭錢﹐這些書藉可謂害人不淺。誤信這些書的散戶﹐輸光了錢也只可以怪自己蠢。

問朋友看好看香港股票﹐他說了幾個數目字。問他怎知道這些股票買得過﹐意然他答我是睇隻股票的走勢(momentum)。他說香港地買股票﹐沒有人會睇基本(fundamental)﹐睇圖表(technical)也開始過時﹐總之大家一味追捧﹐看看那個最後離場就仆街。他說的也不是未嘗沒有道理﹐股票價錢是最終決定於股民心理。分析基本和圖表去決定股價﹐是基於大部份股民也是理性的假設上。當大部份股民也非理性﹐股市上落已經無跡可尋﹐任何數據也不可以作為指標﹐股市依靠大陸放水這一個信念支持向上。

我在財經新聞聽到隨了窩輪外﹐推出新的投資工具熊牛症﹐新聞整天在說好像很流行的樣子。我問了很多朋友﹐包括那些做投資銀行的人﹐他們也答不出熊牛症到底是什麼東東。有人初初聽到﹐還以為我說紅牛症﹐飲得太多紅牛(redbull)﹐飲出個病來。香港股市嚴重不正常﹐股市買賣不依常理﹐已經失去了作為上市公司融資的功用﹐成為比澳門更大的超級賭場。不過當報紙不停吹捧一萬賺十萬的少年股神﹐市民又如何可以不眼紅﹐訓身股市希望賺取一筆呢。

英文

香港回歸十年﹐英文是很明顯是差了。我不是說中學生英文科的會考成績﹐也不是說大學畢業生寫不好英文。英文差了的感覺﹐我只是從很簡單的日常生活觀察得來﹐沒有科學性的數據可言。不論是地鐵巴士或政府﹐發出的英文告示怎看也不順眼。文法上沒有錯﹐但那些並不是日常英語的用法﹐給人很生硬像字典般的感覺。我記得九七前的英文告示﹐那些英文比現在用的優美。不過也可能只是我自己的偏見﹐在外國生活多年英文進步﹐對香港半鹹淡的英文告示看不過眼。

不過九七後香港英文地位低落是事實﹐以前政府部門不可能沒有英文告示。現在去了一些不是在市中心的政資設施﹐竟然可以一張英文告示也沒有﹐以前好歹也會中英對照。不過些那屋村地方﹐英文告示肯定是多此一舉﹐政府省錢不翻譯也情有可原。不過香港作為國際城市﹐機場是外地遊客觀看香港的窗戶﹐總要有足夠的英文吧。我發現機場的一些店舖﹐在貨品的名稱上很醒目的中英對照﹐但價錢牌卻只有中文﹐寫著$100一公斤或$50一對。外地遊客怎知貨品買多少錢﹐怪不得那些店舖拍烏蠅了。

香港始終是一個崇洋的城市﹐懂英文還是有點著數的。我自問中文底子不錯﹐可是上餐廳點菜﹐竟然要看英文菜譜。不是我看不懂中文字﹐而是那些中文菜式﹐改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但食客卻完全不知那菜式到底是什麼。反而英文菜譜倒老實﹐把菜式的材料和煮法清楚例出來﹐一目了然知道自己吃什麼。扮遊客有時也有方便之處﹐在半島酒店商場﹐用中文和用英文問廁所﹐會有兩個不同的答案。

社群

香港人原來真的是分開不同社群﹐不同的人有完全不同的生活圈子。我不是說什麼有錢人﹐中產﹐基層這麼典型的分類。事實上我不認讓什麼超級富豪﹐亦真正的基層沒有什麼來往。我的朋友大部份是中產﹐衣食無憂月入不俗。但同是中產階級﹐也可以細分不同的社群。在香港本土讀大學長大的人﹐平常的娛樂是打麻雀﹐週未會上深圳消費。香港長大但海外讀大學的人﹐不會浪費時間打麻雀﹐玩是外國流行的Texas Holdem。週末去做Gym去作戶外運動﹐看不起深圳式的低俗娛樂。還有一些人比較特別﹐是海外出生海外長大﹐卻跑來香港做事賺錢的人。正常來說我不會認識到這群人﹐不過我個竹昇堂妹也來香港過聖誕﹐我跟了她出去玩認識了她的朋友。這群人不會去旺角﹐更加不會上深圳﹐香港島是他們活躍的地方。他們是蘭桂芳常客﹐生活模式很外國化﹐飲酒跳舞是指定的週末娛樂。

當然我這個只是很粗略是社群分類﹐有些人交錯於三個不同社群﹐也有些人有完全另類的生活。還有一個很有趣的發現﹐在香港打冰上曲棍球的人﹐十個有十個從加拿大回流。而會追看美式足球﹐就肯定是美國那邊讀書。香港本地人只愛看足球﹐NBA或跑馬仔﹐對其他運動項目的趣興似乎不大。香港人對於新事物其實很保守﹐若果不是這期全力催谷的新潮流﹐他們不會主動接觸外國的不同文化。

這次來港二個半星期﹐更新了我對香港的印象。舊的東西依然沒有變﹐旺角還是我熟識的旺角﹐彌敦道巴士沿線景色依舊﹐地鐵舊線閉上眼也懂坐。同時也有很多新的東西﹐西鐵沿線西九和大嶼山變化最大﹐新建興的大型商場代表香港的進步。加燦香港見聞錄也寫得七七八八﹐或許遲些想到了新的題目﹐會加寫補完篇同細說香港。這次香港之行看到了很多新鮮事物﹐ 不知下次何時再會回港旅行﹐到時香港又不知會變成怎樣了。

6 comments to 加燦香港見聞錄(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