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往左走往右走 海耶克啟迪自由之路 – 獅子山學會

Left Right早前聽聞獅子山學會﹐會出書講述海耶克的思想時﹐已經很想先睹為快﹐看看香港學者如何解讀這位自由主義大師。加上我的朋友有份編寫這部書﹐自然要支持捧場。奈何身在海外郵購書本不便﹐只好等待聖誕回港時才購買。獅子山學會是香港的民間智庫﹐支持小政府大市場自由主義的旗幟鮮明。會員不時在報章發表文章﹐從自由主義的角度出發﹐評論政府的政策。這本「往右走往右走」是入門級書藉﹐內容簡潔易明﹐扼要地歸納自由主義的重點思想。頁數不多二百頁也不夠﹐適合繁忙的香港人閱讀﹐初探自由主義的門檻。對於我這閱讀過「自由到奴役之路」原著﹐從修讀政治哲學認識自由主義的人﹐這本書的內容未免太過淺白﹐欠缺嚴緊推論來支持書中的結論。

這本書可以分為五個部份。第一部份是序言和引言。獅子山學會初次出書﹐自不然要找人打氣推銷﹐請來幾位著名作家作推介。引言簡單地介紹小政府大市場的理念和好處。至於如何從理念推論出有好處﹐則著墨不多留有伏筆﹐ 吊吊讀者胃口讓人急不及待看下去。雖然我已經知道大部份答案﹐還是被這本書吸引著﹐花兩個小時把整本書就啃完。

第三部份是戲肉﹐節譯海耶克的「自由到奴役之路」﹐列出集體主義必定引來極權主義的推論。我知道這本書的目標讀者的普羅大眾﹐太過長篇的推論可會嚇怕讀者﹐但是還是忍不要投設節譯實在過份精間。有些章節的推論嚴重跳步驟﹐欠缺了推論中某些重要環節。譯者在一些章節提出的重點﹐與我對原著的理解有些不同。

第一節譯者省略了自由主義的傳統精神﹐海耶克警告我們政府正巧立名目慢慢地侵蝕我們的自由。原文中個人主義與集體主義這章不見了﹐合併入譯文第二節內。我認為集體主義與計劃經濟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個人主義更是自由主義的基石﹐砍了這章有點可惜。譯文第三節批評政府干預﹐但原文的重點應該是任何政府干預必會引來更多干預﹐最終必定會踏上中央集權的不歸路。

譯文第四節的題目有點嚇人﹐原文的題目溫和得多,論說計劃經濟和民主的關係。這章可以說是海耶克最重要的一章﹐譯文應該至少用雙倍的篇幅﹐詳細解釋為什麼計劃經濟與民主並不相容。譯文漏了全章最重要的一句。民主只是保障自由的工具﹐自由才是最高的價值。自由的最大敵人﹐是無法可依隨意運用的權力。這種權力正正是要成功推行任何計劃經濟的先決條件。譯文第五節譯得最好﹐清楚解釋法治精神﹐道出rule of law與rule by law的分別﹐兩者相差一字之微意思卻謬之千里。譯文第六節譯者自由發揮﹐我找不到海耶克的原文。倒過來原文第七章計劃經濟與極權主義不見了﹐這章可是海耶克對所謂“經濟自由”的重要反駁。

譯文第七節譯得不錯,道出有選擇才有自由的真諦。譯文第八節又是天馬行空的創作﹐有點像原文第八章“誰與誰”的變種﹐解釋分餅仔的原理。譯文第九節是原文另一重要論點﹐解釋為什麼只有埋沒良心的人﹐才可以能爬上當權者位置﹐可是譯文的解釋有點到喉不到肺。譯文大慨因篇幅關係﹐到這章就完結了。原文接下來那章是講真理的死亡﹐計劃經濟的結果是謊言治國﹐與上一章互相呼應﹐不應被砍掉。原文第十二至十四章講納萃和當年的政治﹐內容有時間性﹐現在才看有點兒過時。原文第十五章雖然不是主要論點﹐但講為什麼集體主體止於國界﹐一矢中的插正死穴﹐極為精彩不妨一讀。

第四部份簡述海耶克的生平﹐讓讀者認識這位諾貝爾得主的一生。我自認是海耶克的追隨者﹐原來自己對於他的生平所知甚少﹐這部份正好填補知識上空白。第五部份是講述自由主義的歷史﹐從阿當史密斯說起﹐到共產主義的興衰﹐一直講到近十幾年的全球化浪潮﹐可以當通識歷史課來看。不過文中有太多想當然爾的假設﹐任麼好事也歸功自由主義﹐又沒有足夠的推論支持﹐給人有點偏頗的感覺。第六部份標題美其名是海耶克的香港解讀﹐其實就是獅子山學會的政策立場。借用海耶克之名﹐批評政府一系列違反市場的政策﹐如最低工資﹐土地政策﹐教育改革等議題。建議的內容是很大路的自由主義思想﹐可惜欠缺嚴緊推論和反駁預期的反對聲音﹐只達到刊登報章論壇的級數﹐不能夠登政制學術研究大雅之堂。雖然我也是自由主義者﹐我對這些議題有稍為不同的見解。有空的話我也想撰文加入討論﹐不過現在我對這些議題認識不深﹐只能只留於吹水式插口說兩句﹐還是不要在此獻醜好了。

獅子山學會出版深入淺出的書藉﹐努力把自由主義普及化﹐潛移默化香港市民﹐其志可嘉。期望日後會出版更多同類藉作﹐介紹與海耶克齊名的佛利民﹐自由主義宗師John Stuart Mills﹐或自由主義新貴Robert Nozick。不論是海耶克還是佛利民的自由主義﹐也是從經濟學作為切入點﹐鎮守反社會主義的重鎮。不過今時今日東歐變天蘇聯解體﹐中國的共產主義也名存實亡﹐反對社會主義有點像鞭屍﹐勝之不武。我認為自由主義(libertarian)的最大威脅﹐是來自同樣自稱自由主義(liberalism)的新左派。兩個自由主義一新一舊﹐但中文譯名十分混亂﹐到底那個是新那個是舊﹐到現在我還分不清楚。左派自由主義在七十年代興起﹐由哲學家John Rawls擔當旗手。左派自由主義吸收了社會主義的教訓學乖了﹐肯定私有產權制度﹐但強調由政府主導財富分配。左派自由主義很多理論﹐專門針對古典自由主義來打﹐不犧牲經濟也要高舉社會公義。獅子山學會在提出政策建議時﹐不能只顧著鞭社會主義集體主義的屍﹐也要提防左派自由主義的狙擊﹐才能有效地爭取香港市民的支持。

題外話﹐很多人喜歡列舉蘇聯東歐中共的例子﹐去說明海耶克多麼有先見之明。可是海耶克不是先知﹐百密一疏算漏了印度。印度正好是計劃經濟不一定會導至獨裁專政的反面例子。也許這是個很好的學術研究課題﹐用來補完海耶克理論沒有說明的另一半。計劃經濟若不是獨裁專政﹐就必定會把經濟搞得一團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