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蒲澤直樹 – 二十世紀少年

20th Century Boys 我不喜歡看蒲澤直樹的漫畫﹐不是他的漫畫不好看﹐而是主題實在太陰暗沉重﹐讀完讓人心裏覺得不舒服。與他的成名作「怪物」一樣﹐「二十世紀少年」無可否認 是套廣受觀迎的長篇漫畫。蒲澤描寫人性的陋惡很真實﹐主角往往就是在漆黑世界中的一點亮光。蒲澤的漫畫有一份讓人不能停下 來的魅力﹐緊張懸疑的情節一個接一個﹐一共二十四集漫畫﹐我只用了兩天便讀完。可惜作者給讀者期望越大﹐結局埋不了尾的失望也越大。讀「二十世紀少年」好像興建一橦宏偉的高塔﹐起到塔尖接近完工時﹐地基卻承受不起塔身的重量﹐在完完前一下子崩潰倒塌﹐只剩下滿目蒼夷的廢墟。

這套漫畫的設定很吸引﹐小孩子天馬行空想像玩耍﹐寫了本預言世界未日的預言書﹐遊戲之言轉眼便忘記了。想不到人到中年時﹐童年時的預言一一應驗。於是一班熱血中年﹐重拾童年時當英雄的夢想﹐肩負起拯救地球的重任。若果少年熱血漫畫是賣根性和友情的話﹐這部中年熱血漫畫賣的卻是在絕望中的爭扎。一個自稱為朋友的謎樣人物﹐一個使用童年時秘密基地標記的神秘組織﹐兩本小朋友亂畫的預言書﹐世界一步步實現未日預言。主角賢知一伙人一邊要阻止未日預言﹐一邊要解開誰是朋友之謎﹐可是每次總是慘敗收場。世界按照預言書的劇本所寫﹐災禍四起朋友與同黨當道﹐從地下權力的影子組織﹐升上地面當上日本首相﹐最後離奇地成為世界總統。朋友的權力每上升一級﹐對人民施行的極權統治也更變本加厲。讀者一心等待作者解開謎團﹐沉著氣看主角們如何絕地反攻。可惜追看漫畫一直到結局﹐讀者也搞不清楚朋友的真正身份。最後一段主角賢知借失憶復活﹐更是爛到不堪的舊橋。結局雖說主角們成功阻止朋友毀滅地球﹐其實倒不如說是朋友的陰謀過份謊謬﹐最終因為內部崩壞而自取滅亡。倒過來若果智腎最初沒有呈英雄﹐朋友的預言大計根本不可能成真。

看過 「怪物」和「二十世紀少年」的讀者﹐不期然會把兩部漫畫的奸角作比較。在所有謎團解開以後﹐蒲澤直樹的奸角總是有點反高潮的味道﹐說到底也只是個很普通的人﹐很難想像到有些小聰明壞心眼的人﹐有本事做出漫畫中一連串可怖的惡行。打個比喻就好像騎士深入迷宮﹐克服重重困難來到大魔王面前﹐才發現大魔王是個可以輕易決解掉的嘍囉。從開始起堆砌的張力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滿口不是味兒差點什麼的感覺。「怪物」的約翰雖說是犯罪天才﹐犯罪動機和幹下的罪行已是十分牽強﹐蒲澤的解釋只能勉強算是說得通。「二十世紀少年」的朋友﹐由一介小學生搖身一變為世界終結者﹐一連串巧合事件實在超乎情理之外。若果改用超自然力量解釋謎團﹐說不定還可以讓蒲澤胡混過去。可是堅持現實世界的設定﹐不論是犯罪動機和執行能力﹐也太過沒有說服力了。只為了實現小時候亂畫的預書﹐就從邪教領袖踏上到世界總統之路﹐還剛好有兩個小學同學是細菌專家﹐瞎扯也要有個限度嘛。

說不定 「二十世紀少年」在第二次病毒事件時完結﹐砍去那尾大不掉的第三部份﹐賢智不用再出場﹐神乃和雪次順利解決朋友﹐也許故事還會有個可以接受的結局。

2 comments to 蒲澤直樹 – 二十世紀少年

  • 我倒是很喜歡《怪物》的結尾, 作人父母者往往不知道, 很小的, 單一的事會對孩子造成如何巨大的傷害, 這種傷害是終子女的一生也不能磨滅的, 有時更會嚴重影響孩子的人格以及他們以後對人對事的態度。當然, 會做到約翰那個地步真是不太可能, 可我還是喜歡那個設定。

  • 怪物的謎題解得不錯﹐不過最後一場荒鎮大戰﹐就寫得有點脫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