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印度遊記(二) – 馬路如虎口

India cows on street

以前回香港旅行時﹐總是覺得香港人多車多交通混亂。今次去印度工幹﹐才知天外有天。從機場坐上公司派來的車子那一刻開始﹐在路上的每一刻也膽心自己的安全。雖然過了幾天對於此已麻木﹐儘量把精神集中在手提電腦上﹐不理會窗外的路面狀況﹐不過有時還是給迎面而來的車子嚇一跳。傳說中印度城市滿街是牛﹐未見到時心想有沒有這樣跨張。到了自己在印度親身經歷﹐才發現原來這個傳說是真的。不單止馬路邊有牛﹐十字路口的中央有牛﹐連行車天橋上面也可以有牛。印度多牛多到的地步﹐連公司坐落高科技工業園﹐也只要一出停車場鐵閘就看見牛。

在印度兩個月﹐除了在新德里國會山莊和班加羅市議會的街道外﹐我沒有見過其他的交通燈﹐也沒有見過畫了線的馬路。印度城市的馬路寬窄不一﹐但共通點是沒有畫線﹐不過反正橫了也沒有用﹐沒有人會按遵守行車線。一條兩條行車線闊的馬路﹐可以並排行駛七八架車﹐其中有電單車﹐三輪車﹐印度自行生產的小汽車﹐甚至只有一匹馬力的馬拉車。汽車在馬路上並不是真線行駛﹐而是左穿右插有空位便鑽上去﹐包括駕過迎頭的行車線。神奇的是當在對頭線行駕時﹐若果對頭車見路邊有空位﹐他們也會很自然地讓路出來。在一般情況行人路是爛得不能行車﹐但在一些平坦的行人路段﹐電單車或三輪車也會駛上去﹐還會響號叫行人讓開﹐好像行人路用來行車佷理所當然。

印度的大部份路口沒有交通燈也沒有停車標誌﹐在一些繁忙的路口會看見交通警察指揮交通。若果交通警察不在﹐四方八面不停的車駕入十字路口﹐彷彿潮水一樣自行找出口﹐很神奇的也沒有發生意外。當然汽車會不停地響號﹐好樣其他司機知道你的存在。據我觀察所得﹐在印度駕車響號應該有一套不成文的規舉。有時候要用長響﹐有時候要用短響﹐有些車尾甚至貼上請響號的貼紙。我唯一解讀到的規則是在超車時﹐後方的車子響號通知前方的車子﹐前方的車子則會打指揮燈﹐讓後方的車子知道那邊可以安全超車﹐沒有對頭車也沒有牛。

城市的馬路雖然多車混亂﹐但比起城外的馬路卻好多了。鄉下的小路不用說﹐反正與其他落後國家差不多﹐沒有期望也不會失望。但印度城市與城市之間﹐理論上是有高速公路連接﹐可是這些公路並不是全程高速。在維修好的高速公路路段﹐駕車自然是一個輕鬆寫意的事。但你永遠不知道前面的路段的維修如何﹐可以忽然間路面出現幾個車輪般大的洞。更甚的有時會有幾米闊的路沒有舖路面﹐好像築路工人提早收工﹐忘記了還有一段路未做完。

若果維修問題是因為國家窮經費不足﹐那也沒有辨法了。設計高速公路的人可是超級白痴﹐竟然會在高速公路放一連幾個speed bump﹐還要前面沒有任何路牌指示。若果在黑夜駕車看不見speed bump或來不減速﹐車子肯定會飛上天。除了用speed bump強制司機減速外﹐還會在公路上橫放兩個鐵馬﹐讓司機一定要慢駛繞過。我想這些擾民的減速裝置﹐分分比超速駕駛導致更多意外。

噢~ 高速公路上當然也有牛﹐我們就幾乎撞死了一頭。那是我們正要駕過一道橋﹐剛巧有一頭牛也正在過橋。司機大慨認為橋面夠闊﹐足夠車子與牛並排通過﹐便沒有怎樣減速駛前過橋。可能司機判斷錯誤﹐可能牛沖了出來﹐在經過牛時我們聽到呯的一聲﹐車子大力震蕩一下。我們立即回頭一看﹐那頭牛給車子撞了一百八十度迴旋﹐一搖一恍地反向方走去。幸好我們沒有撞死了牠﹐因為在印度殺牛是犯法的。不過如果真的不幸撞死了牛﹐也可以破財擋災罰款了事。

若果感得在印度坐車危險的話﹐在印度過馬路才是真正的危險。我去了印度兩個月﹐還學不懂如何自己過馬路﹐只能跟著當地人的腳步過馬路。在加拿大行人要過馬路﹐只要腳一踏出馬路﹐司機就會停車讓行人先走。在印度行人並沒有優先權﹐不單沒有行人過路燈﹐就算地下畫了班馬線﹐汽車也不會慢下來。我也不知道當地人如何判定何時安全﹐可以走過對面馬路。不過我聽印度朋友說﹐司機是會配合行人﹐把車子扭向行人的背面。所以在印度跟著別人過馬路時﹐千萬不要害怕﹐不要停也不要回頭走﹐要相信司機能夠避開你﹐就能夠安全走到對岸。我發現過馬路時﹐眼睛不看車子比較好﹐只需要專注著你跟著過路的人。若果看迎面而來的車子﹐你可能會害怕而忘記跟別人著走﹐那就真的會發生意外了。

2 comments to 印度遊記(二) – 馬路如虎口

  • trishama

    It reminds me of my childhood favorite cartoon, 金魚注意報!

    不良牛跟華美子在新都會學院賽跑 🙂

    (我想我哥哥因為他以前經常跟我玩華美子和看金魚注意報 – 希望牛會看著他)

  • 以前返大陸,也遇過你提及的情況,交通燈形同虛設,只有人避車,不會車避人。

    近年好一點,但混亂依舊,即使在上海,過馬路前,也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