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印度遊記(三) – 咖喱物語

Curry

說起印度﹐大部份人立即會聯想到咖喱。我在印度工幹的兩個月時﹐不少朋友問我是不是天天吃咖喱。很不幸﹐我真的是天天也吃咖喱﹐吃到差不多患上咖喱恐懼病。公司附近沒有其他餐廳﹐只好在飯堂與當地員工一起食叻喱。幸好晚餐可以入公司數﹐叫車去五星級酒店吃正常的食物﹐才不至於吃到反胃。剛到印度的第一個星期﹐我還不懂叫車到城中心吃晚餐﹐只好在宿舍附近找東西吃。宿舍雖說是印度豪宅﹐但始終不是在遊客區﹐附近除了正宗印度菜外﹐就只有印度化了的西餐和中餐。一連吃了五天印度菜﹐和偽裝成中西餐的印度菜﹐我再受不了咖喱的味道。於是在星期五下定決心﹐冒死搭三輪車去大酒店吃牛扒。後來發現除了塞車外﹐其實在印度搭車也很方便安全。

嚴格來說印度沒有一樣食物叫咖喱﹐咖喱好像我們中國人的點心一樣﹐只是一個食物類別的統稱。每種不同的咖喱也有其印度名字﹐不過我食了兩個月還是分不清楚﹐只知道是紅橙黃顏色深淺的分別。正如中國大江南北的食物各有不同﹐印度南北的咖喱也有很大分別。南部的咖喱比較辣和稀﹐北部的咖喱則香和濃。我怕辣所以喜歡北印度菜多些﹐不過咖喱始終還是中國﹐日本和泰國的好吃。印度咖喱中混入太多香料﹐我吃不慣那些古怪的味道﹐當然印度人自然食得津津有味。

印度人信奉印度教不吃牛肉﹐這個相信大家也知道。不過原來在印度南方﹐很多人信奉印度教其中一個吃素的支派﹐班加羅大約有七成人口不吃肉。我公司的同事大部份吃素﹐加上公司員工不多﹐飯堂大慨因為成本效益﹐餐單也是沒有肉。天天午餐不單要吃咖喱﹐還要沒有肉吃﹐簡直比監獄的伙食還差﹐至少坐監也有腸仔雞翼吃。吃素的多數是低下階層﹐會上餐廳吃飯的是中上階層﹐所以上餐館還是有肉類供應。不過為方便吃素的食客﹐餐廳菜單上的每碟菜前面﹐也會有紅點和綠點用來標明是否素食。

印度除了印度教徒外﹐還有很多不吃豬肉的回教徒。印度教徒自己不吃肉﹐但不會抗拒上賣肉的餐廳﹐只要點自己可以吃的菜就行了。但回教徒則很麻煩﹐他們自己不吃豬肉﹐連有豬肉賣的地方也不去﹐所以大部份餐廳吸引多些客源﹐索性不賣豬肉。於是在印度吃到的咖喱﹐若果不是蔬菜磨菇﹐就多數是雞魚羊﹐其中又以羊肉咖喱最好吃。

講出來沒有人信﹐原來印度菜也牛肉的。屠宰牛隻在印度的大部份省份是犯法的﹐除了在西南部的加勒省。那個省的人民受殖民統治影響﹐多數信奉天主教或基督教﹐沒有不吃牛肉的禁忌。我在班加羅時﹐特地叫我的印度朋友﹐帶我去試加勒菜的餐館。始終在班加羅除了大酒店外﹐一般餐廳賣牛肉是犯法的﹐所以菜單上當然沒有牛肉菜色﹐要懂門路私下點才有得吃。我們點了碟印度炸牛肉﹐肉質乾爽味道香辣﹐大慨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印度菜。至於那些牛肉從何而來﹐我不想去知道就是了。

中國人吃飯用筷子﹐鬼佬吃飯用刀叉﹐那印度人呢﹖你聽到的傳說沒錯﹐他們是用手吃飯。正確點來說﹐他們只用右手吃飯﹐他們的左手全部收在桌下﹐因為左手是用來上廁所的。對﹗印度廁所沒有廁紙﹐他們也不興用廁紙﹐不過今次是講印度食物﹐印度廁所下次有機會再說。不要看少印度人只用一隻手食飯﹐他們單手進食可謂神乎奇技﹐我也練了幾個星期才學會。食印度咖喱通常連同印度薄餅一起吃。印度有幾十種薄餅﹐厚薄煮法用料各不相同﹐但吃的原理基本上一樣。先用單手撕一小塊薄餅﹐再用薄餅點咖喱進食﹐又或者把那小塊薄餅當匙用﹐勺起咖喱中的切碎了的肉和菜。若果是吃雞脾或連骨羊肉的話﹐則印度人會直接用手拿進口。

單手食薄餅還算正常﹐印度人用手吃米飯才叫人大開眼界。除了薄餅外米飯也是印度人的主要食糧﹐他們會先把飯放在碟中﹐然後倒下小量咖喱汁﹐用手指將咖喱與飯攪混﹐搓成一小舊飯團再用手指勺放入口中。用手吃東西除了不衛生外﹐吃完後咖喱汁會殘留在指甲縫中﹐不論如何洗手也不能清潔乾淨﹐所以印度人的指甲多數很核突。

我們說起去其他國家旅行﹐ 通常其中一個賣點就是品嘗地方美食﹐這個賣點很明顯不適用於印度。沒有吃過印度菜﹐好奇貪新鮮吃一兩次無妨﹐但印度菜根本談不上是什麼美食。至於印度的飲食文化﹐受制於宗教的束縛﹐有著先天性的缺陷﹐不能與其他國家的美食競爭。至於印度人用手吃飯﹐更是沒有文化落後的表現。可幸班加羅是大城市﹐有不少正宗高級西餐廳﹐食物材料從外國進口﹐我才不用餐餐挨咖喱。不過去印度千萬不要吃中菜﹐去了兩個月我也找不到一間正宗的唐餐廳。在印度全部所謂的中菜館﹐其實都只掛羊頭賣狗肉的印式中菜﹐每碟菜也落重印度香料﹐比美北的鬼佬中菜還難吃。唯一一次我吃到接近正宗中菜﹐就是我去了大酒店的中餐廳﹐點菜時叫了個廚師出來﹐教他如何烹調我點的菜﹐才不會弄出一碟紅卜卜極難吃的東西出來。

14 comments to 印度遊記(三) – 咖喱物語

  • 「幸好晚餐可以入公司數﹐叫車去五星級酒店吃正常的食物」

    貴公司都好慷慨下wor,容許你晚晚在五星級酒店食飯,兩個月加埋,筆數都應該幾驚人。

    「他們只用右手吃飯﹐他們的左手全部收在桌下﹐因為左手是用來上廁所的。」

    我都有聽聞過,初時還以為吹水,或是以前的事,估不到時至今日,仍如此污糟。

    我有潔癖,故十分同意你所言:India is the last place I want to visit.

    「我去了大酒店的中餐廳﹐點菜時叫了個廚師出來﹐教他如何烹調我點的菜﹐才不會弄出一碟紅卜卜極難吃的東西出來。」

    怕不怕那個廚師在食物上「加料」?

  • 公司的budget是五十加元一日﹐五十加元是二千盧比﹐大約等於一般印度人三個星期的人工﹐可以吃得很豪華了。

    個廚師當然不會在食物上加料啦﹐我給15%貼士喎﹐反正也是公司錢。

  • 噢,還以為左手叉燒右手屎,原來剛剛相反?還是各處鄉下各處例?

  • Anonymous

    yes… it’s amazing to see them mix rice and sauce in a ball and put it in mouth. the process is so smooth and natural.

  • 我以前兩個印度Roomates都係用右手食飯,將D汁撈埋D飯,仲食得好乾淨添. 佢哋次次整熱D薄餅時,會放上Gas Stove上面直接用火燒.唔單止食煤氣,連爐頭架D污垢都一拼食埋. 還記得佢哋餐餐煮咖哩,香料確係好難頂,難頂嘅意思係聞得太多,令到自己流眼淚同不停咁咳.唔單止我咳,佢哋煮親飯,成屋人陪佢哋一齊咳.我間房最近廚房,雖然關門,依然防不勝防,D煙仍然走入我房,所以我係住係間咖哩房.唔知佢哋信乜教,不過我見過佢哋煎牛排食,或者住咗係美國,宜家同化咗.

  • 我都同差仔做過housemate﹐煮野食真係好難頂﹐你個差妹friend的差媽媽有冇給他七色咖喱粉﹖

  • 我唔知乜嘢七色咖哩粉, 不過我食過日本嘅七味粉. 我見過差妹有好多不同顏色香料, 每種都有名, 唔知係唔係Combine之後叫七色咖哩粉.

  • 你呢幾篇印度遊記真係幾有用,睇完即刻將我「有機會都或者可以去吓印度」o既心態消除。

  • 我寧可去非洲都唔去印度﹐至少非洲有豪華團睇野生動物﹐印度就乜都冇。

  • Anonymous

    I am in Hyderabad on a business trip for 7 weeks. I can exactly feel that things you wrote. India sucks. I have USD 35 meal allowance each day and live in a 5 star Hotel. I feel like I can be a King here.

  • Is your company outsourcing to India too?

  • Andy

    Yes. Deloitte. It is located in the so called Hi-Tech City. But it is not hi-tech at all. I am getting sick of Indian Curry. Have that everyday and is too spicy.

  • Andy

    you dared to eat beef here? Cows here eat grass on the street. They look ugly and might have diease. Hope you didn’t get sick when you’re back home.

  • I think the cows eats garbage on the street. I don’t know it is related to the beef but I was sick in India.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