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ido 疆屍人

Fido 在美國荷里活的陰影下﹐加拿大好像沒有什麼電影工業﹐印象中「疆屍人」是我第一套看的加拿大電影。這部電影是小成本的獨立製作﹐沒有特技沒有大場面﹐可是怪雞的風格卻別樹一格﹐是近期少數令我開懷大笑的電影。喪屍片恐怖片看過不少﹐疑似恐怖片的搞笑片也有很多﹐但這部電影卻是很另類的恐怖搞笑片﹐認真地探討喪屍與人類相處這個課題。正正因為電影拍得很認真﹐故事看起來更加充滿荒謬感﹐成為一齣黑色幽默的喜劇。

這部電影的故事很簡單﹐話說地球受到不明外太空光線侵襲﹐死人全部變成喪屍復活﹐四處出沒吞吃活人。幸好有喪屍公司的偉大發明﹐套在頸上馴服喪屍的頸圈﹐讓喪屍變為人類的好幫手。主人翁是個在小鎮生活的小男孩﹐在母親是個愛面子的是全職主婦﹐父親則是不懂表達感情的古老石山。居住地方行車道兩旁是花園平房﹐鄰居有常常剪草的怪叔叔﹐好管閒事的老婆婆。完全是平凡到無可再平凡﹐六十年代美國電視劇中典型的中產家庭畫面﹐只是日常起居生活中多了喪屍。

電影編劇最聰明的地方﹐就是拍出喪屍溶入正常生活的違和感。不論是喪屍笨手笨腳地做事﹐人類對喪屍見怪不怪的態度﹐不斷地沖擊觀眾對喪屍的既定觀念﹐顛覆電影常識來製造意想不到的喜劇效果。雖然電影中有很多喪屍吃人的場面﹐但完全不覺得恐怖反而很好笑。一來喪屍的化粧馬馬虎虎﹐只是演員把皮膚塗成灰色﹐喉頭呵呵聲怪叫張口就咬下去。二來變了劇中角色對喪屍食人也不當一回事。 好像喪屍失控食人像交通意外般平常。電影的趣味往往在細微之處﹐例如在葬禮時神父唸禱文﹐並不是我們平時熟識的版本﹐說寄望來世在天國復活﹐而是說塵歸塵土歸土﹐死者千萬不要復活。

故事主線講述小男孩與喪屍的友誼﹐小男孩他家中買了個新喪屍﹐喪屍的控制器出點毛病﹐喪屍失控殺了人。小男孩為保護喪屍撒個小謊﹐豈料謊言越滾越大﹐最後還引致喪屍暴動。故事中透過小男孩天真好奇的目光﹐質疑成人世界對喪屍的觀念﹐發問一連串讓人反省生命與死亡的問題。到底喪屍還有沒有生命﹖他們算是寵物﹐奴隸﹐還是朋友﹖喪屍食人是天性﹐那喪屍有沒有錯呢﹖死後要特別處理的葬禮保證不會變喪屍﹐還是寧可當喪屍也要勉強活著﹖若果親人變了喪屍﹐又應該如何與他們相處呢﹖電影沒有正面解答小男孩提出的問題﹐大人總是告訴小孩不用想太多﹐若果遇上喪屍失控食人﹐只拿槍出來打爆他們的頭就可以了。

「疆屍人」是套另類處境喜劇﹐由於片長關係﹐很多人物的描寫只是點到即止﹐故事還有很大發揮空間。 始終這套電影是笑片﹐喪屍也只存在於幻想世界中﹐不會有人認真去探討喪屍人權的問題。但電影中帶出來有關喪屍的反思﹐正好配合我這個blog的宗旨﹕輕鬆地看認真的問題﹐認真地去輕鬆作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