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最低工資的爭論(一) – 最低工資與經濟學

在剛剛完結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中﹐有關最低工資的立法成為熱門的競選議題。報章和網上討論區﹐在很多人在談論這個議題﹐正反相方的論點爭持不下。我看了很多有關討論﹐很奇怪討論焦點大部份集中在失業率上。反方引用經濟學理論和數據﹐力證最低工資必然會導致失業率大幅上升。支持最低工資的一方﹐有些略懂經濟學的支持者﹐很老實地提出反證﹐羅列其他國家的數據﹐質疑反方結論的合理性。不過有更多支持者﹐只懂喊喊左翼口號﹐控訴工人受到無良顧主剝削﹐說主流經濟學敵視基層。他們盲目地追隨政治理念﹐卻連基本理性思維能力也欠奉﹐幸好他們不是社會的主流民意﹐不然可能會重演共產解放年代暴民政治的悲劇。

我不是經濟學家﹐我不知道若最低工資立法﹐失業率會上升多少。我們可以質疑某經濟學家的推論是否正碓﹐也可以質疑他的政治背景﹐看看他有沒有刻意誤導市民﹐但我們不能夠質疑經濟學本身是可信性啊﹗對於最低工資的支持者﹐當一些經濟學結論不合他們心意時﹐他們不是去詳細檢視推論﹐而是一刀切地推倒經濟學。若連經濟學本身也否定﹐那我們還有什麼工具去衡量預測推行最低工資的後果呢﹖總不成說我覺得工人受到剝削﹐只看眼前短線的成績不問長遠後果﹐就盲目推行自以為是公義的政策吧。

經濟理論本身只有分成立或不成立﹐分能或不能解釋和預測現實。我們不用理會題出經濟理論的經濟學家的政治背景﹐因為經濟理論可以客觀地以事實來驗証。若說主流經濟學有問題﹐就必需要提出有力的反證﹐單單批評經濟學家有政治目的﹐只不過犯了因人癈言的謬誤。當然正如主流物理學﹐主流生物學一樣﹐主流經濟學也不一定百份百準確﹐當然會有改善理論的空間﹐不然人類的知識那有進步的空間。可是若果說主流經濟學只服務有錢人﹐就淪為與基督教徒批評進化論有分別了﹐兩者同樣也是沒有跟據沒有道理﹐既非理性的不願接受現實﹐亦不肯花功夫了解事實改進理論。若果某些經濟學家引用的理論和數字出問題﹐正確的反對方法是指出數字或理論的錯誤﹐而不是犯人身不相干謬誤﹐說某某經濟學家是大商人的走狗﹐所以我們不用聽他們反對的理由﹐更加不是一籃子地否定經濟學本身。

最低工資的討論﹐常常停留在低層次的失業率問題上打轉﹐怎麼不跳出經濟學技術性的爭拗﹐去探討更深一層的問題呢。假若我們不知道最低工資會帶來什麼後果﹐那社會願意付出多少成本去推行最低工資呢﹖先討論好理論價值取捨上的問題﹐清楚劃好接受或反對的界線﹐技術性問題可以留給專家解決﹐讓他們慢慢研究技術性的問題也不遲(如失業率﹐工時﹐領綜援﹐生產力的升降)。舉例說﹐若果失業率只是上升一兩個百份點﹐但堅尼系數大幅下降三成﹐那沒有理由不接受最低工資。可是反過來若失業率或通脹大幅上升﹐基層的生活又沒有實際的改善﹐最低工資到頭來損害一般市民生活﹐只肥了少數既得利益者﹐那我們就不應該接受最低工資了。

最低工資的爭論(二) – 最低工資誰勝誰負
最低工資的爭論(三) – 最低工資的矛盾
最低工資的爭論(四) – 最低工資與經濟理論並沒有衡突

9 comments to 最低工資的爭論(一) – 最低工資與經濟學

  • WKK

    一面係(迫切的)利益,一面係道德。
    獅子食動物道唔道德?「唔係唔道德」ge話,只懂喊喊左翼口號的人亦「唔係唔道德」。
    管治、指導這個世界要的是理性,但這世界本身並不理性,對月入幾千要養家ge人黎講,你要求佢地理性思考係緣木求魚,叫獅子食草,是個不怎麼好笑的笑話。
    人活係世上係應該有希望ge,你講佢地有咩希望?即使佢地出賣真理,鄙賤,也不見得是值得受譴責的。

    至於你的建議,其實亦有兩個問題。
    一、技術問題不解決,多說也無用。先訂價值取向再搞技術問題的做法並不合理,又不經濟又激化對立,後果可以比任何想象更嚴重。
    二、「社會願意付出多少成本去推行最低工資」這概念很有問題。在我看來,根本沒有「統一的社會」這回事,只是非既得利益者的可笑幻想而己。「成哥,你肯分幾錢身家比『社會』?」講笑咩……個別地有人用個人名義捐會有,但全部有錢人應份地定期上繳就係講笑。

    • 除了有些不幸的人外﹐正正是因為不理性思考少會月入幾千呀。若果懂理性思考﹐就不會年少時不求上進﹐或把金錢浪費在不良嗜好上了。

      在一個民主制社會中﹐社會基本上是簡約化是選出執政黨的大數選民。不過可惜香港沒有民主﹐沒有一個公開公正的方法﹐去找出社會的意願。

      誠哥要分幾錢身家俾社會﹐不是由政府制定的稅率來決定嗎﹖

      • WKK

        睇真D發覺問題大:
        1.因為不理性思考=>少(才?)會月入幾千呀。
        2.若果懂理性思考﹐=>就不會年少時不求上進﹐或把金錢浪費在不良嗜好上了。
        隱含的:3.求上進﹐不把金錢浪費在不良嗜好上月入不止幾千。

        嘩嘩嘩……有必然關係?與事實相符?
        思想係一回事,行動係一回事,行動ge後果又係一回事啊。

        • 事實勝於雄辯﹐你可以去看看政府統計數字﹐看看教育程度與收入的關係。這個不是必然關係﹐而是一個應然的關係﹐你不是兩者也分不清楚吧﹖

          你讀了書﹐考試不一定合格﹐你可能肚痛﹐又可能一時大意失手。但對大部份人來說﹐若讀了書考試就多數合理﹐這是必然和應然的分別。

  • WKK

    “除了有些不幸的人外﹐正正是因為不理性思考少會月入幾千呀。”
    我同意,但問題是,人的智力和性格(包括會不會和能不能去發展理性)基本是天生的。在現代社會中,他們還不夠不幸嗎?不過他們也很難發現自己的不幸,一般要走過大半生才驚覺如此。
    這世上大多數人的不幸是注定而必然的!

    “誠哥要分幾錢身家俾社會﹐不是由政府制定的稅率來決定嗎﹖”
    「政府制定稅率,誠哥制定政府。」

    BTW,我倒是認為你口中的自由民主社會才是造成「不求上進﹐浪費金錢在不良嗜好」的重要原因。你還在讀書嗎?只要有最低限度的哲學家式敏感,從年青人身上便會看到這時代的病因了。

    • 智力很大程度是父母的裁培。再者智力不用愛因斯坦咁高才成功﹐正正常常一百多少少﹐其餘就是靠後天的努力。

      性格更加不是天生﹐除非有遺傳性精神病。性格有問題﹐就更應該要俾心機去改過。

      你是由自由民主社會衍生的福利社會﹐所以造成「不求上進﹐浪費金錢在不良嗜好」的重要原因吧﹖

      年青人有什麼問題﹖公司新請的畢業生都幾OK。

  • WKK

    一問,你有見過勤奮上進無不良嗜好而晚境凄涼的人嗎?他們是真的存在的!

  • WKK

    #1
    首先你假設了理性思考等同高學歷。這是錯的。
    其次,回到你原來的話:
    1.因為不理性思考所以月入幾千
    藝術家呢?一切靠創意、洞察、耐心、信用、勤奮、體力、友善的職業呢?
    是我分不清必然和應然還是你思考粗疏?
    2.若果懂理性思考﹐就不會年少時不求上進﹐或把金錢浪費在不良嗜好上了
    我敢說我認識得多人懂理性思考,但缺的是意志,懂理性思考﹐仍不求上進﹐仍把金錢浪費在不良嗜好上。
    有聽過潛意識吧?應該知道理性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吧?你自己也有這種經驗吧?
    況且,「你可以做你想的,但你只能想到你想想的。」自由意志只是一種錯覺。
    我分不清必然和應然還是你懂的不夠?
    3.求上進﹐不把金錢浪費在不良嗜好上月入不止幾千。
    你喜歡說多數人甚麼在bell curve中間吧?首先,「大部份人都是在bell curve的中央」是套套邏輯。照在bell curve中間就無問題那麼非洲赤貧國家也「大部份人都是在bell curve的中央」啊,有意義嗎?分佈是一回事,夠不夠用又是一回事,有沒有希望改變際遇又是一回事,合不合理是一回事,當然,你說的公不公平又是另一回事。

    至於教育程度與收入我從無反對。我只是質疑是否無個人天生都願意且能夠控制自己的教育程度。理由在#2。

    另外,感覺你把理性思考和聰明等同了。這也是錯的。

    #2
    智力性格天生呢個事實首先你應該回想下自己經驗,你應該會發覺總有D人係讀唔到書,有D返唔到朝九晚五,有D叫佢唔好講理想係殺左佢,有D叫佢做事講下原則係多餘。其次你應該去search下人腦構造同智力性格有乜關系。實際上,關於智力性格的先天重要性這回事,研究可以出到定量的結果,定性的卻是很容易就可以用推理得出。
    因為政治正確,研究人類先天智力ge研究很落後,這點我是並不堅持的,但不代表我認同你。

    至於畢業生O唔OK呢……你有無聽過尼采ge「最後之人」?
    最後之人一樣精明醒目、交際手腕了得o架。
    不過係人生方面混噩虛無而已。
    但這還不夠嗎?人生在世,樣樣都好,就係無意義,O唔OK?

    福利社會只是不求上進的果,因在於文化因素。
    社會是有機而動態的,文化是會演變的,多數人的表面統治長期而言會令文化變質,必然後果是集體平庸以至墮落。

    你是好奇而聰明的,但恕我直言,懂得不夠,也不嚴謹,既不懂反思,又缺乏洞察力。但嚴謹、獨立、洞察不正是哲學家的要求嗎?哲學家不是要了解人嗎?不是要為文化診症嗎?你有嗎?現代哲學是走錯路的,有識之士應該知道。我在找敵人,不找老書驢而是你你是應該高興的,希望見到一個更有深度ge哲子。

    btw,讓我就最低工資說一句吧。這對哲學家而言其實不值一題。沒有能力的生產機器就繼續掙紮好了,不論甚麼時代甚麼地方甚麼制度,奴隸不拼命都是不能掌握自己生命的。這不是我個人的意志,而是客觀事實。即使強行給他多於他所能有的,也不會長久。只有有權有能有財的人才能分配權力和資源,因為只有他或他們能實行和保持這種分配。
    除非工資太低,太低的標准是生產機器武力反抗,如同法國大革命和共產革命。
    睇下古羅馬「普羅大眾」ge反抗,再比較下班工人?完全多餘,我無見過無籌碼ge談判。
    歷史有其軌跡,權力流向和歷史事件如同瓜熟蒂落,十分自然,多說無用。

    在可見的未來,我不會再留言,你不一定要回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