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Macross Frontier 超時空要塞邊界

Macross Frontier 日本的機械人動畫有兩大長青系列﹐帶頭的是替笨大生金蛋的《高達》。已經有前後十多部作品﹐不過十分質素參差﹐更有些被貶為玩具廣告。雖然每套新作也是冠名《高達》﹐內容卻是全新故事﹐系列間沒有連貫性﹐唯一的共同點不過是主角機械人紅白藍的顏色和頭上的兩支天線﹐以及不斷推出的模型玩具週邊產品。另一套動畫《超時空要塞》也是差不多長壽﹐不過卻貴精不貴多﹐每隔五年才有一部新作品推出。雖然故事的主角和發生的時間不同﹐但所有作品源用同一個世界觀和中心思想﹐每部作品也有著承先啟後的任務﹐一環緊扣一環地開拓擴展《超時空要塞》的世界。

今年是《超時空要塞》二十五週年紀念﹐推出新一輯動畫《超時空要塞邊界》。這輯故事由河森正治擔當製作總監﹐他除了一手創造出歷代《超時空要塞》﹐他更是變型戰機韋基利之父﹐今集的新戰機VF-25仍然由他操刀。基本上這輯故事源用前作的主線大綱﹐人類外太空移民船隊受到不知名外星生物襲擊﹐最後憑著音樂築起溝通橋樑﹐人類和外星生物得以和平共存。《超時空要塞》除了以人類存亡作背景外﹐還有三大重要元素貫穿整個系列。若果缺少其中一個元素﹐就不配稱為《超時空要塞》了。

第一個元表當然是激烈的空戰場面﹐畢竟VF-25才是《超時空要塞》的真正主角。今輯的空戰場面採全電腦CG製作﹐不論是氣勢還是悅目程度上﹐也是近年難得一見的絕佳作品。除了地球軍與外星生物的戰鬥﹐從初代已經有的導彈芭蕾舞外﹐最矚目自然是VF-25決戰VF-27,兩臺新世代戰機一較高下。不少舊作的戰機也有出場﹐與新的戰機相比﹐祖拿達軍的戰鬥服和VB-6變型轟炸機仍然毫不落伍。這輯除了變型戰機的激戰外﹐還首次出現超時空要塞級戰艦的對決。新一代超時空要塞級戰艦出戰場面不多﹐但它作戰時表現出的高機動性和靈巧度﹐不禁令人懷疑那隻是否四百米長的戰艦。不過世事沒有百份百完美﹐雖然作戰場面極盡華麗耀目﹐但礙於電視劇製作成本所限﹐錢花了在戰鬥場面上﹐其他方便就要省點使。通常在大型戰鬥前後一兩集﹐人物畫功就會出嚴重崩壞﹐大慨錢全花在弄CG機械人吧。

第二個元素是動畫內的插曲﹐若果歌聲可以拯救世界的話﹐歌聲想當然必然動聲動人。今輯打破以住由女主角獨挑大樑主唱的傳統﹐﹐改為雙歌姬制讓兩個女主角平分秋色。主題曲連同插曲﹐動畫內的歌曲多達二十多首﹐大部份更是特別為配合這輯全新創作。今輯的歌曲除請來已知名度的女歌手中林芽依主唱﹐更藉此機會辨新一代歌姬選拔賽﹐一手捧紅初出道的新人中島愛。動畫歌曲的CD和Single一推出﹐便輕易打入日本流行榜的十大位置﹐其中動畫的主題曲﹐更連續三個星期坐穩三甲。唱片的銷售數字﹐更突破了動畫音樂的紀錄﹐成為歷來第二銷量最高的動畫唱片。也許只說數字不足以表達歌曲的動聽﹐我自己也十分喜歡《超時空要塞邊界》的兩隻Single和兩隻OST﹐可以整天不停地重覆播放﹐中島愛的星間空行更是我的心水選擇。除了全新創作的歌曲外﹐這輯的女主角亦翻唱初代的經典金曲﹐我的男友是機師和愛可還記得﹐老一輩的超時空迷特別有親切感。

第三個元素是三角戀﹐從初代以來愛情線也是吸引觀眾追看的原因。觀眾的﹐心態與看肥皂劇有點相同﹐想知道到底男主角最後情歸何處。兩個女主角性格各有千秋﹐她們的關係亦師亦友亦情敵﹐有點像《橙路》的阿圓和阿光。銀河妖精雪莉一出場已是萬人迷的歌星﹐蟲姬蘭卡則是夢想為成雪莉的少女。其實兩人同是初代林明美的化身﹐雪莉代表劇場版的明美﹐蘭卡則代表電視版的明美。主角阿魯也有一條輝的影子﹐同樣是特技飛行員出身﹐同樣是在外星生物襲擊時﹐迫於時勢坐上機械人戰鬥﹐兩個女朋友也同樣是一老一嫩。阿魯感情方便十分悠游寡斷﹐像鐘擺般在兩女間來回﹐還是他的最愛其實是飛行。雪莉和蘭卡兩人的星途充滿戲劇性﹐蘭卡從藉藉無名唱廣告歌的落姐馬戈斯小姐﹐因為參與電影演出唱插曲﹐意外地廣受樂迷歡迎。她的出道演唱憑歌聲平息祖拿達軍內亂﹐更是一戰定江山取代雪莉的地位。後來發現她的歌聲可以控制外星生物﹐軍方更大力支持她的歌唱事業﹐雪莉旋即被打入冷宮。雪莉在蘭卡初出道時﹐給她鼓勵與提攜﹐蘭卡才有出頭的機會。雖然雪莉事業低沉星途前景暗淡﹐她卻很硬朗地挨過去了。到了蘭卡出走後﹐軍方發現雪莉的歌聲也可以控制外星生物﹐雪莉再次捲土從來成為人民歌姬。不過不知何解兩女總是事業得意愛情失意﹐事業低沉時則行愛情運。說起她們二人的歌聲﹐全劇最精彩的演出﹐莫過於兩女在醫院相遇﹐鬥歌向愛郎表白心意。

《超時空要塞邊界》本身的故事十分完整﹐後段雖然有點趕戲﹐除了三角戀中誰是真命天子外﹐最後也把所有謎題交代清楚。結局差不多有全集打鬥場面配上兩大歌姬的歌曲作背景﹐可以說是今年度動畫最令人滿意的終結篇。有些人批評這輯故事過份向歷代《超時空要塞》致敬﹐差不多每集可以找出前作的影子。主角們就讀的軍校豎立一條輝的VF-1作紀念﹐他們還拍攝戲中戲《超時空要塞零》的電影。骷髏隊長的黃黑二色戰機﹐還有出戰前吃的菠蘿食品。主角駕駛紅黑二色戰機﹐藍色戰機的墜擊王則愛上紅色戰機的女巨人。 最後一戰前的主角機對女主角的招牌敬禮﹐新超時空要塞號的載頓斯攻擊。差不多歷代的所有名場面﹐全部都以新面孔重現觀眾眼前。我認為致敬多並不是壞事﹐新一代的觀眾沒有看過舊作﹐根本不知道這些致敬﹐亦無礙他們欣賞故事的完整性。對我們老一輩的超時空影迷﹐那些致敬場面反而有親切感﹐並對自己觀察到微細的致敬鏡頭﹐可以把出處娓娓道來感到自鳴得意。也許新一輯的《超時空要塞》只新瓶舊酒﹐可是不要忘記酒越舊越醇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