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裁員

這幾天接二連三傳出大企業裁員的消息﹐匯豐花旗渣打無線﹐陸續宣報解僱員工削減人手。財政司長曾俊華例牌地站出來說幾句門面話﹐竟然惹來各方批評﹐說他沒有對大企業施壓﹐阻止裁員潮的發生。其實財政司長根本沒有權力做什麼﹐難道叫政府立法禁止企業解僱員工﹐還是向企業承諾包底﹐由庫房代付要削減員工的薪酬。職工盟的李卓人﹐更批評大企業在金融海嘯下裁員﹐是落井下石不負社會責任。可是在金融海嘯的大浪捲過來的時候﹐大企業自己也自身難保﹐若不趁早壯士斷臂緊縮開支﹐到時恐怕己不是落井下石﹐而是大家抱著一齊死了。

大慨是香港回歸後經濟一直向上﹐香港人已經忘記了經濟有起有跌的定律。就算當年SARS也只是短時間的陣痛﹐外圍有利因素保持不變﹐經濟在疫症過後也快速反彈。今次金融海嘯全球國家無一肯免﹐外圍經濟因素大逆轉﹐香港這樣的出口型經濟﹐明年恐怕將會是一個漫長的經濟嚴冬。也許今年企業的業績還有盈利﹐但對明年的預測數字恐怕不怎樂觀了。若到出現赤字時才裁員﹐那已經為時已晚了。在經濟增長時錢很易賺經營很容易﹐到經濟衰退時才出管理顯真功夫。只要企業保持生存空間﹐挨到經濟從谷底反彈時﹐競對手﹐淘弱留強死了大半﹐輕易奪取市場佔有率﹐增長比衰退前更加壯大。當然前題是企業要挨過衰退期﹐沒有倒閉沒有被人收購﹐亦沒有裁員過度削深入骨﹐自癈武功斷絕谷底反彈的競爭力。

今次金融海嘯暫時還未吹到我公司﹐但自出來做事後也經歷過數次裁員﹐幸好每次都大步檻過。最記得第一次裁員時﹐科技泡沬剛剛爆破﹐公司股價在數月內蒸發九成。在大刀砍下來之前﹐我們早已收到裁員的消息﹐人事部開不尋常的週未會議﹐IT部漏夜急召開工﹐只是不知道誰會遭央。我部門的行政主管比較不幸﹐在裁員前一天已收到離職通知。我們下面的員工頓時成為無主孤魂﹐人心惶惶不知會否整個部門給關掉。正式裁員的那天﹐我們如常上班如常無心工作﹐十時收到總裁發來的電郵﹐公台裁員行動開始。我們要安在座位等候命運﹐若要收大信封的話﹐經理會來捉你入去會議室。好像捉越南難民般即捕即解﹐收了信封後由保安送出門口﹐再約個時間回來簽離職文件和搬箱。我四邊座位有三個人給經理捉了去﹐恐怕下一個就輸到我﹐一直挨到午餐時候裁員結束﹐大家同事才出去吃定驚飯﹐有些女同事還驚到哭了出來。

到第二次裁員公司吸收了上次的經驗﹐不再和我們玩恐懼鬥室﹐直接給我們來個爽快了結。裁員電郵在向外發佈消息的同時傳來﹐把所有人叫入不會議室開會。入到會議室時大家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人齊後高層開腔發言說我們全部人都安全﹐被解僱的同事在另一個會議室。這時我們才你眼望我眼﹐看看誰人不幸不在這裏。後來第三四五次裁員﹐大家也漸漸麻木了﹐反正這個年代已經沒有一輩子的工作保障。當經濟好景時外邊高薪挖角跳槽﹐經濟不好時公司裁員削減人手﹐雙方關係不過是一紙合同﹐合則來不合則去﹐沒有什麼責任可言。只要保持個人競爭力﹐被炒了也不用擔心沒有會失業。看上次裁員給解僱的同事﹐有些人很快便找到工作﹐有些人回校進修讀個MBA﹐有些人索性轉行做政府或教書。被裁員也不一定是壞事﹐可以當是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反過來我公司的一些競爭對手﹐衰退初期持著招股時集資不少﹐堅持不裁員希望難關早過﹐結果因為衰退比所有人預期都長﹐錢最終還是燒光了﹐難逃被收購拆骨的命運。當然炒人也不是沒有風險﹐若果衰退比預期的短﹐衰退過後就沒有反彈的實力﹐不能搶佔有利增長的市場位置。

4 comments to 裁員

  • uncleray

    這次衰退應該好一陣也不會復原了。

  •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在沙士年畢業,看過不少捱了十年,幾經艱辛才升到上中級管理層,月入幾萬,但一個沙士,立刻減薪三、四成,甚或炒魷。

    看得多,我漸漸明白,商界是一片鱷魚潭,經濟好景時,可以大幅加薪兼挖角,經濟不景時,也可以大幅減薪兼炒魷。多年付出,可以一鋪清袋,無得留低。如是者周而復始,沒完沒了。何不入官衙,人工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加上夠穩定,年年跳point,好過在外擔驚受怕。

    現在隔山觀火,雖有另類壓力,但也要感恩了。

  • 中級管理層是最危險的位置﹐因為你對公司值錢﹐並不是一些全行通用的知識﹐而是在公司內才有用的經驗。當公司對內部經驗的需求減少﹐你對公司的價值就下降﹐到下降到比你人工低時﹐就會炒人。

    risk同return﹐理論上是成正比嘛。打政府公risk細些﹐但return又細些。

  • 要視乎職業性質,以及公司規模。

    如果是一般行政工作,不論如何出色,人工也不會太高。

    如果是一般中小企,發圍的機會也不會太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