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基督教思想史第二部 – 第二章﹕古典主義與浪漫主義對啟蒙運動的反抗

去年因為忙著去印度工幹和結婚﹐閱讀這部書的計劃暫停了。基文會那邊的讀書會早完結了﹐只有一位會友能夠堅持到最後。但我不想就此半途而癈﹐希望善用這個假期讀畢餘下的三章﹐完成這部使我獲益良多的鉅著。

Lessing是古典主義的代表人物﹐他整理出版歷史學者Reimarus的著作﹐在基督教神學中揪起巨浪。Reimarus用歷史批判的角度﹐去重新審視耶穌在聖經中的記載。從此以後所有神學家﹐不得不面對﹐聖經福音真確性的問題。Lessig認為人類己經到達理性的時代﹐每個人可以憑理性的直接指引﹐並不需要教會的權威。在此理性是指在人類內在的聖靈﹐正如前文所述理性與神秘主義的關係。因為回教對基督教帶來的威脅﹐Lessig亦提出宗教相對性的問題。Kant認為有限的人與無限的神之間﹐是一個無法跨過的距離﹐而Spinoza的神密泛神論﹐則認為無限中有有限﹐有限中又無限﹐如何把Kant和Spinoza結合﹐便成為那時代神學家的課題。

啟蒙主義認為神與人是分隔的﹐神在世界之上或之外的天堂﹐但浪漫主義記為神是在人和自然之中。在人和世界的有限之中﹐有著神的無限性﹐而有限基於便是在無限的根源﹐兩者互有關連關係不可分割。在啟蒙主義中情感是主觀的﹐但在浪漫主義中﹐宗教則變成為美學的靈感。啟蒙主義批判過去要改革歷史傳統﹐浪漫主義則重新演譯歷史傳統。浪漫主義希望重建文化權威﹐仰慕古希臘的城邦文明﹐集政治宗教文化於一體。浪漫主義除了肯定人向上對神的無限性﹐亦發掘人向下對惡的無限性﹐找出存在人類靈魂深處的惡魔﹐於是宗教變成善與惡的鬥爭。

Schleiermacher是田立克主打的兩位浪漫主義神學家之一﹐他可以說是現代基督教神學之父﹐他嘗試建立一套完整的系統神學。田立克認為這系統神學方是神學的王道﹐若不這樣理解神學是話﹐倒不如完全放棄神學﹐只是解解新舊約的經文算了。啟蒙神學把人和神分離﹐神學成為人有關神的知識﹐神在自然神學和道德中存在的論證。浪漫神學反對啟蒙神學的把神抽離世界﹐他們認為無限與有限是共存共生﹐神就是世界的所有東西﹐是世界所有創造之本。Schleiermacher認為宗教不是神學知識﹐也不是道德的行為﹐宗教是一個感覺﹐一個對神的絕對依靠。

田立克解說Schleiermacher所說的感覺﹐並非我們現代心理學所說的主觀感覺﹐而是一個察知宇宙萬物靈性的直覺。Schleiermacher所說的依靠並不是因果關係的依靠﹐而是目的上的依靠﹐神給與人道德上的滿足。他認為神蹟或超自然經驗並非直正的宗教經驗﹐宗教是與神的直接關係﹐任何外在的事件也不可以改變這關係。他的理論否定人類不死﹐永恆的生命是指現在﹐而非死後的生命。不論是天主教還是基督教的教會﹐也不喜歡宗教的神秘性﹐因為人與神直接關係﹐代表教會失去中介的作用。他把神學分為四個部份﹐哲學神學﹐系統神學﹐歷史神學和應用神學。他把教義和道德歸納入歷史神學中﹐因為某一教義發展只是存某一時空的教會中。

他認為基督教是真實的認知﹐基督教是各宗教中位例最高級。基督教有別於他宗教的地方有兩點﹐第一是基督教並不是因果上或物質上的依賴神﹐而是目標性的依靠神﹐神指示人類應該走的方向。第二是基督教有耶穌的救贖。他認為救贖有特定的意思﹐是指一個人完全發展宗教意識﹐無時無刻與神共融。耶穌不單止是人類的榜樣﹐他更是人與神合一的代表。他認為罪只是人類的缺陷﹐人類的生理發展快過靈性發展﹐而這兩個發展的差距就是罪。這樣說的話罪是不能避免﹐甚至可以說是人類發展的必經階段。

田立克主打的第二位神學家是Hegel黑格爾﹐他綜合基督教傳統﹐古典希臘哲學﹐啟蒙主義的和浪漫主義﹐整合出一套哲學和神學的系統。田立克提醒我們小心不要曲解黑格爾的思想﹐因為很多反對黑格爾的人﹐也借用了黑格爾提出的慨念。黑格爾認為神是絕對的精神﹐人是相對的精神﹐神是無限人是有限。人除了有肉體和思想外﹐還有人生命的力量﹐文化的創造力的精神﹐思想只是知識性的運動﹐而人的精神要與神的精神的結合。黑格爾認為神是時空的本質﹐不是抽離的個體也不是世界的一部份﹐世界上的所有東西就是絕對精神的自我展現。

黑格爾整合宗教和文化﹐雖然他提出異化的慨念﹐但他認為世界是可以瘉合。黑格爾認為輯邏是對現實結構的陳述﹐同樣可以用來形容人內在神性。他把精神分為三個層次﹐最低層的是主觀精神﹐例如即是人類的心理。第二層是客觀精神﹐如社會﹐國家和家庭﹐而道德也是在這層。最頂一層是絕對精神﹐即是神在世界的展現﹐而藝術﹐宗教和哲學均屬於這層。黑格爾把哲學放到宗教之上﹐但並不是說上層要捨棄下層﹐而是上層依然包含著下層。宗教講述神的形像和符號﹐而哲學則把這些形像和符號詮譯為慨念﹐哲學的目標就是要找出宗教的意義。

黑格爾認為國家是國內所有活動的結合﹐國家也是是所有藝術﹐宗教﹐教育﹐經濟﹐法律﹐文化的指導中心。但他的哲學並不是指中央集權﹐而是國家是神臨在世界的關係﹐他的政治思想為極權主義挪用實屬不幸。黑格爾的歷史觀是神諭式﹐不論每個人的如何決定﹐歷史必然會配合神的心意﹐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黑格爾的歷史觀慨念必需用悖論來理解﹐才能明白現實在不合理的事情。每樣事物的背後也有生命的奧秘﹐不論人是否理性﹐神的力量在人類背後工作。黑格爾認為耶穌是無限在有限的成形﹐表達出每一個人的可能性﹐他是絕對精神的自我展現。他認為個人沒有不死﹐永生是指個人在歷史中留下參與神的生命的痕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