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葉問

Ip Man 現在才寫《葉問》的影評﹐有點像酒席散場時姍姍來遲。不過身在外國沒有辨法﹐不能像香港的觀眾般到戲院先睹為快﹐只好耐等侍DVD下載才有機會看。讚美的說話不用多說﹐這齣電影是近年最好看的港產片﹐特別是喜歡看武打動作場面的男性觀眾。不論是甄子丹的身手﹐還是他終於等到了代表作的角色。不論是葉偉信導演的場面設計﹐還是與王家衛鬧雙胞胎。不論是戲中葉問武學修為帶出的人生哲理﹐還是華語英雄片的仇日情義結。不論是上映背後國內審查改劇本﹐還是編劇避重就輕略改葉問生平。差不多所有想像得到的觀點﹐早已被人說過好幾十次了﹐寫這篇影評真的有點難道。

在報紙和網絡上的影評﹐幾乎全是一面倒的讚不絕口﹐我當然豈敢唱反調呢。大部份觀眾的焦點視線﹐集中在三場主要武打場面上﹐計有前段教訓來佛山踢館的金山﹐中段以一敵十打倒日軍﹐和最後一場與日本將軍打擂台。我反而比較喜歡其他過場性質的武打場面﹐外省漢初到武館街踢館﹐那些師傅的招式華而不實﹐從鏡頭中看出虛位甚多。到了廖師傅上陣對金山﹐觀眾在開場初見他被葉問打到無環手之力﹐還以為他武功不濟﹐竟能與金山對上數招才落敗﹐讓武功高低層次分明地呈現觀眾眼前。先有之前層層逐進的舖排﹐才到葉問對金山那一場主戲﹐未開打經已令觀眾充滿期待。葉問以一敵十和與日本將軍打雷台﹐雖然也是括出性命的雙搏﹐但始終是分勝負輸贏為先的比武。在綿廠混戰葉問邊行邊打﹐打倒與工人纏鬥的流岷﹐與他關心妻兒安危﹐閃電出手打倒日軍﹐出招快狠準一擊制敵﹐才是武術之道精要所在。

劇中葉問的詠春天下無敵﹐憑他可以一敵十這麼厲害﹐他亦感到面對日軍槍炮的無力感﹐繼而對自己練武的動機產生懷疑。不過下一場戲他以武功保護綿廠﹐他的疑問很快便一掃而空。好友清泉後悔為什麼沒有練武﹐被流岷被打到毫無還手之力﹐覺悟以前和平時認為武功沒有用的錯誤。也許編劇和導演根無心插柳﹐但這兩段戲連同後來葉問在槍口下被押上囚車﹐加起來得出的結論。就是在面對壞人來犯的時候﹐只有擁有更強大的武力以暴貿暴﹐才是自救自保的唯一方法。不知道反對使用任何暴力的和平主義者﹐在看葉問時會有什麼感想。他們喜歡對正當的自衛說三道四﹐反對以色列出手制止哈馬斯的火箭襲擊﹐認為凡事只要坐下來和談就可以談出個和平來。若果和平主義者轉換時空﹐生在八年抗戰的亂世中﹐不知他們對葉問會說什麼。他們會否叫葉問不要傷害金山的流岷手下﹐不要傷害武館的日本士兵﹐應該與金山和日本將軍很不切實際地和談呢﹖

15 comments to 葉問

  • timkingdom

    八年抗戰和以巴戰爭根本不能類比

    大部份人反對的不是”以色列出手制止哈馬斯的火箭襲擊”而是”以色列過火的反擊行為”還有欺壓巴人的行為(例如食水問題)
    事實上大部份死者就不是哈馬斯

    而且葉問解決了問題,請問以色列解決了什麼?

    如果閤下和閤下的家人是那些被以色列”錯手”殺死的平民
    不知你會有何想法
    你會否想這是一場意外和上帝的考驗,然後毫無悔恨的飛向天主懷抱?

  • 葉問解決了什麼問題﹖
    以色列倒是解決了問題﹐炸完加沙地帶後﹐就再沒有火箭襲擊。
    若果我家人是被以色列殺死的平民﹐與若果我家人每天生活來火箭擊襲陰影下﹐有什麼分別﹖或許加沙的人民﹐要反問自己為什麼要支持哈馬斯。

  • 「反對使用任何暴力」當然不設實際,但大部分人反對的不是「制止火箭的行動/武力」,是以色列「濫用暴力」。

    如果巴人不支持哈馬斯,請問他們如何取回他們應得的土地、權利?其他方法?他們可不是一開始就支持哈馬斯。

    力量從來都重要,但誰可以保證它不被濫用?(如以色列)

  • 何謂濫用暴力﹖ 若果不使用足夠的武力﹐如何可以保證停定火箭襲擊呢﹖

    首先要問一個問題﹐那些土地是巴人應得的嗎﹖ 那片土地在二千年前己屬於猶太人﹐巴人是後來侵佔土地的人啊。其他有關土地的問題﹐可以參考拙文“歷史的不公義”。

    只有對等同質的力量﹐才能保證力量不被濫用。這亦是美國憲法中﹐人民擁有槍械權利的精神。

  • timkingdom

    巴人支持哈馬斯?
    你大約不知道哈馬斯係由以色列出資扶植並用作起巴勒斯坦人內部分化
    而且支持哈馬斯的巴人很難說不是以色列迫成的(例如以色列人用掉95.5%的水並禁止巴人開採水源,又例如約旦河西岸也有大量土地被以色列蠶蝕)
    一句”可以保證停定火箭襲擊呢”就想漂白?
    難道以色列同你信埋同一個不一定存在的神就無視佢做過d 乜並將大部份責任推向巴人?

    就再沒有火箭襲擊?
    在一百比一的死亡率下,如果你認為巴人就此就會不出聲是不是有點很天真?

    any way,不過你證明了一件事,就係所有人都係自私護短—-無論係咪信神,又或滿口人權自由自名民主之士

    • 四週所以阿拉伯國家也想以色列滅國﹐唯擁有超乎比例軍事威嚇力﹐才是以色列的生存之道。不知你有沒有讀歷史﹐看清楚六日戰爭的前因後果﹐才說偏派以色列不是。

      巴勒斯坦人揚要以色列滅國﹐正如有人想你死一樣﹐你有權利保衛自己吧。不見得以色列對巴人好﹐巴人就肯與以色列和平共存﹐反而巴人只會得寸進尺。看看加沙地帶交給巴人自治後﹐就變成火箭襲擊基地就知道為什麼對巴人一定要強硬了。

  • timkingdom

    歷史我當然有讀
    中東恐怖活動的祖師不是別人正是猶太人,他們規模比日後的巴解以及哈馬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見得以色列對巴人好﹐巴人就肯與以色列和平共存?)一來不見得以色列對巴人好(加沙地帶原本就是應該巴人自治的),二來請先問以色列人對巴人做過甚麼?

    斷巴人食水用作游泳池,用白磷彈,甚至屠村—到底是誰想誰死,誰在保衛自己也很難說,一句有權利保衛自己就想正當化以上行為?

    而且揚要以色列滅國的是哈馬斯,請不要玩這種哈馬斯=巴人的偷換概念

    • 至少在加沙地帶﹐巴人選哈馬斯﹐而民意也顯示哈馬斯佔巴人大多數支持率。

      阿拉伯國家先撩者賤﹐1967年打輸仗就應該割地賠款。奈何當年受制於美蘇冷戰當棋子﹐輪不到戰勝的一方話晒事。

      以色列人為什麼要為巴人做什麼﹖巴人侵佔猶太人故土在先﹐他們拿回祖先的土地也是應份。

      停火十年並不是和平﹐十年後巴人是否又要求更多土地﹖ 以色列國土已經得丁咁大﹐可以用多少土地去換多少個十年﹖

  • timkingdom


    加沙地帶交給巴人自治=對巴人好根本是一個笑話
    先不說傑寧難民營大屠殺,以色列交還加沙地帶後在巴勒斯坦的整體殖民者人數不跌反升,就證明以色列逼迫巴人的基本國策並未改變


    哈馬斯也不是不能和以色列和平共處
    例如在去年,只要以色列答應歸還自1967年非法佔領的土地
    馬沙爾可以承諾停火十年

  • timkingdom

    當被人用白磷彈燒,甚至屠村也很難不支持哈馬斯,哈馬斯亦不是不能和以色列和平共處(只不過以色列毫無諴意罷了)
    而且哈馬斯和以色列人的關係誰也說不清,但這個以色列出資扶植的組織真的成功分裂巴勒斯坦,中間有沒有甚麼不為人知的事情也很難說,再講,以色列人逼迫巴人是一向的國策,有沒有哈馬斯也無分別,西岸城市有平民被以軍槍射也是常見事

    先不說你用”巴人侵佔猶太人故土在先﹐他們拿回祖先的土地也是應份”和你自己的文“歷史的不公義”自相矛盾
    中東恐怖活動的祖師不是別人正是猶太人,是誰先撩者賤也很難說

    而請留意,哈馬斯要求歸還的土地是以色列非法佔領(以色列本身亦認同)

    十年後他們會不會要求更多的土地我不知道(所以你也不要用這個假定去正當化以色列非法佔領土地),但以色列人持續殖民巴勒斯坦反是事實,現在是誰在要求更多土地?
    你更無視人口只有30%的猶太人卻獨佔大部份土地和九成水源—把人逼到走頭無路又怪人還手,只同情猶太人丁咁大國土而無視猶太人過份逼迫巴人這些事實,雙重標準到你..

    神呀,請你認真教育你的門徒
    阿門

    • 很可惜現實中﹐以巴關係﹐甚至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何謂非法侵佔巴人地﹖聯合國判決乎﹖國界可是大國分豬肉的結果。

      歷史不公義那篇文章是修讀政治哲學的功課﹐我不一定百份百支持原文的論點。不過若果引用該文的論點也很簡單﹐只要猶太人續繼佔著那些土地﹐再過多一百幾十年﹐巴人就會喪失土地的擁有權。又或者把巴人殺清光﹐就不會存在不公義的問題了。(這點是根據原文理論的申論)

      若你說猶太人30%獨佔九成水源不公義的話﹐那西方世界10%人口獨佔全世界九成財富又是否公義。也可以換過角度來說﹐不是猶太人人口少獨佔太多資源不公平﹐而是巴人太多過剩人口啊。

  • timkingdom

    閣下的雙重標準也實在夠了

    如果你認為「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就不要把巴人打成賊但猶太人只不過是正當的自衛

    如果你認為”國界可是大國分豬肉的結果”,那之前就不要說甚麼”猶太人拿回祖先的土地也是應份”來說甚麼土地猶太人和巴人應得與否

    有用的時候就用「歷史不公義」做擋箭牌,被人用自己的文反對就”我不一定百份百支持原文的論點”,你也真夠XXX的了
    至於甚麼「佔著那些土地﹐再過多一百幾十年」或「把巴人殺清光」都未發生,即是說你「猶太人拿回祖先的土地也是應份」和你自己的文「歷史的不公義」在「猶太人佔多一百幾十年」或「把巴人殺清光」前繼續自相矛盾

    至於甚麼「若你說猶太人30%獨佔九成水源不公義的話﹐那西方世界10%人口獨佔全世界九成財富又是否公義。」,你是小學生嗎?這種小學生邏輯就是「因為其他人有犯法,所以XXX的不是錯」

    一如耶教徒
    既要做妓女,又要立牌坊,嘿

    罷了,罷了,和耶教徒討論的確浪費的時間,收手好了
    李天命也說過辯論是勝是負其實自己不會不知道的,有沒有詞窮理屈當然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沒必要打到底…

  • 你搞錯了﹐我從來沒有說過巴人是賊也沒有說他們有錯﹐我只是說他們一天不停止火箭襲擊﹐猶太人出兵加沙不論有多少誤炸﹐也都是正當自衛。

    西方世界10%人口獨佔全世界九成財富並非不公義。同樣猶太人30%獨佔九成水源也非不公義。公義並不是分豬肉﹐不是均分就等於公義。要解決以色列土地不公義的問題﹐猶太人可以佔多一百幾十年或把巴人殺清光﹐為什麼猶太人要把土地送給巴人﹖

    你說猶太人沒有為巴人做過什麼﹐我反問你為什麼猶太人要為巴人做什麼﹖

  • chan

    談葉問又為何址到以色列問題?
    我只是認為葉問只是一套講民族主義的戲。以踐踏日本民族來提高國人英雄的一套戲。你話有乜度情節好睇我就話邊度都唔好。硬要將觀眾的情感扯到兩邊的極端,不是吧?

    我只是講,戰爭是一場利益衝突的終極手段。就是因為這種手段講求另一方的退敗和屈服達致目的。
    講正義,某程度只是籍口的一種。

  • timkingdom

    最近以巴又打,令我諗返起呢個post.
    一睇….忍唔住笑左出聲

    「你搞錯了﹐我從來沒有說過巴人是賊也沒有說他們有錯」
    「就是在面對壞人來犯的時候﹐只有擁有更強大的武力以暴貿暴」
    又八年抗戰又流岷咁比喻以巴。
    之後你竟然咁寫
    「你搞錯了﹐我從來沒有說過巴人是賊也沒有說他們有錯」
    WELL…咁你又唔係話巴人是賊,你只係比喻巴人係流岷, 壞人
    至於「沒有說他們有錯」,am….可能係你心目中壞人, 流岷,八年抗戰既日軍都冇錯

    明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