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神探伽里略 嫌疑犯X的獻身

Galile 不論是網絡的影評還是朋友的推介﹐都說《神探伽里略》劇場版是十分精彩推理電影﹐小說原著更奪得日本推理小說大賞。我沒有看過《神探伽里略》的電視劇﹐但也看過故事介簡﹐知道福山雅治飾演推理天材﹐正職是物理教授﹐課餘幫靚女警官柴咲幸查案。劇場版同樣圍繞一宗殺人案﹐不過與一般推理故事不同﹐觀眾開場時已知道誰是兇手﹐亦知道行兇的整個經過。謎團並不是找出真兇﹐而是看疑犯如何暪天過海﹐讓警察找不到任何罪犯的證據。也許希望越大便會失望越大﹐電影希望以物理天材對數學天材﹐營造兩大推理高手過招鬥智的氣勢﹐可惜謎底關鍵只是掩眼法的小把戲。在福山雅治把案情娓娓道來時﹐完全沒有恍然大悟的快感﹐只有被小玩兒欺騙後的滿嘴不是味兒。未看電影的朋友請注意以下內容包含劇情﹐推理故事謎底說穿便不好看了。

數學天材暗戀隔壁的失婚婦人﹐在她錯殺死了前來騷擾的前夫後﹐為求令她可脫罪幸福地生活﹐不惜製造假證據讓自己頂包入獄。謎題便是他如何製造失婚婦人和女兒的完美不在場證據﹐謎底的答案是他用另一具屍體去誤導警方﹐令警方錯誤判斷兇案發生的時間。其實答案在電影中有暗示過﹐兩個主角在河邊漫步閒談時﹐導演刻意拍攝流浪漢雜物堆旁空置長椅的鏡頭。看時我心想推埋天材的完美犯罪計劃﹐出手應該不會這樣低莊﹐結果很不幸流浪漢真的成為破案關鍵。數學天材大費周章殺個流浪漢﹐用新的屍體去冒充前夫的屍體﹐還要留假線索佈疑局引警察上釣﹐可是故事完全沒有交待前夫的屍體的去向。

殺人不難處理屍體不被人發現才是最大難題。若果數學天才可以處理掉前夫的屍體﹐就根本不用故佈疑局就可以幫母女脫罪。那只是一宗很普通的失蹤人口案﹐反正前夫欠債纍纍又有黑道仇家﹐警方又怎會懷疑一等良民的前妻呢。若流浪漢可以在酒店自出自入﹐也沒有人察覺房客不同﹐那數學天材大可以繼續租房﹐又或者替前夫辨理退房手續。酒店房東是因為不見鎖匙才去報警﹐若果還了鎖匙根本就不會有人察覺殺者人間蒸發。現在數學天材高調地丟具死屍在公園﹐不必要地吸引警方的注意﹐把警察直接引到真兇門前﹐豈不是更加危險。最重要是他忘記了牙齒和血型記錄﹐若果警方到醫院翻查死者病歷﹐這個完美的頂包計劃便功虧一簣。難道他找流浪漢當替死鬼時﹐要先驗血型和牙齒﹐確前刎合前夫的類型才行兇嗎。

若不把這套電影當作推理故事﹐改用愛情故事的角度去欣賞﹐可惜故事仍然是不合格。正印男女主角基本上零交流﹐根據網上看來的資料﹐原著小說連女警那個角色也沒有﹐柴咲幸是個可有可無的大花瓶。數學天才與失婚婦的關係嚴格來說不是愛情﹐雖然有人看到眼濕濕很感動﹐但我看來數學天才被感情沖昏了頭腦﹐否則不會設計漏洞百出的頂包計劃。竟然已經知道警方可能監聽電話﹐從公共電話亭打出根本沒有用﹐通話第一句便自我報上名來﹐難道怕監聽的人不知道你是誰。反正身份已在電話中涉露﹐在自己家中打電話又有什麼關係。如果要保密至少應該敲牆用摩斯密碼來通訊嘛。還是其實他是個自虐狂﹐渴享受為苦戀情人牲犧的痛苦﹐才心口帶著個勇字慷慨赴刑﹐雖然根本完全無犧牲的必要。

其實看了開場第一幕﹐我對這套電影已穩穩覺得不妥﹐只是還是希望其他人是對我是錯﹐才著耐著性子看完到解謎。電磁炮連軍方也是在研究階段﹐弄台可以瞄準射擊海上遊艇的電磁炮﹐大慨比走私軍火偷運火箭炮難幾百倍。實驗場的電磁炮以高速發射炮彈頭﹐單憑物理撞擊力根本不可能發生大爆炸﹐莫非推理天材實驗場後面有間油站﹐還是他無視安全指引用火藥實彈作實驗。枉這套系列標榜自己以科學推理破案﹐第一幕為追求視覺效果就已經違反科學常識。至於戲內P=NP﹐四色地圖等的所謂數學難題﹐唔識就嚇死識就笑死。看見劇中對物理和數學的兒嬉態度﹐大慨對案件推理也不應有什麼期望。

6 comments to 神探伽里略 嫌疑犯X的獻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