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Batman, The Dark Knight 蝙蝠俠黑夜之神

Dark Knight 若果不是Heath Ledger贏了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恐怕《黑夜之神》還要在我的硬碟不見天日好一段日子﹐慢慢排隊待我有空閒才開來看。不容否認Ledge的演譯很出色﹐把小丑戀態無常一面發揮得淋彌盡至。不過可能是我先入為主的觀念﹐始終Jack Nicolson才是我心目中永遠的小丑。看《黑夜之神》的時候有時不禁懷疑﹐蝙蝠俠只不過是個大配角﹐小丑才是這套電影的真正主角。動作場面故然由蝙蝠俠負責﹐但小丑則是把動作場面串連起來的靈魂。沒有小丑無常多變的陰謀﹐蝙蝠俠只不過個行行企企的特技人。

今集蝙蝠俠的動作指導交足功課﹐蝙蝠俠在香港夜空飛翔跳躍﹐最後用C-130運輸機拉線逃走很有噱頭。香港夜景比葛咸城還燦爛漂亮﹐大慨雙腳給重力綁在地上的香港人﹐與到從高空腑瞰的景色有不同感受。電單車那一場追逐戰也很不錯﹐不過對比上集蝙蝠車追逐那段遜色﹐最後以小丑與蝙蝠俠玩命終束。小丑賭蝙蝠俠不會殺死他﹐站立電單車正前方不動﹐蝙蝠俠最後果然扭軑閃避﹐結果撞車自傷收場。其實蝙蝠俠大可以學上集般瀟灑﹐說句我不會殺死你但也不會救你﹐然後自己跳車讓電單車撞死小丑﹐當然如果小丑死了戲也做不成了。

電影中的第二奸角雙面人﹐我認為編劇完全浪費了這個角色。在他未被小丑燒傷半邊面前﹐他作為蝙蝠俠的理想化身﹐代替他當葛咸城正義希望的像懲。後來他被小丑在醫院放了出來﹐從蝠蝠俠的影子淪為小丑的鬼儡﹐執意要為毀容和女朋友復仇。可惜他的復仇並不徹底﹐原本他擲毫的銀弊兩面相同﹐擲毫不過是一個戲劇化的小習慣﹐他決定了的事情便會付諸行動。慨然他決定了要為女朋友報仇﹐好應該把害死她的壞人統統殺掉﹐不必要依懶擲毫為他作決定。他從毀容前堅定不移的精神﹐到毀容後拿不定主意的改變﹐電影中的描述沒有足夠說服力﹐有點為求把角色配合漫畫原著﹐夾硬將他的性格從一個極端扭曲到另一個極端。

其實電影最精采的部份並非連場火爆的動作場面﹐而是小丑質問蝙蝠俠那幾段文戲﹐把蝙蝠俠本身亦正亦邪的矛盾表露無遺。很可惜蝙蝠俠只接受過忍者訓練﹐沒有接受過哲學訓練。小丑那是似是疑非的歪理﹐不過是拾存在主義論者的牙慧﹐蝙蝠俠可以用康德或維根斯坦去對應﹐不必被小丑的花言巧語所迷惑。面對小丑的質疑﹐也許用蝙蝠俠這個身份回答有點尷尬。在一般市民眼中蝙蝠俠與小丑同是怪人﹐會害怕是很自然的事。警方和政府對蝙蝠俠又愛又恨﹐一方面高興蝙蝠俠除暴安良﹐另一方要又怕他不受監管。只是蝙蝠俠忘記了自己的另一個身份﹐他除了是黑夜之神外﹐他還是權傾朝野的超級富豪。他白天的身份是葛咸城最有權勢的人﹐葛咸城差不多等同他的私人領地。蝙蝠俠根本不用著什麼大義名份﹐若果以領主的身份說話﹐他就有保護葛咸城的責任了。蝙蝠俠只是不過是領主的代理人﹐替他白天身份有效地管治葛咸城的手段。普通犯罪組織以利益為前題犯案﹐組成葛咸城地下經濟系統的一環﹐勉強來說也可以說是榮氏集團龐大利益體系的下游分支。小丑不按理出牌的作風﹐嚴重破壞葛咸城黑白兩道的平衡﹐直接影響榮氏集團的利益﹐蝙蝠俠當然要出手制裁小丑了。

很多電影評論喜歡談論小丑出的道德難題。如果蝙蝠俠不自揭身份﹐小丑便會每天殺一個人。若果不殺死上電視告密的律師﹐小丑便會炸毀一間醫院。要蝙蝠俠選擇救青梅竹馬的舊情人﹐還是救舊情人的新男友。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是難題是兩個只能活一個。在兩隻船上裝搖炸彈﹐一隻船載著是普通市民﹐另一隻船載著監獄的囚犯﹐而兩隻船上有另一艘船的引爆器。很多人與蝙蝠俠一樣﹐對這些道德難題感到困繞﹐不知道應該如何作出正確的選擇。他們的目光受到小丑提供選擇的框框所限﹐看不到其實不只有兩個解決選擇。大慨只有雙面人看透小丑的技量﹐自編自導自認蝙蝠俠引小丑入局。蝙蝠俠太過拘泥於形式上的正義﹐他根本不用殺死小丑﹐只需要把小丑削成人棍﹐砍了他的四肢嚴刑迫供﹐便可以防止後來所有慘劇了。也許蝙蝠俠應該運用康德道德哲學﹐當小丑放棄身為人自主理性的責任時﹐他亦同時放棄受到道德公義保護的權利。蝙蝠俠大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著不講信用不講利益不講道德的瘋子﹐用任何手段去抹殺他才是最正確的選擇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