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權利與法律 – PHIL320筆記

根據自然法的理論﹐法律賦與人民的權利﹐是基於每個人屬有的道德權利。但是每個人的道德權利並非與生俱來﹐而是建立在人的自然權利基礎之上。自然權利源於人擁有選擇的能力﹐每個人與生俱來﹐有不受別人強迫作出選擇的自由。任何人行使他的道德權利﹐其實等同於限制別人自由選擇的自然權利。只有每個人有權利某程度上限制其他人的自由﹐才能保障每個人擁有相同的自由。每一個人的道德權利﹐必定有一個相對的道德責任。不過這個不是雙向關係﹐享受別人道德責任的好處﹐並不等同擁有道德權利。

道德權利可以分為兩大類別。一般權利是自然權利的申延﹐每個人有能力自主選擇的人﹐有不受別人干預的自由的權利。特別權利是建立在自願性的特別關係之上﹐例如一個人對另一個人作出承諾﹐那前者就有履行承諾的責任﹐而後者享有以承諾限制前者自由的權利。人民參與社會契約﹐自願放棄一些自由﹐換取享受社會提供的福利﹐人民也是通過特別權利﹐去限制參與者自由﹐要他們遵守社會秩序的權利。最重要的一點﹐每個人的自然權利優先於道德權利﹐除非有合理充分的理由﹐否則以道德權力為名﹐限制他人的自然權力並不合乎道德。

道德權利優先於法律權利﹐當政府立法違反人民的道德權利時﹐人民便有反抗法律的權利。這個公民抗命的權利有兩個層面。薄權利是指人民有權違法﹐但政府仍然在道德上有權以法律懲罰違反法律的人。厚權利力則是指若果人民的道德權利受法例侵蝕﹐政府在道德上沒有懲罰違法人民的權力。注意的是訴諸良知並不等同道德權利﹐所以憑良知行為違反法律的人只有薄權利﹐政府仍然在道德上有權懲罰他們。只有在法例違反人民的道德權利時﹐如禁止言論自由或人身自由時﹐人民才有公民抗命的厚權利﹐沒有遵守不公義法律的道德責任。在厚權利下的公民抗命﹐並不會削弱法律的威嚴﹐因為削弱法律威嚴的是不乎合道德權利的惡法。

Reference:
Are There Any Natural Rights? – H.L.A. Hart
Taking Rights Seriously – Ronald Dwokin

1 comment to 權利與法律 – PHIL320筆記

  • Chao

    我的論文是研究H.L.A. Hart的
    你引用這篇哈特的文章是他早期的文章,
    這篇我記得他只是在假設如果有自然權利,那自然權利的概念可能會有什麼,
    或許是早期出道才順便寫的文章,但他是否支持自然權利則持保留意見。
    基本上Hart是當代新法實證主義始祖,我很懷疑他會認為自然權利的概念能夠對法律分析提供什麼貢獻,但Dworkin則是實實在在的自然權利支持者,只是我也是蠻懷疑他這樣的想法對於實際的法律工作者有什麼貢獻,但對於政治或政客而言或許有點吧。

    一點意見,如果你有興趣的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