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兩週一聚﹕世界觀

前言﹕這是一個叫「兩周一聚」的活動。是網友米雪兒發起。每月十五日﹑三十日﹐一班住在世界不同角落的香港人都會一起寫同一個題目。今天是第十三次相聚,由 tzigane 出題,主題定為「世界觀」。

每一個人的世界觀也不相同﹐有些人的世界觀來自家庭文化背景﹐有些人的世界觀來自他們的宗教信仰。細想我的世界觀從何而來﹐大慨是通過我閱讀的書藉﹐逐點逐點吸收書本中的想法﹐潛移默化下薰荼成為自己的想法。

不計算兒童時代看的童話故事﹐最早影響我日後想法的書﹐就是衛斯理的科幻小說。五年級看第一本衛斯理﹐小學未畢業已看罷全套。用現在的眼光來看﹐衛斯理的科幻小說其實不入流。不過衛斯理的世界觀﹐已經烙印在我年紀輕輕的腦海中。世界有很多未知的事物﹐也許日常生活中不會遇見外星人﹐幽靈﹐巫術﹐鬼神﹐但不代表那些事物不可能存在。所以我們應該要開放心靈﹐去迎接任何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中二的時候我遇上了金庸﹐這次只用了四個月時間便讀完十四部天書﹐再在餘下的半年重覆讀了不只數次。很多人說第一本看的金庸﹐足以影響所以金庸作品的印象。不知道算幸還是不幸﹐當年我從父親書櫃隨手拿起第一本金庸竟然是《鹿記》﹐金庸的最後一本作品﹐亦是一本反武俠傳統的武俠小說。我學不到郭倩的忠義﹐學不到楊過的深情﹐學不到令狐沖的瀟灑﹐倒學了韋小寶的是非道德觀。國家民族意識薄弱﹐行事不受道德教條規範束縛﹐不過還能分清楚大是大非。

不記得是中四還是中五那年﹐逛中華書局時隨意翻開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讀了序章後放不釋手﹐於是捧了一套二十本小說回家。這套小說不只是流行科幻小說﹐可以說是政治學教材﹐改寫一整代年輕人的思潮。楊威利對萊茵哈特﹐民主對獨裁﹐自由對極權﹐正義對正義。就算現在網上參與政治議題的討論﹐久不久也會看見有人引用楊威利的名言。中國的憤青也許應該讀讀這小說﹐讀完後或許他們不會再盲目崇拜大中國主義。不論是陳一諤的六四歪理﹐還是成龍的中國人太自由﹐也可以從楊威利的想思找到答案。

受到衛斯理的啟蒙﹐我愛上看真正的科幻小說﹐科幻小說大師阿西莫夫更是我的最愛。在加拿大讀高校的時候﹐在學校圖書館借了本《永恆的終結》。這本小說在眾多阿西莫夫的小說中並出名﹐沒有《基地系列》或《機械人系列》的宏觀世界﹐好像現在還絕版了﹐想買也買不到。故事講述人類發明了時光機﹐可以返回過去改寫歷史﹐把人類所犯的錯誤統統修正。最後結局很曲拆離奇﹐人類的最大錯誤便是發明了時光機﹐令人類不再犯錯﹐亦同時奪去了人類從錯誤中成長的可能性。時光機的最後任務便是返回過去﹐阻止愛因斯坦研究時光機理論﹐取而代之促成核子彈的研究。讓人類可以從戰爭中成長﹐最終成為宇宙的統治者。現在很多人認為新科技帶來新問題﹐他們認為這些新科技最好沒有出現。他們忘記了只有以科技才能解決科技的問題。若果不去面對克服這些問題﹐人類最終就會像小說中的平衡宇宙般﹐呆坐守著這個地球等待死亡的來臨。

從大學開始我每星期也看《經濟學人》雜誌﹐大學中的選修課也讀了經濟學﹐更是由明星級教授Larry Smith任教。雖然不是主修經濟學﹐深一點的經濟學分析看不明白﹐但作為一個經濟人的基本思維﹐早已深深扎根在我的腦袋裏。我在經濟學和政治哲學是典型右派主場﹐反對政府干預和支持自由市場。在報章或網上看見持左派思想的人寫的文章﹐我總會不期然分析批評他們文章中謬誤。現在工餘時修讀哲學﹐讀過馬克思的原著﹐左派自由主義的理論﹐看法開始有一點改變。左派想思並不是完全一無可取﹐左派的出現是嘗試去解決右派思想中的一些問題﹐而那些問題也是確切的存在。只是左派除了指出問題外﹐還嘗試提供一套解決方法。只可惜那些解決方法並不可行﹐只會衍生比問題本身更加嚴重的新問題。

近幾年開始修讀哲學﹐對世界觀這個問題有新的體會。在課程中我學習認識不同的世界觀﹐大慨所有人世界觀的組成﹐都可以分別追朔到某一個哲學家的某一個想法。當我每學期修讀新一科哲學課﹐接觸新的哲學思想﹐也會讓我的世界觀會產生變化。我一直以為自己十分反對某些哲學思想﹐在讀完那科明白那些思想的正確解讀後﹐卻發現自己的思考模式原來一直也受其思想影響。我有一個念頭希望能夠實踐﹐就是把自己世界觀的思想地圖繪畫出來﹐從開始到終結追蹤我所有想法的來龍去脈。這是一個非常具野心的計劃﹐可以說是作為自我存在的終極反思。這個計劃剛剛邁出了第一步﹐不是指這篇文章﹐而是指我安裝了Wiki並正學習使用﹐打算用來記錄我的哲學筆記﹐以便可以重組出我的思考地圖。

其他文章﹕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chilli mom 、Haricot、wanniHumptiDumptilongqt周游lomicheeNankin洛言Michelle軍師奶讀食hevangelathrunzMugen Ccoffeekemptonmad dog火羽

若果想參加兩周一聚的朋友﹐可以參看這個網頁

13 comments to 兩週一聚﹕世界觀

  • 我都是小時讀金庸和衛斯理的呀!
    到現在我都是滿腦子怪頭怪腦的!朋友都怕了我的天馬行空,都拜衛斯理所賜。

    May I ask the english name of “阿西莫夫更” and the book name 《永恆的終結》? i can see if i can find a second hand or find it in library!!

  • 我第一本看的文字書,就是衛斯理的《第二種人》,是同學極力推介,我最初有點懷疑,懷疑自己有無耐性看完,但一看就不得了,從此迷上衛斯理,且深受他的影響,例如人生觀、政治觀等,直到現在。

    衛斯理的科幻小說,也是我唯一看過的小說,我沒看過金庸的武俠小說,也沒看過中國四大古典小說。我唯一的「文學修養」,都是衛斯理教我的。我沒看過金庸,不覺得可惜,但沒看過四大小說,倒有點可惜,如果看過,我的文筆應該可以更好。

    至於左派,我記得練乙錚講過:「新左派最能切中資本主義流弊,卻往往提出錯誤的解決辦法。」這句話,我非常同意。所以,我不時也會看左派的觀點,知己知彼。

    • 我第一本衛斯理是原子空間。中國四大名著﹐我還未看紅樓夢﹐每次看到第二章都頂唔順放棄。西遊記同水滸傳有點名過其實﹐不過三國演義就真係要讀讀。

      只看左派的觀點還不夠﹐要看左派的理論﹐才能更一矢中的看出他們的問題。

  • 「細想我的世界觀從何而來﹐大慨是通過我閱讀的書藉﹐逐點逐點吸收書本中的想法﹐潛移默化下薰荼成為自己的想法。」

    好同意呢!所以我覺得自己生活的世界即使好細,但閱讀卻可以令它變得無窮大!

    喜見你們是喜歡看小說的,我也是,但我老公卻只看 non-fiction。他說他只喜歡真實的東西,我懷疑這是因為他少時聽得太少故事看得太多工具書所致,還是男孩子確實不愛看故事呢?我覺得小說雖然不是真實,但藏有好多作者想告訴你的想法。

    我什麼書也看,也看愛情小說(我想男人大多沒興趣),當然也有書看到第二章就會睡著了(例如紅樓夢)。有時,我都是看我老公看過的書(non-fiction),貪有人幫我過瀘下。始終,書海無涯,讀書時,工作時,都看得太多 text book 和 reference book 了,至現在「退休」了才可真正亂煲書,就現點,我好喜歡我的退休生活。

    • 近幾年我也很少看小說﹐大部份時間也是看non-fiction。總是覺得看小說的知識含金量太少﹐唔夠efficient。不過偶然也會迫自己(其實是心散)看看小說﹐吸收一下流行讀什麼書﹐好讓不與時代太脫節。

      我細個時也看很多愛情小說﹐阿媽的亦舒全部看晒﹐舊的張小嫻也全部看了﹐連台灣那些尋夢園系列都有看過幾本﹐好讓吹水時也可以搭兩嘴。

      其實我計過﹐就算現在立即退休﹐可以活到一百歲﹐我死前也不能看完所有我想看的書。實在有太多書想看了。哈﹗

  • 記得讀小學四年級時讀的第一本小說,就是衛斯理的支離人,一看便愛上了,然後一口氣看過他所有的著作,不其然思想跟著書中情節,在廣闊無盡的空間中馳聘……。

  • 第一本金庸不是《笑傲江湖》, 不過最欣賞是令狐沖. 我知道我自己是學不到他, 心底是極崇拜. 我廿多歲才看《銀河英雄傳說》. 到現在我只看新聞記者的書, 《經濟學人》一般, 反而喜歡看《時代週刊》.

  • 我的難處是,書太多,時間太少,以有涯隨無涯,殆已。

    看書本身是一種樂趣,看完書後,寫文章與別人分享,是更高的樂趣,如果寫文有錢賺,則是最高的樂趣。

    你幾時又投稿呀?

    • 學海無涯﹐回頭是岸呀﹐施主。

      我有好多篇文債末清﹐要寫兩套動畫﹐一本漫畫﹐一本小說﹐一本商業書﹐上個學期讀哲學課的感想﹐明天起一連五天去紐約的遊記。看來有排都唔得閒寫時事文章去投稿。

  • 哈哈,你有些文章的想法,倒真是有些衛斯理和韋小寶的影子 🙂 衛斯理可說是兩代香港少男(少女通常都少看衛斯理吧)的啟蒙科幻小說呢。

    銀英傳的價值觀,真的很值得中國憤青參考。不過,他們應該都會當這是倭國鬼子的反動文字吧。如果找一班日本電視明星,把這套小說拍成電視劇的話,可能會比較令他們受落。

    期待看到你的世界觀地圖 🙂

    薯,你竟然沒看過金庸的武俠小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