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梅窩與正生﹕故事一則

近日正生書書搬遷一事﹐主流傳媒﹐網民甚至立法局議員﹐也一面倒地指責梅窩居民自私寡情。沒有多少人冒著犯眾憎之險﹐為梅窩居民說句公道話。請容我在此說故事一則﹐希望能夠讓眾人看事情的另一面﹐理解梅窩居民據理力爭的理由。

小明居住在新界的村屋﹐他與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同住。村屋雖然遠離市區出入不方便﹐但勝在地方寬敞﹐三姐弟也可以擁有自己的睡房﹐屋前還有個小小花園。一家人生活著實不錯﹐還養了頭小狗黑仔當寵物﹐牠平時住在小花園的狗屋裏。可是最近颱風襲港﹐八號風球風勢強勁﹐把吹爛了黑仔的狗屋。一家之主爸爸決定召開家庭會議﹐商量黑仔居住的問題。

爸爸首先發言﹕「黑仔的狗屋給颱風吹爛了﹐不如讓黑仔睡小明的房間吧。」

小明聞言馬上抗議說﹕「為什麼黑仔要侵佔我的房間﹖」

媽媽解釋說﹕「小明你房間有空位嘛。上月你養的小貓死了﹐可以讓黑仔睡小貓那個角落。」

小明不滿地說﹕「黑仔會隨地拉屎會弄髒我的睡房啊﹗」

哥哥回應說﹕「你不用擔心﹐黑仔已經上了狗隻訓練班﹐牠不會在你房中拉屎。」

小明牢騷地說﹕「誰可以保證黑仔一定不會在屋內拉屎﹖黑仔拉屎正衰狗﹗」

姐姐馬上責罵小明說﹕「你怎可以說黑仔是衰狗﹐你應該要對動物有愛心啊﹗」

媽媽又繼續說﹕「你看黑仔狗屋爛了沒有地方睡覺多可憐﹐小明你要學習同情心啊﹗」

小明大聲質疑﹕「為什麼要我的房間﹐為什麼不是哥哥的房間﹐為什麼不是姐姐的房間﹖為什麼不是爸爸媽媽的房間﹖」

哥哥和姐姐同時回答﹕「若果黑仔要來我房間住﹐我會很歡迎牠啊﹗不過現在爸爸是問你嘛。」

媽媽也插嘴說﹕「黑仔是我們家的一份子﹐你也有責任照顧牠啊﹗」

小明反駁說﹕「那是我的房間﹐我不要小狗﹐我要再養小貓﹗」

媽媽嚴勵地說﹕「這間屋是我和爸爸買的﹐整間屋包括你的房間也是屬於我。我說不準養小貓﹐你就不可以再養小貓。」

小明哇哇大叫﹕「不公平﹐我不依啊﹗」

一直不發一言的爸爸﹐看見小明繼續吵鬧也不是辨法﹐便說﹕「不如我們投票決定吧。讚成黑仔睡小明房間的請舉手。」話剛說完﹐便已經有四隻手舉起。投票結果十分明顯﹐一家人﹐無視小明的意願﹐以大比數通過黑仔強行侵入小明的房間。可憐的小明還因為不寬容和自私﹐給媽媽罰扣他一個星期零用錢。就這樣一齣家庭鬧劇完滿落幕﹐黑仔找到棲身之所﹐爸爸媽媽哥哥姐姐也不用擔心要在自己房間籐出地方給黑仔睡覺。唯一的受害人只有小明﹐他的養貓大計落空了﹐還不知道房間會不會給黑仔弄髒。噢~小明並不是受害人﹐他上了人生道理的寶貴一課﹐學懂了小孩子應該要愛護動物。盡管他不明白為什其他人口口聲聲說愛護動物﹐郤沒有一個人願意主動接收黑仔。至於黑仔倒好像置身事外﹐懶洋洋地在客廳吃骨頭。牠只有地方睡覺便好了﹐完全不關心小明與家人在吵架呢。

8 comments to 梅窩與正生﹕故事一則

  • uncleray

    小明可以反對黑狗搬入他的房間,若他真是據理力爭的話。但若他凶神惡剎的在叫罵小狗,又或平日他根本不在房間而愛在大廳睡覺活動,那便不當了。

    重要的是,房地間真的不屬於小明的。

    • 個故事幾好呀可﹐不是一面倒幫好小明﹐也有空間去講小明的問題。
      你的回應說出了三個十分重要的問題﹐可以說是價值觀取向的先決條件。
      1﹕是否叫罵就一定不對﹐就算給人硬屈﹐別人不聽道理時﹐也只可以平心靜氣地說。長毛掟蕉是否又不對。
      2﹕擁有一個地方﹐是否包括有丟空的權利﹖如有丟空的地方﹐是否應該充公。
      3﹐小明是否擁有房間﹐就算業權房間不屬於他﹐小明有沒有權過問房間的用途。梅窩是屬於全港市民﹐還是屬於梅窩市民﹖梅窩起正生﹐與拆菜田起港深鐵路﹐有沒有分別﹖

  • 一個好故事,有機會又要借用。

    坦白講,我並未詳細閱讀整件事來龍去脈,難作評論;但站在道德高地的陳敏兒令我想起恩福堂,唉…..

    要擁抱正生學生,陳敏兒、恩福堂兄弟、肥馬、眾多站在道德高地的,真係話咁易?看他們過去所言所行,我估係「東頭邨米鋪」—即係「信二成」。

    梅窩居民較為under-hand,因為殺校並非一朝一日的事,而是用年計,期間,他們有做過甚麽呢?我真想知道,他們更應公開,以贏回大家支持。

  • 火羽

    小明自有他的道理… 可以用其他方法利誘小明讓出地方. 小狗拉屎, 不是一早已經訓練好嗎? 借故事來引用一下~

    • 利誘應該是雙贏方案。可是梅窩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從政府得過什麼好處啊。

      至於小狗拉屎嘛﹐用我家的狗作例子﹐犓也訓練得好好﹐不過一年總有一次半次意外。

  • 如果建正生的地是公地的話,只要使用方式合法,政府自然有權決定用途。梅窩居民抗爭可以理解,但他們使用的方式實在太笨。對手打出公關牌,你卻建立凶神惡剎的形象,根本就沒有勝算。這樣下去,只會像故事中的小明那樣,令老爸覺得繼續吵下去不是辦法,把他的反對聲音硬壓下去,失去所有談判的籌碼。

    • 梅窩市民真係好笨﹐加上傳媒添油添醋﹐妨忽全部成了壞人。正生問題其實幾複雜﹐那間南約校舍是早年梅窩居民籌錢起﹐現在一個唔該就送俾外人﹐真係無陰功。不夠學生開不成中學﹐賣了來起酒店都對梅窩市民有利呀。就算丟空﹐點計條數都好過送俾正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