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Being John Malkovich 玩謝麥高域治

being_john_malkovich_poster

看明報石琪的影評﹐久不久便會出現「玩謝麥高域治」這套電影的名字﹐彷彿這部戲成為怪雞電影的代表作﹐任何同類新作品﹐總要會和它比較一番。久聞這套電影的大名可惜無綠一看﹐﹐竟然往多倫多的旅途中﹐給我在飛機的娛樂系統發現這陳年舊戲。的而且確這是一部很特別的電影﹐劇情完全不按理出牌﹐故事徘徊似通非通之間。我不知道應如何介紹電影的故事﹐因為劇本完全不合常理﹐寫出來讀者只會摸不著頭腦。同樣地看這套電影的預告片﹐也不知道電影想說什麼。

電影的主角是個失意的人偶師﹐給開寵物店的妻子迫去找工作。他在開設在七樓半一間古怪的公司找了一份文職。那兒他遇上了一見鐘情的美艷女主角﹐亦無意間發現通往明星麥高域治腦袋的一扇門。在門內會短暫上身麥高域治﹐感受他身體的一切經歷﹐十五分鐘後從紐約市郊的污水渠排出來。起初男女主角只是借這扇門來賺錢﹐用好奇八掛的人售買明星生活的體驗。當男主角的老婆和麥高域治也發現這扇門的秘密﹐情劇開始大暴走﹐發展出超級複雜的四角戀關係﹐不知誰的身體配對誰的意識﹐亦引出那扇門帶來無限轉生的秘密。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的身體與意識不可能分開﹐只有哲學家才對身體和意識的區別感興趣。能夠進入別人的身體﹐短暫體驗他人的感覺和經驗﹐讓自己代入另外一個人的生活﹐倒是很有趣的事情﹐怪不得要大排長龍購票進入那扇怪門。當兩個意識同時在一個身體之中﹐到底是那個意識在主導身體呢﹖兩個人談戀愛﹐到底是愛對方的身體﹐還愛對方的意識呢。如果是愛意識而非身體的話﹐而意識又可以隨時轉換身體﹐同性戀還是不是同性戀呢﹖那一扇能夠進入麥高域治腦袋的門﹐其實是拿哲學中身體與意識二難題來開玩笑。電影無意解答哲學問題﹐只是利用二難題帶來的身份混亂﹐借題發揮瘋狂地玩黑色幽默。

故事的最大敗筆﹐是男主角對女主角一見鐘情﹐因為他實在沒有理由要為她犧牲賺回來的名利。起初只是借故親近她﹐與她分享門的秘密。很來為得到她的芳心﹐索性長居麥高域治體內操控他的身體。諷刺的是麥高域治本來只是半紅不黑的演員﹐男主角上身後轉型為人偶師﹐卻名成利就走到世界舞台。男主角的人偶操控技術﹐在街邊賣藝時無人問津﹐借助了麥高域治的名氣﹐便搖身一變成為一代藝術大師。最後男主角為救愛人﹐自願離開麥高域治的身體﹐卻發現女主角和妻子私奔﹗其實麥高域治重燃人偶劇的潮流﹐男主角不用靠麥高域治的身體﹐也可以憑天份和技術﹐以自己的身份重返舞台。他急忙再次進入那扇門﹐卻進入了另一個新的身體。這次他不能操控身體亦不能離開﹐只能永遠以旁觀者的角度﹐去經驗那個身體的一生。這是個比死亡更可怕的懲罰﹐只能看不能做任何事情﹐大慨會讓意識發瘋。不過電影沒有交待﹐那些老人趕走男主角﹐進佔麥高域治的身體後﹐百多人擠在同一個身體﹐的情況。那些老人的意識融合為一個新的意識﹐還是一個人負責操控身體﹐其他人在後座觀看呢。

電影的另一個驚喜﹐是演男主角妻子的Carmen Diaz。平時見慣她演金髮金女﹐很難想像她在未紅時﹐演蓬頭垢面的神經質妻子。看這套電影喜歡它的人會把它捧上天﹐不喜歡它的人會認為它不知所謂。我認為這套戲有點譽過其實﹐不過劇中主要橋段的存在悖論倒有點心思。既然這電影這般出名﹐好歹也應該要找來看看﹐好在日後寫影評時﹐也引用它的大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