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兩週一聚﹕冬甩

前言﹕這是一個叫「兩周一聚」的活動。是網友米雪兒發起。每月十五日﹑三十日﹐一班住在世界不同角落的香港人都會一起寫同一個題目。今天是第二十四次相聚,由maggiejoella 出題﹐主題定為「冬甩」。

香港人對冬甩(Donut)一般不太熟識﹐城中唯一的冬甩店Crispy Cream也做不住。不過對於曾經或現正在北美生活的香港人﹐冬甩的我們的集體回憶和生活文化。雖然人老了害怕膽固醇﹐不敢多吃油膩的冬甩﹐偶然吃一個依然很滋味。

已經不記得何時第一次吃冬甩﹐是小時候隨家人來加拿大旅行﹐還是移民過來讀書的事。當年在小鎮讀寄宿學校﹐夜上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唯獨冬甩店二十四小時開門。半夜幾個同學偷走出去吃冬甩﹐在冬甩店喝咖啡聊天﹐是為貪玩多於為醫肚。天寒地凍兼逢肚餓﹐在房中煮公仔麵其實比較舒服。

大學有一段時間我天天吃冬甩當早餐﹐校園冬甩店剛好在我早上第一課的課室旁。一件冬甩一杯齋啡經濟便宜﹐邊上堂邊抄筆記邊吃﹐連吃早餐的時間也省掉。後來蹺課蹺得厲害﹐晚上通宵玩電腦或做實驗﹐早上不願起床索性蹺掉全部早課﹐起床已是吃午飯的時間。不吃冬甩當早餐便改行吃冬甩當宵夜﹐晚上與同學在實驗室奮鬥到凌晨兩三點肚餓﹐派人出去冬甩店賣外賣﹐補充能量打醒精神

出來做事後﹐除了駕長途車停服務站外﹐很少自己買冬甩吃。當科網泡沫還未爆破時﹐當公司還是加拿大第三最大股票資產的企業時﹐每個星期早上的例會﹐公司供應免費冬甩﹐大伙兒邊開會邊吃過不亦樂乎。很來高科技行業經濟轉壞﹐在後來的大幅裁員前﹐最把這項員工福利裁掉了。不過吃冬甩的傳統還保留著﹐每當高層要舉行重要的特別會議﹐還是會帶盒冬甩進來勞軍。

冬甩有很多味道﹐以前我喜歡吃Vanallia Gaze或Double Chocolate﹐不過現在我的最愛是Honey Cruller。有些同事非Boston Cream不吃﹐不過我則認為這個太甜。至於其他古靈精怪的生果草苺味﹐我更是寧可吃純味也不吃﹐冬甩始終要傳統的味道才好吃。

齊吃冬甩者包括:
MaggiejoellaHaricotKempton, Nankin, Vince, hevangle, Sam, 浪子m, 五點, 老子, 木棉, 周游, 凡鳥雛 , Mugen C, …

若果想參加兩周一聚的朋友﹐可以參看這個網頁

5 comments to 兩週一聚﹕冬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