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兩週一聚﹕鬼

前言﹕這是一個叫「兩周一聚」的活動。是網友米雪兒發起。每月十五日﹑三十日﹐一班住在世界不同角落的香港人都會一起寫同一個題目。今天是第三十一次相聚,由浪子M出題﹐主題定為「鬼」。

從很小時候有記憶開始﹐印像中我從來不怕鬼。可能是我很細個的時候﹐家父常常對我說﹐我實在太頑皮﹐頑皮到連鬼也怕了我。於是潛移默化下﹐我下意識認為我為什麼要怕鬼﹐應該鬼要怕我才對。一直到長大我也沒有見識過鬼﹐也不知道鬼有什麼可怕。

我有段時間很喜歡看鬼故鬼戲﹐余過倪匡的鬼故﹐八九十年代港產鬼片﹐荷里活典經恐怖片﹐我差不多全看過。我對鬼的認識全來自那些故事﹐但我看時從不感到害怕﹐我只是不明白如果靈界存在的話﹐靈界的運行法則是怎樣。為什麼總有些害人的鬼跑出來﹐而鬼故中的人總又是那麼軟弱無助﹐幻想著如果我代入其中角色﹐我可以如何扭轉故事的結局﹐人定勝鬼讓鬼見我也怕。我曾經想過寫鬼故事﹐可是一個成功的鬼故事﹐先決條件是要嚇到讀者。問題是我不怕鬼﹐完全想像不到恐怖的橋段﹐次次想故事最後總是變了搞笑鬧劇。

根據一般鬼故的說法﹐鬼通常是人死後變成﹐那人為什麼要驚鬼呢。人始終會死﹐死了以後就會變鬼﹐那有自己驚自己的理道﹖若果有鬼走出來要害我﹐最糟榚的情況也是給害命﹐那我最多也只是變鬼﹐與害我的鬼打成平手。恐懼源於無知﹐人類不知道靈界如何﹐才會對鬼感到害怕。可是如果靜心下來﹐用理性分析靈界的各種可能性﹐用箍選法刪去一不合邏輯﹐不乎合人界與靈界平衡的情況。那些能力超強超屈機的鬼不可能存在﹐不然人類世界早就被鬼統治了。那剩下有關鬼的形像其實不怎麼可怕﹐只要找出其弱點人類便有辨法對付。

我最喜歡與鬼有關的故事是「捉鬼敢死隊」和「幽遊白書」﹐前者用科技的力量去收拾鬼怪﹐後者則是很熱血的人鬼大戰。當年貞子熱潮嚇倒了不少人﹐我看電影時見貞子從電視爬出來﹐我腦中第一個念頭不是驚嚇﹐而是想如果用五吋手提電視播那盒鬼錄影帶﹐會不會有個迷你貞子爬出來﹐我可不可以一腳踏死她。

其實人比鬼更加可怕﹐鬼害人多還是人害人多﹐鬼殺人多還是人殺人多﹖從機會率來看﹐繁忙時間過馬路比遇見鬼還危險呢。

其它鬼事: 浪子M;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南杏; 老子; RandomCoil; Just Little Something; 火羽; Maple; 加燦; mememomo; Bakingmaniac‧烘焙狂熱份子

若果想參加兩周一聚的朋友﹐可以參看這個網頁

8 comments to 兩週一聚﹕鬼

  • 火羽

    呢句重點: 其實人比鬼更加可怕~

  • 我極同意火羽的回應。人心難測,有時連戀愛都要為自己留一線,難怪人人心目中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烏托邦。

  • 你真無趣。聽古不要駁古,聽鬼古,更加不要駁古,否則不如看偵探片。

    我就最鐘意看鬼古,仲好鬼死投入,特別係喪屍片﹝或日本鬼片﹞,如果拍得好,我真係有種置身其中既感覺,甚麼感覺?就是超現實的感覺,這是看戲的最大樂趣。

    我又好鐘意發惡夢,有一次求仁得仁,發夢被喪屍追,夢入面好驚,醒來就覺得好刺激,好過癮,點形容呢……夏蟲不可以語冰,你都係吾會明架啦。

    • 我係工程師﹐好有科學精神﹐如果真係有鬼﹐就應識捉他們來研究。

      我好少發惡夢﹐就算正常人認為是惡夢﹐我都唔會覺得係惡夢。我試過發個夢俾人殺左好驚咁扎醒﹐醒來後第一個反應是要再入睡﹐重返夢境報仇﹐又真係俾我駁番個夢喎。

      另外我發夢發得好奇怪﹐我可以知道自己是在發夢﹐然後某程度上控制個夢境的發展。

  • 你每次都知道自己發緊夢?甘厲害?

    我試過有一次,我夢見自己返去以前間中學上堂,但我隱約記得我明明入了大學,已經不是中學生,於是我懷疑自己發緊夢,但好奇怪,我繼續坐係班房度上堂,無因為自己在夢中而胡作非為,例如走出去同老師隻揪,或強吻靚女同學,可惜可惜。

    既然你有特異功能,有無想過下次發夢時,做d平時不會做、不敢做,但又好想做既野?例如當街柯屎柯尿、毆打警察、露械等等。

    • 我發夢通常不能控制自己做什麼﹐不過例如給人追殺知道自己是發夢﹐要變把槍出來就會多把槍。

      那次發夢報仇好似是角色交換﹐再發夢變成原本殺了我的那個人。

  • 吾記得問,你上次報仇成吾成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