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小狗懶擦鞋 – 彭志銘

相信沒有人不懂說粗口﹐可是懂說粗口並不是真正的懂得粗口。大部份人包括我自己﹐講粗口不過是鸚鵡學舌﹐對粗口的意義不求什甚解﹐甚至講錯粗口也不自知。粗口從來不能登上大雅之堂﹐讀書人總是以粗口為恥﹐更枉論把粗口視為語言學術來研究立著。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本著文化無分貴賤皆有價值的精神﹐寫成「小狗懶擦鞋」一書﹐研究和記錄香港粗口文化﹐讓我們知道講粗口也要講得好也是一門學問。

「小狗懶擦鞋」書名是取自粵語五個主要粗口字的諧音﹐是彭志銘報紙的專欄結集成書。雖然此書並非嚴緊學術著作﹐但參考資料豐富研究取材多樣花﹐內容並不比學術論文遜色。書本除了講解那五個粗口字的正寫和語法外﹐還邏列很多疑似和粗口變種的語句﹐追溯每個語句的來龍去脈。粗口通常以性為題材一定不雅﹐但不雅粗鄙的語句不一定是粗口﹐書中亦為厘清一般人對粗口的誤解。除了言語文化的冷知識性外﹐書後附錄有幾篇評論政府文化政策的文章﹐指出政府思想潔癖奉粗必禁的荒謬﹐可以說從社會文化的角度去為粗口平反。

書本的每篇文章也精彩獨特﹐就算讀者不認同講粗口的行為﹐讀此書也可以幫助我們理解語言和文化的演變﹐思考為什麼粗口字會成為不雅禁語﹐而我們要另創新語句去表達原來的意思呢。一般人以為門字部的那五個字便是粗口字﹐原來那是香港的自創字﹐粗口的正字源遠流長﹐可以從古藉文獻中找到記載﹐可惜電腦字庫沒有那些字﹐沒有辨法把粗口的正字打出來。

原本粗口字是形容性交和生殖器官的字﹐可是因成為罵人常用說話而淪髒話粗口。每個粗口字也有不同意義﹐“門小”是動詞﹐“門西”是女陰相信小孩也懂。但男性生殖器原來可以細分為三個字﹐“門九”是陰莖﹐“門七”是春袋﹐兩者加起來稱之為“門能”﹐我說了這麼多年粗口也不知道。知道七和九的分別﹐才明白罵人戇九和笨七的精妙所在。不應舉而舉為之戇九﹐應舉而不舉為之笨七。至於後來戇居便是從來因避諱而產生的諧音詞﹐罵人戇居其實是說粗口。

除了粗口外本書也為很多視為不雅的俗語平反。有些人視屎忽二字為不雅﹐原來屎窟才是正寫﹐窟者洞也﹐原來是言簡意賅的古語。至於常常聽到的仆街﹐躝癱﹐冚家鏟﹐並不粗口因為與性無關﹐只是對別人的惡毒咒罵。仆街正寫是仆街死﹐咒罵他人在街上猝死。躝癱是咒罵他人四肢殘癈﹐冚家鏟則是咒罵他人全家也死掉。很多疑似粗口只是轉借粗口字的諧音﹐但有些類粗口的俗語﹐卻要在香港文化背景下才來會明白﹐例如死仔包的包是古時殮葬的方法﹐爛大門的歇後語是唔頂唔得﹐俾人食左隻豬則是出自古代婚禮金豬回門﹐扑野的扑源自妓女打麻雀。這些看似無聊的典故﹐讀起來十分有趣。至少現在我講粗口時﹐知道自己到底在講什麼﹐不用再人云亦云了。

1 comment to 小狗懶擦鞋 – 彭志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