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週一聚﹕窗外

前言﹕這是一個叫「兩周一聚」的活動。是網友米雪兒發起。每月十五日﹑三十日﹐一班住在世界不同角落的香港人都會一起寫同一個題目。今天是第三十九次相聚,由<a http://rhamina.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306244″>逸之出題﹐主題定為「窗外」。

看見今期「窗外」這個題目﹐不知為何想起劉文娟的一首老歌「紅天灰雨」。回想起來﹐窗留給我一些看似不太重要﹐但又卻是構成我一部份人生的記憶。我不是一個特別喜歡看窗外的人﹐不會懶感性地坐在窗前發呆。我對在生命中曾遇上的每扇窗﹐外邊有什麼景色沒有印象。雖然大部份都忘記了﹐不過還有幾扇窗有些零碎記憶。

香港高樓大廈林立﹐窗外有山景海景十分罕有﹐大多只是看到別人的家。小時候我的房間可以看到別人的客廳﹐角度剛好可以看到他們的電視。家母對管教十分嚴﹐規定放學不做完功課不許看電視。奈何學校總有太多功課﹐不能每天也趕及四時半前做完。那我只好凝望窗外﹐偷看別家小孩看電視﹐有畫面沒有聲﹐竟然也看得津津有味。

小學六年級時給老師編了坐窗口位﹐。窗外望著學校後山﹐隔著樹蔭可以看到葛亮洪師範學院。上堂發悶時可以看窗外打發時間﹐校工養的花貓走過﹐樹上的蜘蛛捕捉蒼蠅﹐總比老師在黑板寫的東西有趣。我最好奇是葛洪師範學院內裏有什麼﹐到底老師是如何上課學習當老師呢。想不到六年級下學期﹐我便有機會參觀葛洪師範學院﹐全班同學外借給那些準老師實習。

中三那年我再次坐窗口位。窗外對著學校的泳游池。冬天時沒有什麼東西好看﹐除了有飛機降落時﹐可以清楚看到飛機內的人載什麼帽子。夏天時我的位子可風景怡人﹐學校隔鄰碧華花園的住客可以使用泳游池﹐白天上課時有不少住客來游水。大部份泳客是阿伯和師奶﹐不過偶有幾個著三點式的鬼妹來﹐全班同學便起哄﹐爭相一睹碧波蕩樣。那些鬼妹倒也友善﹐我們從三樓喊下去引她們注意﹐她們會和我們揮手打招呼。只要不影響上課秩序﹐大部份老師也隻眼看隻眼閉。可是國文老師特別正氣﹐見我們上堂專注看鬼妹泳水﹐大怒下便叫全班同學起立罰企﹐大罵教導我們什麼叫非禮勿視。

出來做事後有好一段日子﹐終於升職到有可以坐窗口位的資格。窗外望著樓下停車場﹐面向正東方早上太陽會曬入位子﹐令螢幕反光看不清楚﹐要把窗簾拉下遮擋陽光。不過在冬天沒有太陽的日子﹐或是下午太陽曬不到的時間﹐打開窗簾讓天然日光照進位子﹐比開光管讀文件舒服。有時在對著電影工作太久﹐也會沖杯綠荼看出窗外一會﹐讓眼睛休息休息鬆馳一下。雖然沒有什麼特別景色﹐不過停車場上種植的樹林﹐總比公司走廊掛著那些沒有品味的畫好看。

博友「窗外」分享: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逸之, RandomCoil, , Vince, 老子, 南杏, Wordy, blue

若果想參加兩周一聚的朋友﹐可以參看這個網頁

From Paris with Love 特攻巴黎

以前有套007占士邦叫From Russian with Love﹐這套同樣是超級無敵特務電影的《特攻巴黎》則叫From Paris with Love﹐不過除名稱相似外﹐兩者毫無關係。我看過這齣戲的片頭後基本上沒有什麼期望﹐只不過在飛機時想腦袋休息一下﹐不要看那些會激發思考有深度的電影﹐只想輕輕鬆鬆套打到飛起的動作戲。

劇本很簡單亦很老土﹐走典型的雙雄主角路線﹐兩個男主角性格南轅北轍﹐合作破案例牌地有打有笑。一號男主角不知名新人斯文靚仔﹐二號男主角John Travolta粗礦狂野。靚仔主角表面上是美國駐法國領事的秘書﹐暗地裏則是CIA是新丁特工﹐常常被指派一些無聊任務﹐整天幻想有機會大發神威。狂野主角則是打不死無敵特工﹐隻身前住巴黎進行特別任務﹐靚仔主角被派去當嚮導兼助手。於是兩個人一老一嫩反轉巴黎﹐走到那裏也會槍戰連場﹐殺個屍橫遍野爆炸連天。

故事完全不合情理﹐全套戲不過是一個動作場面連接另一個動作場面。動作場面設計頗有復古風味﹐一個人打幾十人﹐子彈永遠打不完﹐壞人永遠射不中好人。狂野主角一邊耍帥一邊決解壞人﹐靚仔主角則阻手阻腳加添笑料。電影的上半部不俗﹐唐人街餐館和公屋那兩場槍戰很拍得有動感﹐呯呯嘭嘭滿足觀眾的官感。可惜下半部後勁不繼﹐彷彿預算用完了要削減動作場面。任務無端端由原本對付毒販﹐忽然變成對付回教恐怖份子。如果只不過是換班壞人再大打一場﹐那壞人是誰倒沒有什麼所謂。可是那些回教恐怖份子人丁單薄。先有一個手無寸鐵的阿伯﹐只懂一味逃走毫無還擊之力。外加靚仔主角的女朋友﹐忽然無厘頭變身人肉炸彈。女朋友變敵人是特務電影的公式之一﹐可惜靚仔主角的感情爭扎流於表面﹐倒不如學占士邦那樣瀟灑更好。

有人批評荷里活常把回教徒描寫成恐怖份子政治不正確﹐其實壞人是誰根本不重要﹐反正電影也沒有浪費篇幅去深究他們的犯罪動機﹐總之觀眾知道他們拿槍向著主角﹐就活該吃主角的子彈。電影也不是存心歧視回教徒﹐九一一後回教恐怖份子威脅西方世界﹐於是他們便順理成章擔任歹角﹐取代冷戰時代的蘇聯特務或八十年代的日本大財團﹐動作電影總要有壞人給主角當槍靶。說不定過幾年中國威脅論抬頭﹐荷里活便輪到中國人當壞人了。

The Psychology of the Taboo Trade-Off

People who holds scared values that can’t be trade-off are not rational. According to the article, deception seems to be the best tactics dealing with irrational people. If a taboo can only trade with another taboo, we can always just invent a new taboo to trade, as long as the other people believe the taboo is real.

Continue reading The Psychology of the Taboo Trade-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