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政改與哲學

1-jpg

我是一個兼讀哲學學生﹐常常有人問我讀哲學有什麼用﹖最近看見兩則有關香港政改的新聞﹐讓我深切感到書到用事方恨少﹐讀哲學就是站出來向歪理說不。一則是梁棍梁燕城在信報亂寫文章﹐刻意歪曲Rawls的公義理論﹐去為立法局功能組別背書﹐做中共走狗文宣打手。另一則是民建聯買商台時段播政治廣告﹐破壞公眾傳媒要政治中立的壞先例。

讀過政治哲學入門的學生﹐都知道梁棍亂用Rawls的公義理論。無知之幕的預設並非用來保障少數富商權貴﹐而是用來保障社會上的弱小者。本來Rawls的公義理論是討論社會資源分配的問題﹐與推行那個民主政制沒有直接關係。但在一個正常的民主政治制度下﹐我們假設議席影響政府如何分配資源﹐我們便可以運用無知之幕的理論﹐去推論一個理性人會不接受功能組別。在無知之幕底下﹐一個人不知道他來來在社會上的地位﹐不知道他會是富商或是窮人﹐不知道他是專業人士有多張專業功能組別選票﹐還是只在分區直選才可以投票。每個人的選票影響議席﹐而議席影響又資源分配﹐那我們用每個人手上的所持的選票﹐去估計每個人所資源分配話事權。如果只有直選一人一票﹐而選區議席又按人口比例劃份﹐每個人對資源分配也有同樣話事權。可是功能組別議席的選民﹐除了一直選的選票外﹐他們還多一張功能議席的選票﹐加上功能組別選民人數十分少﹐相對下他們對資源分配便有不成比例高的話事權。Rawls認為理性人會選擇最保險的策略(max-min strategy)﹐假定自己不會幸運生為功能選別選民有資源分配極多話事權﹐退而求其次保障自己只有分區直選一票的話事權﹐只少富人窮人一人一票平起平坐﹐立法局內的訴求聲音不會被功能組議員騎劫。可惜今日來我也看不見有報紙文章﹐直接反駁梁棍的謬誤﹐指出無知之幕不可以支持功能組別為Rawl平反。若果市民讀了梁棍的文章﹐誤以為自由主義開山鼻祖竟然支持功能組別﹐Rawls泉下有知﹐必然氣得棺材反轉﹐做鬼也上來找梁棍算賬。

民建聯買商台時段播政治廣告﹐報章或網評甚至商台自己的時事評論人﹐也認為商台在破壞香港的言論自由﹐他們大多只是祭出傳媒要治中立的大旗﹐卻始終沒有實中地說出商台在商言商賣時段有什麼不對。在古典自由主義的資本主義中﹐Mill的理論容許人民累積財富﹐但在公平公義的原則底下﹐並不容許財富直接購買轉變為政治權力。人民使用累積財富投資或消費﹐本身只是行使個人權利﹐不會影響別人的自由。但政治權力可以改寫社會金錢遊戲規則﹐若果有錢人能用金錢購買政治特權﹐繼而改寫規則對自己有利﹐累積更多財富購買再多政治特權﹐便會形成惡性循環損害別人的權利與自由。在西方民主國家中﹐有明確法例規限政黨的財政來源﹐不容許少數財閥透過騎劫政黨﹐形成世襲式的權力壟斷。政黨購買媒體廣告時段作宣傳本身並無不妥﹐外國甚至有政黨背景旗幟鮮明的傳媒。問題出在香港沒有政黨法監管政黨捐獻﹐更沒有法律要求政黨公開財政狀況﹐讓少數財閥和香港境外的勢力﹐可以透過民建聯作其鬼儡﹐大灑金錢作政治宣傳間接買票﹐令其他政黨沒有公平競爭的空間﹐剝奪了香港人選擇誰來執政代表自己意見的權利。

我看不見報章上網絡中﹐有人應用政治哲學分析回應這兩個事件﹐難道政治哲學在香港冷門得沒有人讀嗎﹖原本看不過眼不吐不快﹐很想為兩個事件各寫一篇長文以正視聽﹐為香港民主略盡一點綿力﹐可惜現在身在印度工幹﹐沒有時間細想嚴緊推論﹐只能就在此寫兩小段濫芋充數﹐望能夠拋磚引玉﹐吸引些政治哲學高人出手﹐從學術制高點發炮擊倒梁棍和民建聯一連串的歪理。

2 comments to 政改與哲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