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灣岸 Midnight

在以前我還去街舖的年代﹐我最喜歡是賽車類遊戲。在機街玩賽車遊戲彷如置身駕駛座中﹐是家庭電玩無法比擬的感覺。《灣岸》我從第二代開始玩﹐到現在第三代最新版本﹐已經不知交了不多少錢學費。我知道《灣岸》遊戲改篇自漫畫﹐但我卻從來沒有深究背後故事﹐反正賽車遊戲就是鬥快﹐誰理會電腦車手的角色是誰﹐漫畫的背景不過是提供賽道和汽車罷了。一來我喜歡看賽車動畫﹐二來玩了這麼多年街機﹐也有興趣知道故事說什麼﹐《灣岸》動畫版當然逃不過我的眼睛。

《頭文字D》掀起賽車動畫熱潮﹐在街機《灣岸》是與《頭文字D》齊名之作﹐會被動畫化是意料中事。兩套動畫均是同一公司出品﹐我還以為兩套動畫會差不多﹐想不到《灣岸》卻完全截然不同。第一次看頭兩集讓我放棄了﹐時隔半年調整好心態﹐才能把整套動畫看完。《灣岸》並不是賽車故事﹐而是說改裝賽車的故事。首都高速不是秋名山道﹐沒有一較高下緊張刺激的比賽﹐比賽沒有開始也沒有完結﹐只有不停在首都高速上跑圈﹐創造出最高速的神話。

《灣岸》描寫的黑夜賽車世界﹐是一群車痴傾家蕩產不惜一切﹐改裝自己的車子去挑戰首都高。他們不是為名利也不是為贏﹐而是要挑戰自己的極限。《頭文字D》的比賽很重火藥味﹐把勝負輸贏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甚至為求勝利不擇手段的惡性競爭。在《灣岸》的比賽完全不像比賽﹐倒不如說是改裝車同好一塊兒兜風飈車﹐交流改裝心得看看如何可以跑得更快。他們甚至常常交換車子來駕﹐互相幫大家整備改良車子﹐看似對勝負毫不在乎。

正常人不明白車痴的世界﹐動畫也說很多玩車的人﹐玩了幾年便覺自己的愚蠢﹐萌生退意回到正常人的平淡生活。正如劇中的一個主角常說﹐何時退出是自己的自由﹐只要鬆開油門不再踏下去便可以了。可是總有些人無可救藥﹐把車子視為生命的全部﹐在黑夜中以時速三百公里飛馳﹐才能找到生命的意義﹐白天的工作只為養活車子。幸運的車痴進化為改裝技師﹐可以一輩子也與車子打交道。不過再愛車子的人為吃飯也要向現實低頭﹐淪為口不對心為進口車寫膳稿的車評人﹐為做更大生意把改裝店轉型成一般的汽車維修店。

三個主角還是年輕人﹐他們愛車的理由很單純﹐只是一頭栽進首都高速車痴的世界。明雄的惡魔之Z是動畫的正印主角﹐最大主角威能便有免費做維修改裝服務﹐明雄才可以不用擔心吃飯的問題每天跑首都高速。零奈和達也雖然也是愛車如命﹐不過他們一個是明星一個是醫生﹐正職收入足夠維持玩車開支。三個主角不吃人間煙火﹐當然玩車玩得很蕭灑。其他角色沒有這麼好運了﹐他們倒像是現實中車痴的寫照。第一類車痴玩車玩到沒飯開也要玩﹐那是年輕不成熟時才有的熱情。 故事便是說他們遇上主角﹐明白車痴不過是人生的一個階段﹐明白夢想不能當飯吃﹐最終還是要像普通人過生活。第二類車痴是上了岸成功人士﹐他們當日為生活放棄賽車﹐今天事業有成有錢有空閒﹐遇上主角讓他們重拾昔日遠去的熱情。

日本車痴的世界離我太遠我不懂﹐但看看身邊的加拿大滑雪痴﹐也可以看見這兩類人的存在。大慨沉迷興趣與尋找人生意義﹐不論文化背景或地域差異﹐或多或少也是都這個模式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