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執正中文 – 陳雲

看過陳雲的《中文解毒》﹐沒有理由不看續集《執正中文》。兩本書先破後立﹐前者指出程式中文的禍害﹐後者提出寫好中文的方法。《執正中文》同樣也是收錄陳雲在報章發表過的文章﹐略加整理結集成書。如此出書作者可以一文多用﹐先賺稿費再賺版稅﹐每篇文章雖各自各精彩﹐不過全書難免欠缺連貫性﹐讀者只能分別從文章點滴中學習。如果作者把壞鬼中文的例子加以分類整理﹐讓讀者一理通原理明﹐必定對改善文筆更有所裨益。

全書分為兩部份﹐上半部陳雲借用政府官員和時事名人的公文作反面教材﹐即席示範如何修改﹐對照好壞中文。我嫌原文引用太過冗長﹐我通常跳過不讀直接陳雲的修訂﹐才回頭看原文寫得怎樣不通順。為讓讀者明白前文後理﹐很難備免不引用全文﹐否則讀者可能會誤解作者斷章取義。讀了十多篇範例﹐我發現大部份被陳雲修的文章﹐除了字彙貧乏詞不達意的通病外﹐皆犯上同一個毛病﹐就是片語名詞化和使用被動式。或許這不單是中文不好的問題﹐而是當一個人說一些自己也不相信的說話時﹐下意識會用抽離主體用第三身去說﹐彷彿事不關已只是在覆述說別人的話。

下半部內容很零碎﹐先談論寫好中文的方法﹐再談論一些香港人普遍會犯的中文錯誤。我很認同陳雲比評小學教中文的教學方法﹐學習中文應該以背頌為主﹐像古代小孩私塾學卜卜齋一樣。只要把三字經千字文等基本古文背熟﹐自然地吸收聲韻和章法的用法﹐便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出口成文。學習中文不需要理會文法﹐學英文式的修詞技巧分類更會學壞基本功夫﹐只能寫出不倫不類的半桶水中文。陳雲鼓勵多用四六駢文和對像句入文﹐可惜書中沒有深入教授﹐讀者除了知道每句只有四字六字﹐並不知道還有什麼規則可尋以供指引。如何運用虛詞更是一大學問﹐陳雲仍然是蜻蜓點水﹐除了之乎者也幾個中學讀過的虛詞外﹐我仍然不太懂其他虛詞怎用。

《執正中文》是語文保育系例的第一本書﹐我引頸以待陳雲接下來該系例第二本著作。在新書出版之前﹐大慨我應該好好地背古文﹐惡補一下聲韻和章法﹐打好中文基礎文筆才會進步。

4 comments to 執正中文 – 陳雲

  • 看陳雲的書,的確學到野,但略嫌《執正中文》有太多重覆《中文解毒》的內容,而章法部分,又過於簡略,而能靠讀者舉一反三,最大得著,是常見歐化中文的「正確寫法」,有點像廣東話與普通話讀法異同之類,讀之再三,可有效戒除歐化寫法。

    • 其實歐化中文的禍害也沒有陳雲說的跨張﹐好似正體字同簡體字的分別一樣﹐睇下睇下歐化中文都唔係好難睇﹐有時用傳統中文反而睇得仲慢。

      想學好中文﹐睇陳雲只得入門班﹐進階班都係要自己去背古文。

  • 歐化中文當然無網絡語言這麼爛,但也不是好東西,應該大力掃除。

    歐化中文最大問題,是公式化,像填字遊戲多於像寫作(更遑論創作),以致千篇一律,毫無個性可言。

    我地老啦,背古文,成效好細,但有細路既話,記得捉佢地背三字經、千字文、弟子規,再加唐詩三百首。

    學陶傑話齋,當所有人的中文都這麼爛,我就可以做獨市生意了。

    • 我係加拿大呀。個細路識睇中文餐牌自己叫野食﹐去中國旅行識睇路牌唔會迷路就已經好滿足喇。

      歐化中文也可以有很多變化呀﹐只不過是中文字配英文文法。寫古文也可以很公式﹐不然為什麼有八股文之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