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兩週一聚﹕窗外

前言﹕這是一個叫「兩周一聚」的活動。是網友米雪兒發起。每月十五日﹑三十日﹐一班住在世界不同角落的香港人都會一起寫同一個題目。今天是第三十九次相聚,由<a http://rhamina.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306244″>逸之出題﹐主題定為「窗外」。

看見今期「窗外」這個題目﹐不知為何想起劉文娟的一首老歌「紅天灰雨」。回想起來﹐窗留給我一些看似不太重要﹐但又卻是構成我一部份人生的記憶。我不是一個特別喜歡看窗外的人﹐不會懶感性地坐在窗前發呆。我對在生命中曾遇上的每扇窗﹐外邊有什麼景色沒有印象。雖然大部份都忘記了﹐不過還有幾扇窗有些零碎記憶。

香港高樓大廈林立﹐窗外有山景海景十分罕有﹐大多只是看到別人的家。小時候我的房間可以看到別人的客廳﹐角度剛好可以看到他們的電視。家母對管教十分嚴﹐規定放學不做完功課不許看電視。奈何學校總有太多功課﹐不能每天也趕及四時半前做完。那我只好凝望窗外﹐偷看別家小孩看電視﹐有畫面沒有聲﹐竟然也看得津津有味。

小學六年級時給老師編了坐窗口位﹐。窗外望著學校後山﹐隔著樹蔭可以看到葛亮洪師範學院。上堂發悶時可以看窗外打發時間﹐校工養的花貓走過﹐樹上的蜘蛛捕捉蒼蠅﹐總比老師在黑板寫的東西有趣。我最好奇是葛洪師範學院內裏有什麼﹐到底老師是如何上課學習當老師呢。想不到六年級下學期﹐我便有機會參觀葛洪師範學院﹐全班同學外借給那些準老師實習。

中三那年我再次坐窗口位。窗外對著學校的泳游池。冬天時沒有什麼東西好看﹐除了有飛機降落時﹐可以清楚看到飛機內的人載什麼帽子。夏天時我的位子可風景怡人﹐學校隔鄰碧華花園的住客可以使用泳游池﹐白天上課時有不少住客來游水。大部份泳客是阿伯和師奶﹐不過偶有幾個著三點式的鬼妹來﹐全班同學便起哄﹐爭相一睹碧波蕩樣。那些鬼妹倒也友善﹐我們從三樓喊下去引她們注意﹐她們會和我們揮手打招呼。只要不影響上課秩序﹐大部份老師也隻眼看隻眼閉。可是國文老師特別正氣﹐見我們上堂專注看鬼妹泳水﹐大怒下便叫全班同學起立罰企﹐大罵教導我們什麼叫非禮勿視。

出來做事後有好一段日子﹐終於升職到有可以坐窗口位的資格。窗外望著樓下停車場﹐面向正東方早上太陽會曬入位子﹐令螢幕反光看不清楚﹐要把窗簾拉下遮擋陽光。不過在冬天沒有太陽的日子﹐或是下午太陽曬不到的時間﹐打開窗簾讓天然日光照進位子﹐比開光管讀文件舒服。有時在對著電影工作太久﹐也會沖杯綠荼看出窗外一會﹐讓眼睛休息休息鬆馳一下。雖然沒有什麼特別景色﹐不過停車場上種植的樹林﹐總比公司走廊掛著那些沒有品味的畫好看。

博友「窗外」分享: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逸之, RandomCoil, , Vince, 老子, 南杏, Wordy, blue

若果想參加兩周一聚的朋友﹐可以參看這個網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