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Mariapolis 2010 瑪利亞之城

每年夏天我也會去教會的退修活動﹐過去我一直參加加西生活營﹐前前後後去了也差不多十年。不過加西營是給青年人的活動﹐近幾年我入營已覺得自己有代溝﹐特別是結婚後更加有隔漠﹐與還在讀中學大學的小朋友沒有什麼共同話題可以分享。於是今年老婆經朋友介紹下﹐帶我參加普世博愛運動(Focolare Movement)舉辨的瑪利亞之城(Mariapolis)﹐這是個以一家大細為主的避靜。參加者是加拿大主流教友﹐不再是華人教會的小圈子﹐不過我平時也是返英文教堂﹐所以也沒有特別的不習慣。

可能是我弧陋寡聞﹐以前從沒有聽過Focolare這個團體。入營後聽過簡介資料﹐才知在天主教內﹐這個組織的影響力﹐足以和Opus Dei分庭抗儷﹐在全球百多個地方有分會﹐成員人數超過十萬。Focolare的名字在意大利文中解作火爐﹐是1943年由Chiara Lubich女仕創立。她感應很特別的聖召﹐開僻結婚生仔﹐守獨身﹐出家做神父修女以外﹐第四條事奉主的道路。獨身成員群居生活共享財產﹐很字面地過早期教會的生活。與入修院出家過修道的生活不同﹐Focolare主張成員入世有正常職業﹐以身作則用生活見證去傳教。家庭成員是組織的第二線﹐與群居獨身成員互相關懷扶持﹐最重要是家庭成員培養組織的下一代﹐讓他們從小在Focolare的價值中成長﹐將來選擇成為家庭成員或獨身群居成員﹐把組織薪火相傳延續下去。為平衡天主教以男性為主的神職體系﹐Focolare主張教會女性的一面﹐以聖母瑪莉亞為榜樣﹐宣揚以愛去普世合一﹐與其他宗教對話交流﹐並強調為主受苦的意義。教宗更頒命Focolare的主席一職﹐永遠只能由女性擔任﹐以保持組織女性化的獨質。獨身群居其實也不是新鮮事物﹐我國早已有姑婆屋的傳統。想不到Chiara四個金蘭姊妹﹐當年在意大利鄉下的姑婆屋﹐竟然可以發展為跨國的姑婆組織﹐還發明男姑婆屋給男性獨身成員居住。

在入營前老婆在網上看過些Focolare的資料﹐有些網頁說這個組織是Cult﹐利用高壓洗腦方式傳教招攬成 。群居成員要共享財產﹐也有騙財或共產主義之嫌。這個營在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舉行﹐大學趁學生放暑假﹐把宿舍和演講廳出租給不同團體搞活動賺外快﹐退修營在正當地方舉辨讓我們放心不少。營友有不同族裔背景﹐來自不同溫哥華的天主教會﹐也有些人從阿省﹐沙省或西雅圖專程過來﹐全部人都很友善很正常。他們大慨比一般主流天主教徒熱情﹐但不至於去到華人小教堂基督教徒的地步。營友一家大細來參加的居多﹐也有些是未結婚還未生仔的Focolare第二代。像我們白撞去參加的人很少﹐因為Mariapolis從不在教會宣傳﹐只靠朋友間的口碑一個傳一個。加拿大西岸的姑婆屋有四個姑婆﹐兩個教師一個社工一個做醫院﹐看上去不似嫁不出才要做姑婆﹐不說出來還以為是普通的中女熟女剩女。可能她們真的有做修女以外的特別聖召﹐才參加Focolare發誓獨身事奉主。

退修營的活動是很例牌﹐每天有彌撒﹐有講員講聖經金句﹐有上台見證式分享也有一般小組分享﹐報告交流其他各地Focolare的近況﹐當然還有些無聊的康樂活動。唯一有些不同的地方﹐是有幾個環節播創辨人的DVD。她看起來是個慈祥的白髮老婆婆﹐不過聽她講話又不覺得她特別有領袖魅力﹐演講內容太多為空洞的教會常用述語。說起來這類講話在天主教比較少聽到﹐但在基督教時聽到我也懂說。但我見有些營友竟然在抄筆記﹐情況有點與基督教的相似。另外可能因為是家庭營的關係﹐節目很鬆動有很多空閒時間。最有趣是最後一晚有小朋友才藝表演﹐不同年齡組別的小朋友唱歌跳舞娛樂大家。

基本上除了最後的小朋友表演外﹐每個可以坐下來的環節我都在打盹。領袖講話時睡得特別甜﹐可能是意大利原文voice over英文配音很有催眠效果之故。營內沒有上網沒有電視﹐我每天都早睡早起﹐竟然白天還可以不停打瞌睡﹐好像患上了渴睡症一樣。入營前我在不停趕公司project﹐又飛去印度又飛落美國﹐每天早晨和晚上也要開會﹐連續兩個月過著香港式的打工生活﹐實在令人吃不消。耶穌在聖經說過﹕「凡勞苦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 這個退修營讓我可以切斷網絡﹐於下一切好好地休息。老婆也知道那些演講不是我那杯茶﹐她很體貼地沒有叫醒我強迫我聽﹐只是在我發出太大聲浪時拍我不要影響別人。我對那些膚淺的演講內容沒有興趣﹐倒好奇跨國姑婆組織的發蹟史和神學根據。幾天下來我在演講中場休息時間﹐打書釘讀完Chiara的自傳訪問。我對Focolare在理論上的認識﹐分分鐘比那些聽演講很努力抄筆記的人還多。

退修營撞正世界杯﹐幸好在大學飯堂有電視直播﹐我才不至錯失荷蘭對西班牙的冠軍戰。避修營的節目編排完全沒有考慮球迷的需要﹐星期天的彌撒與世界杯同時開場。彌撒每個星期也可以看﹐世界杯四年才一次﹐我會選擇看那個十分明顯。打到下半場彌撒散場﹐電視機前也開始越來越多人。西班牙是天主教國家﹐營友中不少人有西球牙血統﹐西班牙在加時入球﹐歡呼聲響遍整個飯堂﹐氣氛與在酒吧看不遑多讓﹐只差在沒有啤酒。

從這五天四夜的經驗來看﹐Focolare應該是正當組織﹐網上那些指控不實。看一個組織是否有邪教傾向﹐看他們如何教育小朋友最清楚。營內的小朋友看起來都是好孩子﹐年紀小的是好是壞還不清楚﹐但我和幾個年紀大點的小朋友傾談﹐他們是在Focolara長大的第二代﹐全部都能升讀到大學﹐讀醫生工程教師等等。他們不讀那些以賺錢為上的學科﹐而讀以幫助人別為目的學科。那些學科雖不能賺大錢﹐好歹那些也是專業學科﹐足夠保障生活安定衣食無憂。隨著中女剩女人口漸多﹐姑婆屋也漸為人所接受。Focolare很強調要入世傳福音﹐不要標奇立異劃聖潔高地固步自封﹐不理神學根據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他們在世俗人眼中完全是正常人﹐換一句話說邪教之說便不攻自破了。不過短期內我不想再去Mariapolis﹐因為退修營實在太沉悶。將來我有小朋友﹐我應該會帶他們來參加。一來讓小朋友多認識耶穌是好事﹐二來至少在那裏結交壞朋友的機會少些。

5 comments to Mariapolis 2010 瑪利亞之城

  • My friend, Maria, says that you are so much like her older brothers – quite a typical guy who wander around the church.

    Hevangel has a computer mind who does not react to inner changes like most people do. He reads a lot to be knowledgeable, but finds little time to know his inner self in relation to the greater world of people around him. He puts so much energy into his logical brain that whenever the transcendental power goes through which forces him to shut off his brain entirely. I just hope that he doesn’t snore too hard or kick other people at the front with a bad hair day. His health is not too well with allergies all the way through, just like Fr. Ho who coughs all the time by sleeping in late.

    I don’t know if it’s a good thing for Hevangel in the long run. However, I know that God has a plan for him – God bless his sharing here.

  • 你有細路後,會自細帶他返教會嗎?

  • Hello there:

    Any idea about Medjugorje? I wrote something about my pilgrimage. Please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