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Archives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 Neil Postman

這個暑假參加了教會的避靜活動﹐在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過了一個週未。我對宗教活動興趣不大﹐反倒是逛大學書店時﹐發現了這本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這本書是傳理系的必讀課本﹐剛巧大學暑期班有開這門課﹐像全新一般的二手課本才賣十元﹐我二話不說便立即買下來。人家去避靜讀聖經﹐我則悄悄地在看這本經典。

這本書出版超過二十年﹐現在看也完全沒有過時的感覺。作者Postman是批評電視即食文化的先驅﹐我們常聽到電視機讓大眾變得更蠢的說法﹐他便是第一個提出來的人。隨口批評電視文化很容易﹐在報紙上網絡中的三流作家也說過不少。但Postman的批評並非順口開活﹐他在書中清晰地把理據展視出來﹐從媒介本身的先天限制說起﹐檢視大眾傳媒的發展歷史﹐對比文字媒介﹐收音機和電視本質上的差異。

人類思想的交流﹐知識的傳遞﹐必須經過媒介。因不同媒介先天的限制﹐會影響並改變思想內容﹐從而影響並塑造當中的文化。原始人的煙火訊號﹐完全不能傳遞複雜的慨念﹐只能作簡單的表示。在文字發明以前﹐知識以口頭傳授﹐內容只能以寓言故事方法去表達﹐沒有辨法作嚴緊細密的思考。有了文字記錄後以書本作媒介﹐知識才能夠有層次地表達﹐閱讀培養人類理性思考的能力。在林肯當總統的年代﹐他的競選演說長達七個小時﹐演說如同書本般朗讀出來﹐把理據推論前因後果一一例出﹐用理性去說服聽眾贏取支持。而那個年代的聽眾因習慣文字媒介﹐有能力吸收並思考林肯的演說的內容。

電視的出現取代了文字的地位﹐成為人類吸受知識的主要媒介。電視畫面與文字有本質上的差別﹐電視以刺激官感為媒介﹐令觀眾憑感覺取代思考。電視在短時間內﹐把大量的知訊堆在觀眾面前﹐觀眾還未有時間仔細思考﹐題材便已一轉又有新的知訊。我們知道很多知訊﹐但那些知訊卻離我們很遠﹐甚至與我們日常生活沒有關連。我們只是不停在吸收﹐可是卻沒有把吸收來的知訊﹐轉換成行動的空間。電視媒介的最大問題﹐並不是那些低能白痴的娛樂節目﹐而是把所有需要嚴肅正經的節目﹐不論是新聞﹐政治﹐經濟﹐宗教﹐教育的內容﹐也淪於娛樂化﹐淘空了原本應有的內容﹐只剩下空洞的軀殼。

作者在最後一章﹐總結全書的內容﹐並警告我們思想的淪亡。思想和文化的最大敵人﹐並不是如一九八四中﹐老大歌控制人民的思想﹐而是美麗新世界所寓言﹐我們的思想迷失在無盡的娛樂之中。作者在寫這本書時﹐還末發明互聯網。今天互聯網逐漸取代電視﹐文字的重要性再次抬頭﹐壓倒影像成為我們獲取知識的主要媒介﹐不知作者會又如何看這個新媒介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