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PHIL333 Philosophy of Biology 生物哲學

因搬屋加工作繁忙﹐停學了差不多一年﹐上個學期重拾書包﹐再回山頂大學公餘兼讀哲學。可能是夏天學期學生少的關係﹐連帶課程的選擇也比較少﹐沒有我主修的道德或政治哲學的課﹐其他比較有興趣的課偏偏又排返工時間﹐只有這門生物哲學正好在午飯時間上課﹐於是在沒有其他選擇下便讀了這科。

其實學開前我也不太清楚這科的內容是什麼﹐因為這科沒有指定課本﹐教授每個星期給我們挑選哲學期刊的文章作教材。最大的好處是文章可以免費在大學的圖書館下載﹐不用花百多元買磚頭般厚的哲學課本。其次是課程緊貼學術界的最新發展﹐不用只學收錄在課本那些死去哲學家的名著﹐可以親身體驗現在最具爭議性的議題。在探討進化論本質的環節﹐教授更播放Youtube影片﹐累加式進化論和淘汰式進化論兩大陣營中﹐兩位最具代表性的哲學家的電視辯論。

課程分為六個部份﹐第一部份很短﹐簡單地重溫神創論的謬誤﹐先讀Paley那篇鐘錶匠論證的經典文章﹐然後再讀另一篇經典推翻盲目的鐘錶匠﹐內容與哲學入門教過的大同小異。上完前菜入正題﹐討論進化論在哲學上的意義﹐與及其衍生的相關問題。第二部份探討進化論在生物學外的應用﹐討論社會達爾文理論的影響。最常見對社會達爾文理論的批評﹐便是希特拉以此背書其優生學和族種主義﹐不過社會達爾文理論本身﹐只是把進化這個慨念應用在歷史和社會學的理論中。

第三部份講述有關進化論本身的不當謬誤﹐其中一個進化論的支持者常犯的毛病﹐高舉進化論萬能﹐以為什麼可以用進化論解釋﹐甚至無中生中作故事來自圓其說。可是有些生物的特徵﹐根本並非從進化而來﹐只是偶然地發展成現在的樣子﹐又或者只是另外一些特徵進化帶來的副產品。進化不一定是適者生存﹐生存可能只是因為運氣好。閱讀的文章中打個比喻說明這個問題﹐很多歐洲的中世紀教堂﹐擁有華麗巨型屋頂﹐屋頂下以要拱型作支撐。兩個拱型交換的地方﹐工匠和藝術家總愛把那兒裝飾得美侖美喚。可是如果說建築師特意建做拱型﹐好讓藝術家來擺放他們的作品﹐便是完全本末倒置了。只是因為要起巨型屋頂﹐必需面拱型支撐﹐那個多出來的空間﹐恰好被藝術家借了來用吧。

第四部份探討累加式進化論和淘汰式進化論的分別﹐基本上這涉形上學中因果關係的悖論。到底是進化讓某些生物擁有某些特徵﹐還是某些生物因為擁有某些特徵﹐才讓牠們在進化中沒有被淘汰呢。教授要我們就這個爭論交論文功課﹐我看完正反相方洋洋數萬字的期刊文章﹐得出的結論這是一個雞先還是蛋先的問題﹐雙方只是在咬文嚼字﹐朝不同方向解讀進化論。有些哲學問題看似很高深﹐不過同時間亦很無聊﹐大慨這個問題算是其一了。進化論是累加式還是淘汰式﹐不也還是同一個進化論。

第五部份探討何生學上的功用﹐如何決定一個器官的功用﹐如何分辨什麼是正常的功用。最大問題是功用在進化的意義上﹐與功用在人造設計的意義上﹐有著完全不同的定義。人造設計的功用﹐由設計者的意圖來決定。可是生物沒有設計者﹐生物只是進化出來﹐那生物器宮的功用﹐又是否等同其進化優勢呢﹖眾所周知心臟的功用是泵血﹐但心臟也同是發出啪啪聲的跳動聲音﹐那發出啪啪聲又是否心臟的功用呢﹖有哲學家用統計學去決定器官的功用是否正常﹐問題是如果有天出現超級眼睛病毒﹐讓世界上大部份的人者失明﹐那麼眼睛看得見到東西﹐還是否眼睛的正常功用呢﹖不要以為如何定義功用也只是咬文嚼字的遊戲﹐這個議題牽涉層面很廣泛﹐功用的定義是很多有關生物科技的道德爭議的核心關鍵。

課程的最後一部份﹐討論年頭才剛剛出版的一本新書What Darwin Got Wrong﹐這本書在生物哲學界引起一陣騷動﹐ 因為作者Jerry Fodor從哲學的角度﹐去試圖推翻進化論。作者認為進化論只是一個套套邏輯﹐並非有實質內容的科學理論。奈何這科沒有期終試﹐我亦選定了生物功用作為我的論文功課題目﹐最後幾節課並沒很有用心去上﹐這本書買回來翻了沒有幾多頁﹐所以我也不太清楚這本書的內容。或許有空我會拿出來閱讀﹐看看進化論如何被推翻。

功課一﹕累加進化論vs淘汰進化論

功課二﹕生物學中功能的定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