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砂之器(2011電視版)

松本清張的推理小說「砂之器」,被譽為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殿堂級的作品,先後被無數次改篇為電視或電影。這次我看的是2011年新電視版,分為上下兩集,每集二小時,連續兩晚播出。我沒有看過舊電視版,亦沒有讀過原著小說,所以故事對我很新鮮。案件發生在六十年代,從火車調軌場發現無臉死屍開始,由老刑警配新丁探員著手調查,連同電視劇的原創角色女記者,三個人抽絲剝繭一步步接近真相,走遍日本不同地方,解開死者身份的謎團,找出兇手殺人動機。隨著案件發展,接著出現更多死者,女演員自殺,男演員被毒死,孕婦難產而死。兇手其實不難估,反正只有幾個重要角色,很快便鎖定了那個當紅作曲家。最後的結局很感人,看到兇手後悔認錯,回憶與父親一起的日子,父親帶著小孩流浪,淒美的雪景配上感人的配樂,我老婆眼淺忍不住哭了。劇中的音樂十分動聽,特別是兩首貫穿故事的主題音樂,劇中兇手創作的「滅寂」和「永遠」。

「砂之器」小說和舊電影版的評價奇高,不少愛好者奉若神明,甚至不容許有任何批評。這套新電視版大幅改篇內容,解謎部份原本全屬今西刑警,現在三個人分工合作,多些角色多點互動火花,加入新丁警察配老差骨和男女角愛情戲的典型橋段。至於加入女記者一角,明顯因應市場需要,有漂亮的女主角可以增加收視。不知道是否改動太大的關係,還是故事根本先天性不足,我對主線的推理很失望。女主角提出的破案關鍵最有腦最合理,老差骨走出來調查線索有很多汗水,但新丁的直覺則太胡扯了,怎可能如此巧合和便估中兇手是誰和處理血衣的方法。

至於整個案件本身,從殺人動機到殺人手法,情節缺漏和不合理甚多。其間新死者不斷出現,原來作者只不過是在故意誤導觀眾,其他死人與原本的案件沒有直接關連,不過是兇手順便殺多幾個人。男演員的死最不明所以,他己經給警察釘上了,明天叫去問話,今天郤給人毒死,矛頭自然指向身邊的人,這豈不是把警察引過來。火車灑紙碎的方法處理血衣太花巧,連我老婆也懂說燒了不是更直接。最讓我失望是最後的心理戰迫供十分兒嬉,我正期待新丁有什麼的殺手鐧,令兇手聰明反被聰明誤露出馬腳。兇手好歹也殺了兩個人,忽然卻心靈脆弱真情流露。若果他想起父親的遺願,便更應該死不認到底,只要挨過四十八小時,便可以遠走高飛重新開始。其實兇手根本不用殺人,如果他害怕身份被識破,一開始便硬說三木認錯人,怎樣也不出來相認,便可以推得一乾二淨。三木也只會認為自已認錯人,大音樂家不理白撞的老伯,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我不是推理小說迷,只是遇到了也會間中看看推理小說。很多年前看過松本清張的「點與線」,其實那個故事有點悶,不過利用火車時間表的漏洞去殺人,是個有創意而且完美的推理。多年來我久仰「砂之器」的大名想拜讀一遍,這亦是我看這套電視劇的主要原因。但這次看完「砂之器」電視劇後,讓我完全打消了看小說版的意願,案件橋段的設計根本不合格,其他的社會描寫多好也無補於事。推理才是推理小說的靈魂,其他文筆不過是配菜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