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挈領

以前讀書時喜歡看武俠小說,看見那些古人出口成詩好不羨慕,覺得文縐縐的十分有文化很師。可惜我中文底子差,不要說寫詩,連看詩也不懂。連計以前學校課本教的,大慨我懂背得出的詩,十隻手指可以數完。人家說「讀熟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偷」,好幾次拿起本唐詩三百首來看,讀不了幾首便因為太悶放棄了。市面上輯錄古詩加以注釋的書很多,若果連詩的最基本也不懂,不知該如何去理解一句詩句,看那些注釋書會十分吃力。

某次回香港逛書店時,看見這本「詩詞挈領」,由淺入深教讀詩寫詩,便買立即下來。不過買了回來在書架上封塵很多年,直到最近要幫小寶寶改中文名,找個有點文采好聽的名字,想起這本書從詩中找靈感。作者士會只是個筆名,上網也找不到他的資料,不過他隨了寫關於詩的書外,還有寫教電腦程式的書,想必是愛好讀詩的個電腦人。以前中國文學老師教詩,講欣賞什麼美什麼意境,很無聊全完聽不明白。這本書不談那些主觀的感覺,很實在的講解分析寫詩的規則格式,甚至還用電腦數據例出圖表分析詩句的規律。雖然詩的規則有很多,也有不少特殊的例外,但我是電腦人習慣看複雜的系統,別人也許會覺得這本書悶,但我卻如魚得水一看便懂。讀完這本書後再看唐詩三百首,果然以前有注釋也看不明白的詩,現在一看便懂如何解碼套入詩系統中。看明了內容才懂欣賞詩的意境,看清用字的工整巧妙,才懂欣賞詩的美。

近體詩最講究平仄,我以前學極也學不懂平仄。所以我最憎那些懶醒的人,說平仄很易學,五分鐘就學懂。這本書從最基本的平上去入四聲開始教起,對照古音和現代普通話與粵語。最重要是附錄的平水諳,就算不知道某一個字的平仄,也大約明白了平仄的特性。作者從五言詩開始,先把平仄格式分為四大類,從聲學角度解釋平仄,對舔,救拗等,再由基本句式演變出其他句式,五言句加兩字演變出七言句。古詩和近體詩的最大分別,便是唐代以前古人還完全掌握平仄規律,所以古詩平仄和用韻比較寬鬆。

要看懂一首詩最重要明白內容,很多時候詩句中每個字也識讀,但放在一起卻不知說什麼。這本書把百唐詩的句子整理,歸納為二百多種不同句式,每一句再標注分別那部份是主語,賓語,謂語,定語,狀語,每個字屬於名詞,動詞,介詞,虛詞,那些是常用的倒裝句等等。這是很大量的資料,但只要看過記住了,解讀詩句便毫無難度。除了古詩唐詩外,這本書也同樣分析宋詞,很有系統整理詞譜,用韻,對仗和文法特點,雖然多但很簡單一看便懂,只不過是另一套用字規則。

我學了十幾年中文,竟然連謂語是什麼未聽過,更不用說不同虛詞的應用,都不知道以前學校怎樣教中文。若果學校用這本書的方法教,寫詩其實不難,只要按公式多加練習,每句詩也查表反覆修正用字,誰人也可以寫出一首工整的詩。學生大慨被出口成詩的形像余毒,以為寫詩是一件很浪漫很藝術的事。其實寫詩好像畫素描,只要基礎功夫熟練,便可以像砌積木般,寫出一首似模似樣的詩。而久經鍛練速度加快,需要反覆修正的逐漸次數減少,自自然然便能夠出口成詩。

大魔術師

「大魔術師」有爾冬陞作導演,加上兩大影帝梁朝偉和劉青雲,單這三個名字走在一起,已經足已吸引我去觀看。我之前沒有看過任何影評,甚至連故事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梁朝偉在劇中演魔術師。可能我有點期望過高,到後來發現原來不是劇情片,只是胡鬧通俗的娛樂片,差落太大有點被騙的感覺。

原本以為是劇情片,梁朝偉的魔術師,與劉青雲的軍閥,必定有什麼雙雄鬥法,老師傅被困和漢奸暗通日本仔,背後也有什麼驚天大陰謀。結果原來是滿清搞復辟兒戲得很,坦克開炮也不會死人,壞人不過變成黑炭飛上天。不過調整好心情再回想劇情,其實又不是這樣差。梁朝偉和劉青雲是對活寶,一對歡喜冤家弄出很多笑話。兩個人都愛上周迅爭來爭去,但她最後兩個都不要的結局很別出心裁。

梁朝偉演魔術師造型神似,手法與台風也有點像劉謙。可惜電影不是變真魔術,只是用鏡頭特技的後期製作,好看程度大打折扣。劉青雲演大軍閥粗中有細,看似笨蛋但著實精明。這類搞笑角色劉青雲以前也演過不少,對他來說已經完全駕輕就熟。周迅是個大花瓶,大既為了內地市場,找個具叫座力的女星最保障,反正那個角色沒有多少戲份,只要面孔漂亮誰來演也沒所謂。

這套電影全部廠景拍攝,來來去去也是那幾個場景,大慨電影成本全花在兩大影帝的片酬。其實這個故事用來拍電影有點浪費,如果改篇為魔術舞台劇,把劇中的魔術在觀眾前真演,連同一個故事說出來,相信會十分有吸引力。始終魔術是要現場表演才好看。

盜版盜版,誰盜誰的版? 劉宇凡

This article summarize the history of intellectual properties and its problem. I agree to limit the use of patent as offensive legal weapon to stop competitors and return the copyright period back to 14 years.

最近香港某大學進行有關消費者購買盜版光碟的調查,顯示在購盜版貨者中有四成具大專學歷。負責調查的那位教授驚呼這種「只講價錢不講道德」的風氣要不得。

街頭訪問顯示有些消費者是買得理直氣壯的。他們質疑:「人人知道光碟製造成本很低,但他們卻賣得那麼貴,有什麼理由一定要買正版?」但也有人始終感到買盜版的確是道德上不好。「畢竟那是人家的知識產權啊!」

不過,不管你們消費者怎樣看,政府都正在大力掃蕩翻版,而且不斷盤算怎樣連購買翻版也列為刑事罪行。因為啊,政府要主持正義,捍衛「知識產權」啊。

從公變私的互聯網

微軟近年一直受到被指壟斷的官司的困擾,但這並不妨礙蓋茨(Bill Gates)在全球各地追查及控告涉嫌盜版者或使用盜版者,包括中國。

但是,如果我們了解一下關於互聯網、電腦、微軟以至知識產權本身的歷史,便不難知道,把現在的所謂「知識產權」當作是天經地義的東西,是多麼受騙。

大家知道,如果沒有互聯網,知訊科技就不會發生那麼大的革命,微軟的電腦王國即使有,也不會像今天的規模。但是,互聯網的開發本身,是自由市場下私人企業所煥發的創新精神的產物嗎?不是的。就像核能、雷達、微型電子器材等等一樣,互聯網是戰爭或軍事競賽下,由政府以公帑開發的。當蘇聯在1957年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時,美國立刻意識到有在軍事競賽中落後之虞,於是加緊科研,包括研究怎樣對通訊科技進行革新。互聯網的原意是為了使核戰時也能確保全國通訊。在舊有的通訊設備下,一旦首都及幾個最重要城市受襲,全國通訊便可能癱瘓。美國軍方在1969年成功地建立了一個電腦網絡,讓各部門科學家相互之間傳遞最新消息。即使其中一個被毀,其餘的網絡仍可維持。到了1983年,這個網絡已聯繫了562個電腦系統。網絡雖由政府付錢開發,但其實際經營是外判給一間私營公司。名字叫高級網絡及服務公司(ANS – Advanced Network & Services)。所以那時網絡叫做ANS net。這種公私合營的方式在美國及其他國家都很普遍。這間公司是由包括IBM在內的大公司所創建。到了1995年,經過幾輪轉手之後,ANS的網絡更正式落入私人手中,變成現在的internet。這種由公帑付帳,又讓私人企業分享開發成果的公私合作,使私人企業往往無償得到昂貴而又尖端的技術。核能技術也是這樣變成杜邦(Dupont),孟山都(Monsanto),威斯丁豪士(Westing house electric),通用電器(General electric)等超級企業的「知識產權」。

互聯網在變成私人財產之後,同時也變得日益商業化。是的,它由於競爭加劇而費用日廉,甚至有些服務變成免費,但你所獲得的資訊,首先是廣告。有人在網上查詢非洲一條河流的資料,但搜尋器傳回的只是旅行社的廣告。其次,當競爭過後,市場只剩下少數企業時,他們就大可合謀把價格抬高。

IBM的崛起

電腦技術本身若無政府帶頭,也是不可能成功的。第二次大戰加劇了軍事科技的競爭。英國政府為了破譯德國的密碼,製造了一部最早期的電腦原型叫Colossus,戰後並演變為第一部電腦。另一方面,美國政府為了製造核彈,也在1945年研製電腦,並在韓戰爆發後把大量製造電腦的合約批給當初不大願意自行製造電腦的IBM。電腦技術,無論是最初的開發還是在此後廿年的不斷更新,都是使用大量公帑及吸收了政府部門所發展的技術。為了確保美國在軍備競賽中勝出,美國政府有時更直接投資到IBM。

IBM一直在電腦業獨霸天下,直到蘋果及微軟的崛起。這是因為IBM一直想不到個人電腦會有像今天的廣大發展。這個機會被微軟及蘋果把握住了。

蓋茨無疑是天才。但無寧說,這種天才較多是商業方面,而較少在發明創造方面。個人電腦的發展同MS-DOS的開發有莫大關係。這個軟件連接了螢幕與鍵盤。但MS-DOS既非由微軟亦非由IBM開發,而是由數碼研究的Gary Kildall開發。但Gary欠缺「商業」眼光,認為個人電腦不易為,竟然把這個重要軟件賣給微軟。這樣,其他公司例如IBM,若要使用MS-DOS,都要付費給微軟。隨著個人電腦的銷售上升,微軟從此發大財。

蓋茨的成功有賴第二件重要軟件,即視窗。視窗使用方便是它的一大優點。但是,不論是滑鼠還是icon,以至白底黑字的畫面(早期電腦屏幕的畫面往往是黑底白字),都不是微軟發明,更不是蓋茨本人發明,而是自七十年代以來早就有人發明了。自從電腦技術在七十年代開始盛行起,蘭克施樂便擔心有一天電腦技術使辦公室棄紙不用,因為一切都可在電腦儲存、複製、傳播。如此一來,蘭克斯諾的影印王國就大受影響。於是它在1973年成立了研究公司來自己開發電腦以實現轉型。這家公司開發了名為Alto的技術,包括白底黑字的屏幕、Icon、滑鼠等等。但是開發之後蘭克施樂想不出這些東西有何商業用途,竟然連申請專利也不去做,然後就置之不理。直到1979年,蘭克施樂購入蘋果100萬美金股份。合作協議包括讓蘋果老闆Steve Jobs參觀那間研究公司。後者驚訝蘭克施樂竟然沒有使用Alto。事後蘋果決定仿製Alto,命名為墨金塔(Macintosh)。其後蘋果請微軟為其製造軟件。不久,微軟根據Alto及墨金塔的設計製造出視窗。蓋茨的視窗同墨金塔是那麼相似,以至蘋果要在1988年控訴微軟侵犯版權。1992年法庭判蘋果敗訴。不過,早在1983年,蓋茨便對Steve Jobs說:「咱們的關係就像這樣:咱們剛好有一個富有鄰居,叫作蘭克施樂,你爬進鄰居打算偷去電視機,但一到步才發現我早在那兒。而你說:『喂,那不公道!要偷電視機的是我!』」

微軟的崛起不是因為蓋茨本人有什麼重大發明,而是因為他的買賣做得出色,再加上一連串的運氣。到了今天,這位曾被人家控告侵犯版權的超級富豪,卻在全球各處去控訴人家侵犯微軟的版權了。

賊喊捉賊

那些整天去控告別人侵犯其知識產權的資本家,本身往往才是最大的侵權者。事實上,資本主義大企業的冒起本身就是靠盜竊工人的知識產權,再加上許多其他因素,才發展起來的。由泰來所「發明」的科學管理就是最明顯例證。在十九世紀末,雖然工人自主勞動的小生產已經為大工廠所取代,但是,即使在工廠,工人對勞動過程仍有相當程度的自主權。即使當時已大量採用各種機器,生產過程中仍有無數變數,需要技術或半技術工人臨場決定怎樣做,而這些知識是從長期勞動中積累下來的、為工人擁有而老闆不懂的。就算是非技術工作,一個勞動日的最高勞動定額,也只有前線工人最清楚。所謂科學管理,就是打破工人對勞動過程的最後一點支配權,使工人純粹變為機器的一部份。辦法就是:奪取工人的知識產權。泰來本人說得很清楚:

在傳統的管理部門中,「工人們都擁有大量的傳統知識,其中大部份是經理部門所沒有的。……最有經驗的經理們乾脆把如何最出色而又最經濟地來做工作的問題交由工人決定。」但是,依靠工人的「知識,技術與好意」是危險的,這樣簡直等同把工廠變成「實際上是由工人而不是老闆和領班來管理」。科學管理就是申明,「管理人員所負的責任就是……搜集工人過去所有的一切傳統知識,然後把這些知識加以分類、列表並使它們變成規劃、法則和公式。」然後是「一切可能有的腦力工作都應該從車間裡轉移出去,集中在計劃或設計部門」,接著是把原有勞動過程再分解為更簡單、更沉悶的工作,使工人不必再多用腦,使他們能夠一刻不停勞動,從而達到產量最大化。這是一種最赤裸的盜竊,可是這卻管叫「科學管理」。

這過程並沒有隨著泰來主義、福特主義之有些過時(但從未像許多學者所說的已然消失)而停止。近年流行的什麼小組生產,精瘦生產,勞動彈性化等等「新管理方式」實際上仍是不斷迫使工人無償獻出生產知識,讓資本家可以憑此而加強工人勞動強度。

對於腦力勞動的僱員,這種盜竊同樣普遍。許多跨國公司屬下的傳媒及研究機構都明文規定,僱員在公司的一切研究與創作的知識產權都屬公司所有。近年更有傳媒老闆連自由作家、記者、攝影師的作品版權也不放過,迫使他們放棄版權。英國記者協會一直反對,但勝負難測。

有謂知識產權法是用來鼓勵發明創造。如果大家知道,今天享有專利的人,往往不是發明者本人而是跨國公司,他就未必會那麼尊重其專利了。在1973年英國有人就專利作研究,結論是專利制度並無促進發明。許多發明都會照樣產生,不論是否有專利。

科技革命與知識產權

知識產權及專利法並不是什麼天經地義的東西。它們是人為產物。在資本主義誕生前並無所謂專利法。在這之後,各國對專利法的看法也不相同。法國1791年專利法把發明者的壟斷權視為「天然權利」。但奧地利的1794年法例卻排斥「天然權利」說,相反只視專利為公民有權得到發明知識的例外。英國十七世紀的法例至少也注意到,保護知識產權的需要與公眾獲得知識的需要必須加以平衡,不讓發明者長期壟斷知識,而把專利期定為14年。之所以是14年,是按照師傅完成訓練兩個學徒的時間來定的。過了期限,有關知識就變成公共財產。但是,資本主義越是發展,資本家日益成為技術發明的最大收購者或是對其僱員的腦力勞動的剝削者(而不一定是發明者),從那時開始,他們便不斷迫使政府修例來縮小對公眾知情權的保護,同時拼命擴大對知識的壟斷。這自然引起各種反抗。因此,各國法例亦依彼此的各種形勢不同而分別很大。所以,儘管1883年已達成了一個有關專利的國際協議,但協議也承認各國可以按自己情況訂定專利法。例如有些國家硬性規定專利擁有者必須在社會生產中實際去運用它,有些則沒有規定。有些國家的專利期限長些,有些短些。有些甚至長期有意不立專利法。荷蘭在1869年撤消其專利法後,半個世紀之後才再訂立。瑞士多次公民投票否決專利法,直到十九世紀末才立法。直到近年,德國、瑞士仍不容許就化學品發明註冊專利,法國、西班牙及意大利不許就藥物註冊專利。到了現在,自然大不相同了。各國紛紛向跨國公司低頭,日益把專利法修訂得更為嚴苛。

當初版權法是因應印刷術的興起而產生的。此前,一切文稿都是抄本,版權觀念自然不會出現。以後,每一次重大科技革命及其在工業及商業的普及應用,都使知識的傳播更容易,因此資產階級為了壟斷知識更需要控制傳播,需要對原有的版權法及專利法作修改及由法庭重新詮釋。在上一世紀五十年代,影印機、錄音機的普及,使資產階級趕忙督促其政府作必要修訂。自從電腦技術革命以來,這方面的修訂就更多。當軟件初出現時,究竟它該列為發明還是列為文字作品就大有爭論。1980年美國版權法修訂時,把軟件列為文字作品,因為它們是對電腦的一組指令或陳述。政府之前所委任的專家對此卻大加反對,認為這種分類有違美國憲法所界定的“文字作品”。這事例一方面反映了知識產權概念的人為性質,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資產階級國家機器在解決新科技、新經濟部門與傳統知識產權法律的矛盾上所具有的異常重要的角色。科技革命越是發展,知識產權的界定,以至各種舊有概念的界定,便更加模糊,更加須要國家機器這個仲裁人按照資產階級的普遍利益來仲裁。比方說,盡管國家機器往往是促進壟斷的元凶,可是,當壟斷達到危害其他大資本家時,國家就需要多少壓抑一下有可能發展為獨斷的最大企業,以便維持寡頭壟斷資本之間的「自由競爭」(中小資本則盡可不管)。1988年美國法庭判決蘋果對微軟的訴訟敗訴,理由不是微軟不曾抄襲蘋果,而是“不能給予蘋果太多保護,否則會有害競爭”。這判決不利蘋果而有利於微軟,但同時也有利於電腦業技術的普及,從而促成美國在世界電腦業上的霸主地位。

現在輪到微軟被控壟斷了。不過,不管以後法院怎樣判決壟斷資本之間的爭吵,其結果都只是保障了壟斷資本的總體長遠利益,而非保障了普通消費者的利益。你付出高價買入軟件,可是嚴格來說你根本連所有權也沒有。你所獲得的只是一張使用軟件的許可證。在軟件的許可證上面往往印有一行小字,說:“這軟件及附屬手冊是由XX軟件公司擁有,並由美國及國際版權法保障所有權。一旦你違反這份許可證的任何一條,你使用本產品的權利自動停止,並須立即銷毀本產品的所有副本,或交回XX軟件公司。”這份許可證不必經你簽名就有效。你一旦打開封套,即受許可證條文限制。違反條文可以被罰巨款。這就是所謂消費者權益了。

按照傳統知識產權法,科學發現不可申請專利,只有技術發明才可以。從前二者的界線比較清楚,現在卻越來越模糊了,甚至變成連科學發現也實際可以申請專利。至少,在生物工程及訊息技術方面是如此。歐美法院在多次判例中已裁定,有關構成全部基因的基本化學物的知識是可以申請專利的。雖然有些案例附加條件,即有關知識須具潛在的商業價值。但要證明這點並不難。例如若有人發現某一基因與乳癌有關係,你就可以申請專利,因為你不難利用發現來設計測試,看看該基因的突變有否增加患癌機會。知識產權的涵蓋範圍的擴大,等於鼓勵研究人員事事守秘。人人都想,噢呀,我這個主意可以令我發大財啦!即使他的主意十劃只有半撇,他還是會閉口不言以妨洩密。“否則,不慎說了出去,同事阿炳可能會先我而申請專利,豈非見財化水?”然而,科學發展的歷史說明,科學只有在研究者之間自由交流與討論,才會有健康發展。相反,只會妨礙它的發展。

更令人震驚的事還多著呢。現在連電子商業經營方式也可以申請專利。1988年八月,美國專利局發給Priceline.com的網上買家驅動系統以專利。這個系統讓顧客可以在網上就各種產品與服務叫價,而賣家則在網上決定是否接受。美國幸福雜誌一位記者便挖苦這個專利。他說,這個商業主意早在幸福雜誌就有人想出來了,而事實上要想出這樣的主意毫不困難。連這種東西也可以申請專利,結果只會造成無窮無盡的官司。最近,美國最大的網上書商Amazon.com就控訴Barnes & Noble侵犯其商業經營方式的專利──Amazon.com只須買家觸一下滑鼠便可以一次過登記其個人資料以備多次購貨,不必每次落訂單都重新登記一遍。結果美國法庭判Amazon.com勝訴,禁止對手在1999年十二月之後繼續使用這種“一觸”服務方式。

世貿加強保障跨國公司對知識的壟斷

但是,單靠一國的國家機器還不足以保障早已在全球生產與銷售的跨國公司的整體利益。這個責任,現在就由世貿來負擔了。世貿有關知識產權的協議包括容許跨國公司有權就生命體本身申請專利,大大方便他們通過盜竊各種生物(包括人)的基因來發展其生物工程技術。另一方面,有關協議實際容許他們合法搶掠全球勞動人民積累幾千年的各種傳統知識並申請專利。據印度的民間團體說,美國跨國公司已經盜竊了印度九成的動植物樣本作為己用。倘若跨國公司據為己有,申請專利(就像他們把泰國香米申請專利一樣),那不啻是雙重搶劫當地人民。有朝一日,如中國人發現傳統中藥變成跨國公司的專利,並因此變得價格昂貴,不要驚訝,因為,這勾當一直在進行,只是中國政府視而不見而已。(有關世貿知識產權協議及跨國公司的盜竊行為,可參閱54期《先驅》)

現行的、由世貿強加到全球人民頭上的知識產權法,保障了跨國公司的利潤,卻危害了全球環境。

鑑於地球日益暖化,近年各國政府訂立了蒙得利爾協議,謀求盡快停止生產一種名為CFC的製冷劑(多用於冷氣機及冰箱)。協議規定發達國的期限為2000年,發展中國家為2010年,並規定發達國將在財政上幫助發展中國家開發代用品。印度有幾間公司聯合開發,且有相當進展,可是仍須外國跨國公司容許其使用名為HFC134A的技術專利。然而有關公司卻拒絕,即令印度公司願以市價付出專利費用。跨國公司開出更高條件:要印度公司讓出多數股權。如是,則印度難免進一步喪失經濟主權,而有關代用品的價格也大抵由外國跨國公司控制。如果印度人因此用不起代用品而無法落實停產CFC的協議,結果使全球繼續暖化,對不起,跨國公司是不關心的。

變本加厲,貪得無厭

最近,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簡稱WIPO(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sation),打算把有關國際協議作出修訂,確保所有由私人及政府發出的各種原始數據的製作都列入知識產權法的函蓋範圍,從此使用數據通通要付錢,否則要受刑事責罰。(原有的協議只保障對原始數據的應用,而不保障原始數據的製作本身)它甚至打算把十五年期限無限期延長,只要有關機構到時對數據作更新便可。國際科學會議,一個由95國的25個科學學會組成的團體,已經發表聲明反對WIPO的企圖,重申科學家之間公開交換原始數據對科學發展事關重要。一個海洋學家說:「全球氣候變化是一個關鍵問題。世界各地的人都對此至關重視。你怎麼知道氣候在變?你唯有量度全球各地的氣候,並與之同100年前相比,然後據此估量其未來。若你要知道人對氣候的影響以及全球趨勢,你尤要這樣做。而數據是科學的血液。科學家既是數據的用家,又是它們的生產者。WIPO的最適當做法是認真而公正地研究這個問題,不要有任何先入為主之見。科學及教育界也應能有份參與這個問題的決定。」

我們並不是根本反對訂立版權法與專利法。我們完全贊成社會應對發明人或創作者給予特別獎勵。可是,目前的知識產權法不僅往往沒有保障發明人或創作者本身,而且實際上使資本家對發明人或創作者的盜竊變成合法,尤其使資本家借此壟斷知識來謀取暴利。

每一個發明家,不論其多麼偉大,都不是在真空之中作出發明的,而是根據千百年的人類經驗及與同輩們交往中作出的。偉大如牛頓,也說自己不過是站在巨人肩上,才能有那樣的成就。就算是貌似與科學發明毫不相干的普通勞動人民也對科學發明作出間接的貢獻。是他們為科學家提供一切物質需要。所以,每一個發明家的發明,既是他的產物,也是社會的產物。在這個意義上,既須給與科學家足夠保障其從事發明工作所需的一切物質需要,保障其有舒適的生活;但另一方面,也必須確保有關知識不是變成跨國公司的壟斷工具,相反,甚至要保障知識真正變成促進全人類幸福的公有財產。

參考資料:
1. The Politics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lin Wilson, International Socialism, Spring 1997.
2. Capitalism and the information age, edited by Robert W. Mchesny, Ellen. M. Wood, John B. Foster, 1998, Monthly Review Press.
3. Recolonization – GATT, the Uruguay Round and the third world, by Chakravarthi Raghavan, Zed books Ltd, 1990.
4. Labor and Monopoly Capital, Harry Bravermen, Monthly Review Press, 1974.
5. Website of Encyclopedia Britanica.
6. Worldwide Socialist Web

夏日大作戰 Summer Wars

「夏日大作戰」零九年上映,一口氣奪取當年日本所有動畫大獎,與及和多個外國影展的動畫獎項。導演是「穿越時空的少女」的細田守,時隔三年他說故事的技巧又更精進了。原著改篇自岩井恭平的輕小說,故事大橋說出來很老土,類似的題材日本和外國的科幻戲拍過很多次。人工智能病毒控制虛擬世界,把丟衡星落核電廠要毀滅世界,主角一行人巧合地置旋渦中心。不過科幻只是電影外衣,親情才是故事的精髓。因為這場世界級的大騷動,讓陣內家族解開多年的心結,男女老少一家團結齊心,打底病毒拯救世界。

電影在技術層面上無懈可擊,Madhouse的電腦動畫技術,讓觀眾為戲中Oz虛擬世界驚歎。其中幾場打鬥追逐的動作場面,有著極高作畫水準,色彩斑爛萬物亂舞之餘,角色的計謀和招式亦清晰能見。細田守導演的功力更是超卓,把大家族眾多人物一一描寫,有條不絮層層遞進,沒有一個角色是紙板路人。每個角色不論戲份多寡,均讓他有盡情表演發揮的機會,只是簡單一句說話一個鏡頭,便已經捉模到角色的精神。

戲中高潮以花牌對決的設計,讓人耳目一新拍案叫絕。用武力硬攻不能打贏病毒,便病毒投其所好利用病毒愛玩遊戲的心理。用一家大小帳戶作為賭注,爭奪擁有衛星控制權的帳戶。除橋段出人意表但又合情合理外,更讓盡得陣內老太花牌真傳的女主角一顯身手,讓身為女主角的她站在拯救世界大作戰的中心。最後一場花牌更是場面十分熱血感人,女主角因為一個失誤把先前贏回來帳戶輸光,還差一個帳戶不夠數目下注。這時世界各地眾人借出帳戶作籌碼,讓她在最後一局反敗為勝。

這幾年日本動畫有點青黃不接,鬼才今敏離世,大友克洋,押井守也相繼淡出,宮崎峻則已呈現老態。細田守以前曾在吉卜力工作,看來他盡得宮崎峻的真傳,他拍的動畫有宮崎峻早年的味道,把科幻和人情味結合得天依無繨,最有資格成為新一代的動畫大師。

The Baby Owner’s Manual – Louis Borgenicht, Joe Borgenicht

還有個多月孩子便要出世了,我初為人父不懂照顧嬰兒。看見別人照顧嬰兒看似很簡單,不外乎餵奶換片,但輪到自已時肯定手忙腳亂。其實育嬰是一問很深澳的學問。所以趁嬰兒未出世前,要看多些書育嬰書藉做足準備,雖然沒有實戰經驗,但有些理論打底總好過沒有。

「嬰兒使用手冊」與上次介紹的「孕婦使用手冊」屬同一係列作品,同樣也是以輕鬆幽默的手法,模妨電器使用手冊的文字和插畫風格,教導讀者零至一歲育嬰的基本知識。兩位作者一位是作家,另一位是兒科醫生,所以可以放心書中資料正確。內容與其他嬰兒書差不多,從準備嬰兒房,如何接出院,如何抱嬰兒,餵奶換片沖涼,哄嬰兒睡覺,和嬰兒玩耍幫助發育,常見的嬰兒疾病,一切父母需要知道的東西也應有盡有。

現在我已經開始緊張,不知到時如何應付嬰兒。不過每個父母經歷過這個階段,船到橋到自然直,嬰兒生下來自然懂得湊。我的朋友已經忠告了我,趁現在嬰兒未出世,有得睡好睡多點,有想做想玩的事好去做,嬰兒來到後,沒覺好睡什麼地方也不用去。所以現在我把握機會,和老婆過多些二人世界時光。

照顧嬰兒是一項能功多藝熟技能,只要對著清單分辨他為何哭,讓嬰兒舒舒服服不哭按時吃睡,跟著標準肥肥白白長大,多點和他玩耍刺激他的腦部和手腳發展,應該不會太難。育嬰理論沒有太多爭議性,餵人奶比奶粉健康,嬰兒頭一年應該在父母房睡,但要有自已的嬰兒床,是人所共知的最新醫學研究結果,其他的理論則主要強調嬰兒的安全。反而到了孩子開始上學,應該按那一套教育哲學理論,找出一套最好的教育理念,則比較讓人頭痛,不過我還有幾年時間去研究教育哲學。

Serendipity 情有獨鍾

想當年初次約會老婆時看的電影,時隔十年找來翻看,與老婆重溫住日情懷。電影的很典型甜到膩的荷里活愛情片,由當年很靚仔的John Cusack和當年很靚女的Kate Beckinsale主演。電影的故事老土到不得了,靚仔靚女主角偶然相遇,大家很夾得來過了很開心的一夜。不過女主角腦袋有問題,硬是要考驗大家有沒有緣份。把男主角的電話寫在鈔票上,去花掉說然後如果鈔票回到手上就代表有緣。而她則把自已的電話寫在一本舊書上,男主角在舊書店找到就是有緣,當然他們沒了下文。

幾年後男的要結婚女的嫁人,無聊地忽然又記起對方。男的當起偵探打鑼去找女的地址,女的則千里迢迢飛回約紐,心有靈犀認為會重遇男主角。很公式巧合的在多個場景擦身而過,女的好友還要是男的新娘的舊同學,不過兩人總是錯開沒有碰面沒有相認。最後男的發現自已不想結婚,女又殺到婚禮場地喊停,不過原來已經取消婚禮。下個鏡頭便在溜冰場碰面,再下一個鏡頭便結婚週年紀念,大團圓結局。

整套電影男女主角同時出場的時間少於十五分鐘,兩人不停在你找我我找你,大慨演員檔期不能配合,只好兩人分開來拍。這套電影的英文片名單字解作巧合,所以戲中所有超巧合的情節也能自完其說。我完全看不明白這套電影有什麼浪漫,只看見兩個腦袋有問題的人,明明要結婚就不要搞這麼多無謂事情了,最後弄到結不成婚真糟糕。

這類電影是明抗拍拖男女,男仔想約女仔看電影,就要揀這類愛情片。現在我打死也不會入場看,浪費時間兼還意識不良,荼毒無知少女的愛情觀,以為要像電影橋套般才叫浪漫。

Is Math Still Relevant?

Is math still relevant? That depends on your metaphysical view of the world. If the reality is indeed appearance of mathematics as some metaphysics theories suggest and we are living in endless possibility of equations, then maths is the only way to understand the Truth.

By Robert W. Lucky, IEEE Spectrum, March 2012
The queen of the sciences may someday lose its royal status

Long ago, when I was a freshman in ­engineering school, there was a required course in mechanical drawing. “You had better learn this skill,” the instructor said, “because all engineers start their careers at the ­drafting table.”

This was an ominous beginning to my education, but as it turned out, he was wrong. Neither I nor, I suspect, any of my classmates began our careers at the drafting table.

These days, engineers aren’t routinely taught drawing, but they spend a lot of time learning another skill that may be similarly unnecessary: mathematics. I confess this thought hadn’t occurred to me until recently, when a friend who teaches at a leading university made an off-hand comment. “Is it ­possible,” he suggested, “that the era of math­ematics in electrical ­engineering is coming to an end?”

When I asked him about this disturbing idea, he said that he had only been ­trying to be provocative and that his graduate students were now writing theses that were more mathematical than ever. I felt reassured that the mathematical basis of engineering is strong. But still, I wonder to what extent—and for how long—today’s under­graduate engineering students will be using classical ­mathematics as their careers unfold.

There are several trends that might suggest a diminishing role for mathematics in engineering work. First, there is the rise of software engineering as a separate discipline. It just doesn’t take as much math to write an operating system as it does to design a printed circuit board. Programming is rigidly structured and, at the same time, an evolving art form—neither of which is especially amenable to mathematical analysis.

Another trend veering us away from classical math is the increasing dependence on programs such as Matlab and Maple. The pencil-and-paper calculations with which we evaluated the relative performance of variations in design are now more easily made by simulation software packages—which, with their vast libraries of pre­packaged functions and data, are often more powerful. A purist might ask: Is using Matlab doing math? And of course, the answer is that sometimes it is, and sometimes it isn’t.

A third trend is the growing importance of a class of problems termed “wicked,” which involve social, political, economic, and un­defined or unknown issues that make the application of mathematics very difficult. The world is seemingly full of such frus­trating but important problems.

These trends notwithstanding, we should recognize the role of mathematics in the discovery of fundamental properties and truth. Maxwell’s equations—which are inscribed in marble in the foyer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foretold the possibility of radio. It took about half a ­century for those radios to reach Shannon’s limit—described by his equation for channel ­capacity—but at least we knew where we were headed.

Theoretical physicists have explained through math the workings of the universe and even predicted the existence of previously unknown fundamental particles. The iconic image I carry in my mind is of Einstein at a blackboard that’s covered with tensor-filled equations. It is remarkable that one person scribbling math can uncover such secrets. It is as if the universe itself understands and obeys the mathematics that we humans invented.

There have been many philosophical discussions through the years about this wonderful power of math. In a famous 1960 paper en­titled “The Unreasonable Effectiveness of Mathematics in the Natural Sciences,” the physicist Eugene Wigner wrote, “The miracle of the appropriateness of the language of mathematics for the formulation of the laws of physics is a wonderful gift [that] we neither understand nor deserve.” In a 1980 paper with a similar title, the computer science pioneer Richard Hamming tried to answer the question, “How can it be that simple mathematics suffices to predict so much?”

This “unreasonable effectiveness” of mathematics will continue to be at the heart of engineering, but perhaps the way we use math will change. Still, it’s hard to imagine Einstein running simulations on his laptop.

Stumbing on Happiness – Daniel Gilbert 快樂為什麼不幸福?

到底快樂是什麼?如何才可以擁有快樂呢?每個人也想追求快樂,歷代不少宗教和哲學家,也是教導人如何才活得快樂。這本書的作書是個心理學家,他引用心理學的最新研究,去解釋人會快樂這個現象。這本書不會教你快樂的秘訣,反而它指出人為什麼會不快樂,而那正因為我們腦部構造的先天局限。看完這本書雖然我們不一定會快樂,至少可以知道什麼原因令我們不快樂。

這本書的主旨十分簡單,三兩句就可以講完。不過因為書中的快樂理論創新,只講那三個重點欠缺說服力,於是作者引用很多心理學實驗,從最基本的理論開始,一步步推論出人為什麼不快樂。作者先從何謂快樂說起,快樂是一個主觀的感覺,但同時在生理也有客觀的反應。人類會感受到快樂,是因為人有記憶力和想像力。可是記憶並不完全可靠,人會用想像力補完忘記的細節,結果記憶中快樂的部份被放大,不快樂的部份被遺忘。人會根據記憶去預計未來,可是由於記憶不準確,我們往往錯估未來的快樂,因而作出錯誤的選擇。另一方面,人類的心理有自我保護機制,懂自動緩和不好的事情帶來的不快樂。結果同一件事情,在我們的記憶和預期中的感受,與在當下發生時的感受有很大差距,好事沒有帶來想像中快樂,壞事也沒有想像中的那般不快樂。

作者在書中也有提出補救的方法,叫我們不要運用記憶和想像力,只看別人冰冷的數字去計算預期的快樂,才作出正確的決擇。不過他自已也說那根本不可行,因為人腦不可能那樣思考,除非腦部受傷喪失想像和計劃末來的能力。早前看過的另一本書Predictable Irrationality,亦引用一些相同的心理學實驗,但兩書的作者應用在不同的研究方向。或許兩者之間其實也有關連,不快樂的原因於源人腦的非理性,若一個人能夠百份百理性,他便可以感受到無盡的快樂了。

佛家說快樂源於著眼當下,要忘記過去不想未來,才可以感受到快樂。可是看完這本書,我卻得出一個完全相反的結論。若果記憶和預期的快樂是一致,只是當下的感覺有差落,那少數服從多數不理當下便行了。不要去想現在發生的事現在的感受,按著心中所想的期望去做事,到了明天變成了今天時,再去回憶當日的感受,便可以重溫那預期了但不曾出現快樂。書中提出一個很好的心理實驗,說到底人其實是為創造回憶而生活。若果只照顧當下的感受,那為未來留下來的回憶,未免流於平淡無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