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Zetman 超魔人

桂正和一向擅長畫漂亮女角的輕鬆愛情小品,從他早期的成名作「電影少女」和「DNA2」,我便十分欣賞這位漫畫家。當他說要改變路線風格,改行畫黑暗英雄漫畫時,我很佩服他勇於跳出框框的嘗試。雖然轉了題材,桂正和依舊慢功出細貨,「超魔人」連載十年,才出版十六卷漫畫,不知還有多久才會完結。大慨製作社等得不耐煩,將已出版漫畫先行拍成動畫。動畫版可以當成漫畫版的重新演譯,十六卷漫畫壓縮到十三集動畫,故事內容大幅改動少不免,不過原著的重要事件大至齊存。最重要是編劇保留原著中的精神,心存人性的善良惡魔與沉迷自已正義的英雄,兩種對立的英雄精神面貌。

主角阿人的設定相對簡單,是很典型的宿命黑暗英雄。被製造出來的最強戰鬥生命體,卻因為研究員對還是嬰兒的他產生感情,偷偷抱走了讓他在充瀟愛的環境下成長,慢慢發展出善良的人性。偏離只懂復仇殺戮的惡魔的設計原意,成為因要保護重要的人才挺身而戰的英雄。桂正和很擅長描寫感人的場面,一開場阿人的養父被殺時,捨身教導阿人明白何謂死亡一課,一路到阿人推著屍體求救無門,遇上好心阿姨收留卻又遇難毀容,很輕易地溶化觀眾的心。阿人因為自已為身邊的人帶來不幸而獨居,無意中花子闖入他的生活,讓他重拾家庭的幸福感覺。可惜正印女主角是青梅竹馬的小葉,花子只好中場領便當退場。

若果只有阿人一個主角,這本只會是本很普通的少年格鬥漫畫。相對於只要體內基因醒覺便無敵,末出生便肩負消滅怪物使命的阿人,高雅這個角色則複雜很多,甚至乎他才是真正的主角。身為天城企業的長子,自幼夢想成為正義英雄,憑著家族企業的財力和科技力,為他打造了「鋼鐵俠」的戰衣。電視上的正義英雄只需要打倒壞人,但高雅卻環境因素所迫,不停反覆思索正義的定義,甚對自已正義的動機產生懷疑。高雅的正義考驗事件,大慨是每個英雄人物的惡夢,不能拯救所有人,被迫選擇要捨棄誰,到最後只能救一個少女。漫畫版中這段劇情更具震撼力,動畫版一來因電影尺度刪去了一些情節,二來把發生的時間推後,讓高雅失去了化身為白色英雄的源動力。

漫畫版第一頁畫出了兩雄對決,高雅用槍指著阿人問如何殺死他的場面,讀者一直期待故事會如何朝這方向發展。電視版到天城大樓事件便完結了,與漫畫的最新連載進度差不多,不過劇情改動太大,恐怕日後不能連戲。花子變成沙婆婆一段無中失有,亦不合乎與阿人手背暴走之輪的設定。最可惜是電視版應該不會有第二季,畫了十年才夠材料拍一季,恐怕下次再開拍時觀眾早已把第一季遺忘。漫畫能夠動畫化故然好,但製作社有點兒無良,榨取漫畫人氣的本錢,明知故事沒有結尾,也不好歹自行另創結局,就這樣不負責任地半途離場。動畫版畫得再好也不滿足是因為爛尾,至於漫畫版嘛,大慨又要與作者鬥長命才能看到結局。

Leave a Reply